中美贸易正在脱钩,要注意防范三大风险

2019-08-26 06:22

中美以牙还牙的贸易冲突还在继续。

在中国宣布对750亿美元美国产品加征关税之后,恼羞成怒的“关税男”特朗普立刻宣布报复措施,对2,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税率由25%提高到30%;另外3000亿美元的产品关税,也从10%提高到15%。

除此之外,特朗普还在推特要求美国企业撤出中国,威胁将就贸易战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而根据美国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 ,在总统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后,就可以下令美国企业从某些特定地域撤出。

对美国企业来说,这显然是个灾难性决定。虽然美资在华企业这些年对中美贸易抱怨颇多,一直游说白宫施压,希望能在中国市场获得特殊地位,但特朗普一上手这种“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自残玩法,也着实让美国企业吓了一跳。

这是因为,一,对美资企业,不管是本土进口商,还是在中国设厂的制造商,高昂的关税壁垒都将推高企业成本。尤其是在中国设厂的美资制造商,可能还会受到两国关税壁垒的叠加效应影响,也就是说,他们从美国进口到中国组装的某些核心部件会被中国课税,而在中国组装后出口到美国的商品,又将被美国课税。

而在中国之外寻找新的供应商,或是将生产线撤出中国?最起码短期内根本不现实。业内行家都知道,一个新供应基地的建立,需要很多要素齐备,从达成投资意向,资金到位,人员培训,到设备落地,再到产品产出,是一个需要以“年”计算的中长期过程,而目前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大概还没有哪个国家或地区,能在短期内完全替代,这就意味着美国企业要先承担起特朗普关税壁垒带来的损失。

尤其是,针对美国的制裁措施,中国也祭出了“不可靠实体清单”的武器,一旦哪些企业因撤出中国市场被纳入清单,很可能就意味着以后和中国市场绝缘,这对一直希望在中国市场保持特殊地位并扩大市场份额的美资企业来说是难以接受的。

二,针对美国的关税措施,中国实施的关税报复虽然力度有限,但也可以起到精准杀伤作用。像这次征税对准的汽车和汽车零部件,以及之前在美国农产品采购上的做法,都打到了特朗普政府的痛点,对美国日子本来就不太好过的汽车厂商和农民(他们也说特朗普的票仓)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三,美国是一个高度金融化和证券化的市场,这一市场的特性决定了对中美贸易冲突的高度敏感。我们可以回忆一下,在中美贸易战初期,中国资本市场弥漫的恐慌情绪,现在,中国市场虽然还会出现震荡,但总体来说恐慌情绪已经淡化,耐受力开始呈现。相反,中美最近就关税的每一次搏杀,都给美股市场造成剧烈震荡。美股虽然在今年来已经回吐释放了一些风险,但总体来说依旧处于十年来的历史高位,所以在资本市场,如果中美继续互相冲杀,美国的压力与风险,要远大于中国。

所以特朗普掀起的新一轮关税战对美国来说,至少在短期内,会给美国自身造成严重损失。从选举政治的角度说,即便动摇不了他的基本盘,也会给他造成一定压力。

对中国来说,随着中美经贸冲突加剧和双边关系渐行渐远,需要注意防范并化解的风险至少有三个。

一是在短期之内,受关税影响,部分制造企业和出口企业,尤其是以美国为主要市场的企业会受到严重冲击。毕竟5000亿美元不小数,后面牵扯到海量企业和就业问题,而15%-30%的关税,又超出了绝大部分企业的消化承受能力,即便国家在减税降费上支持,人民币适当贬值,也很难弥补因为特朗普征收关税造成的损失。所以下一步,中国政府如何进一步降低税费,在宏观上帮助企业脱困,寻找替代市场,防止企业大量倒闭、失业人口快速上升,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

二是中长期内,随着中美结构性矛盾冲突升级,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又不能排除,出于避险和降低成本考虑,外资撤离就算不会大面积发生,也肯定会在一定范围内发生。所以在中长期内,对北京来说如何保持相对充分就业,应对经济不断加大的下行压力,提前做好各项准备,激发中国经济内在活力是另一个挑战。

为应对这一情况,中国在最近出台了很多进一步扩大开放的措施,如自贸区扩权、扶持深圳等等,以填补因此而造成的损失,这是非常必要的措施。现在还有一些城市又开始重视“夜市经济”,希望通过消费拉动经济,促进就业,这也是出路之一,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没有生产支撑的消费是难以持续的,所以终究还是要在生产端发力,寻找新的增长点。对北京的政策制定和执行层来说,接下来要吸取之前一段时间各种整顿政策叠加的教训,在城市环境整治与方便市民生活、激活经济内在活力之间保持平衡。

三是要认识到中美脱钩实际上已经在贸易领域发生,如果中美在贸易上的关系因为关税出现断裂,那么中美之后的矛盾冲突僵会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激烈,而且矛盾冲突还会向其它领域延伸。

大概两年前,特朗普刚上任的时候,当时的观点认为美国不会和中国脱钩,也脱不了钩,因为中美有经贸这个“压舱石”,同时美国在很多全球事务上离不开中国。现在看来,当时的这些主流观点都太过乐观,也低估了特朗普和美国右翼势力对中国的敌意。我们当时结合特朗普在大选期间的“美国优先”口号,以及中美的结构性矛盾,提出要注意中美脱钩问题,可惜未能获得广泛呼应,很遗憾,现在这种情况就如当初预料中一样正在发生。

现在的情况是,不管中国愿不愿意脱钩,也不管特朗普有没有脱钩的初衷,中美关系,至少在贸易问题上,已经在朝向美国右翼一直推动的方向发展。而脱钩的策略,就如白宫鹰派在推迟对华为延缓90天断供时曾说过的一样,“要给美国企业留出充分的调整和适应时间”。所以我们看特朗普一步步推高关税的节奏,就是在朝向这样的方向发展,他直到最近终于威胁说要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下令美国企业从中国撤出,将其终极目的赤裸裸暴露。

必须要注意的是,美国虽然名义上自称“灯塔国”,各种仁义道德挂在嘴上,但在维护自己的霸权地位时,在打压自己认定的挑战对象时,从来都是无所不用其极,各种手段使得出来的。它是一个赤裸裸的霸权,一个帝国。

所以,当美国在贸易上对中国的依赖减轻之后,必然会更加无所顾忌地在其它方面、动用各种工具对中国遂行打压遏制。在可见的未来,香港、台湾,南海以及其它政治敏感地区如西藏、新疆,或敏感领域如人权领域等,都可能受此影响而进入多事之秋。对此,北京必须高度警惕,随时做好应对重大突发事件的准备。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