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贸易战全面升高 中国经济将如何?

2019-08-26 01:47

美中贸易战已纠缠一年多,历经12轮谈判至今仍然是不断升级的现在进行式。在中国宣布将对价值75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10%、5%不等关税,以报复美国对中国价值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的关税后;8月23日,美国总统川普在推特发文,表示9月1日起将对价值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5%关税,而非之前他宣布的10%,另外目前被征收25%关税的2,500亿中国商品,税率将在10月1日升至30%,同时还「命令」美国企业立即寻找替代中国大陆的生产基地,做为对中国报复的反报复。

这形势或许可比拟为美、中在赌局中梭哈(Show Hand),双方加码、再加码,以迫使对方弃牌。

贸易战发展至此,虽然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美中贸易谈判仍将一如既往地继续进行,但愈来愈多的观察者对贸易谈判前景感到悲观。在此之前,全美企业经济协会(NABE)8月中旬的调查,仅5%的受访者预测中美将达成全面性贸易协议,64%认为可能会达成初步的协议,25%则预期无法达成任何协议。NABE如果现在再调查,数据将更难看。

贸易战持续升高并不令人意外

的确,如果厘清美中贸易战僵持的症结,则对贸易战的持续升高将不会感到意外。客观上来说,在双方都坚持立场下,要达成协议至少需要其中一方让步。因而施压、报复与反报复,都是期望对方有感于贸易战所带来的痛苦而退让。然而贸易战不利经济的观点虽然是学界主流,双方也都有经济衰退或下行的预期,但2019年第二季美、中却仍都端出还不错的成绩单:美国GDP增长率2.1%,虽低于第1季的3.1%,但优于市场预期的1.8%;中国6.2%,虽被指为是27年新低,却仍是全球前段班。即便最近出现一些被视为「警讯」的现象,例如美国公债殖利率倒挂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破7,仍不足以改变双方继续坚持的立场。

主观上来说,虽然美、中都想达成贸易协议,川普尤其希望能在大选前获得这个大奖杯;但问题是川普要的并不是一个「公平的」贸易协议,而是一个「对美国有利的」协议。这目标并非独薄中国,而是川普对所有的主要贸易伙伴都如此要求。例如8月23日美日达成的贸易协议框架,美国持续对日本汽车征收关税,但日本却要调降美国牛肉和猪肉的进口关税。

然而对中国来说,有清末沦为「次殖民地」的烙痕,以及民初袁世凯被日本胁迫签「二十一条要求」的国耻经验,政府无论如何不能接受任何的「不平等条约」。这也就是说,除非川普政府改变其「美国赢、中国输」的目标,转而寻求「公平的」贸易协议,中国将不会签署。但川普的贸易战已经带给他的选民(尤其是农民)那么多痛苦,如果美国还没有赢,那他选情就将崩盘。

既然主观上双方都不会退让,那么贸易战的发展,就要看客观上双方的经济表现了。今年第二季双方经济都还不错,但相互再提高关税以后呢?美国部份暂且不谈,中国经济的影响将如何?

贸易本身对中国经济增长影响不大

美国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国,2018年占比约20%。高关税影响进口,对美贸易如果大减,似乎将重伤中国经济。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影响GDP增长的是净出口,而不是贸易总额。中国2018年出口在GDP占比18.56%,进口15,93%,净出口只有2.63%;因此就贸易本身来说,对中国GDP增长的影响不大。

去年下半年贸易战开打后,对美出口商就已经开始转移生产线到东南亚或台湾等地区。以越南为例,对美贸易顺差今年上半年同比增加高达39%,就是这原因。再加5%关税只是加速外移过程,并不改变结果。

因而比较有疑虑的,是贸易战所带来的其他负面效应,例如企业外移后的大量失业,以及人民币贬值引发的金融风险等。但要厘清这部分是否会伤害中国经济,还须先理解中国的经济体质。

中国经济增长有其独特模式,40年的快速增长超越了西方经济学「经济循环」的理论架构,中国一直未出现西方经济学者认为理论上一定会出现的「衰退」与「萧条」。

这是因为中国由国家主导的「新结构经济学」发展模式能避免市场失灵;中国透过政策调整,在各阶段陆续释放生产要素 - 劳动、土地、资本 - 的生产力,让经济有足够动能维持高增长。例如在改革开放之初鼓励「万元户」,以释放劳动生产力;1980年代末期修改土地国有政策,以释放土地生产力;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推动招商引资,以吸引境外资金补强资本与技术,进而将土地与劳动生产力提升到世界水平。现阶段则是在累积足够资金后,寻求释放资本的生产力;也就是推动产业升级,将劳力密集产业转换成资本密集产业。

因此,企业外移并不会真正伤害中国经济。

即便川普「命令」美国企业离开中国,但产品以中国为主要市场的美企不会,反而可能增加投资。输美电子产品转移的是生产线,而不是工厂。真正外移的企业,大多数原本即属于计划外移的劳力密集产业。虽然因外移过程加速将出现预期外的大量劳工解雇,但正好弥补目前因人口红利消失,以及外送等服务业兴起而造成的劳工短缺。以外送平台「饿了么」旗下「蜂鸟骑手」为例,其注册人数即已超过300万。所谓「贸易战将造成400万人失业」是不理解中国产业现况的想象。

再就人民币贬值引发金融风险而言;中国债务总额偏高,的确有较高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因而中国近两年推动「去杠杆」使债务质量优化。今年初为响应经济下行压力,政策上转采为金融宽松,使得债务总额再度上升到较去年同期为高。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金融风险增加。金融风险为利率的应变项,利率连续升高才会出现「明斯基时刻」而引爆系统性金融风险。美国联邦准备理事会(FED)将利率向下调整将带动全球跟风,中国金融风险即随之降低。因此人民币贬值不仅不表示资金外逃,反而可视为人民银行对汇率放手的反向指标,意味着人行认为金融风险基本可控。

这因而形成一个有趣现象:除非美国出现通货膨胀,否则川普就会不断要求FED降息,间接帮助中国维持稳定的金融环境。这当然不是川普本意,只是川普上台后减税花钱不手软,政府债务攀升,每日利息支出已超过10亿美金。美国自己也承担不起利率调升的风险。

但这不表示中国经济没有问题,只是来自贸易战的部分少,科技战的部分多。

科技战对中国产业升级的威胁

中国寻求产业升级,以技术提升推动经济增长;然而美国却不断将技术领先的中国科技大厂列入贸易管制的「实体列表」,限制取得美国制造的零组件与技术以阻滞其运营与研发。目前已超过170家中国企业被列入这黑名单中,包括6月21日入列的5家参与超级计算器研发的公私机构,以及8月19日,美国延长中国通讯大厂华为90天的交易许可同时入列的华为子公司。美国企图打击中国的科技发展,被列入黑名单的46家华为子公司中有11家属于华为的研发部门,包括在英国、意大利的研发中心。

美国打击中国科技发展,将推迟了中国生产技术提升时程,使中国经济转型出现青黄不接:劳力密集产业加速外移,资本密集产业却未能顺利承接;而压低经济增长率。并不是所有的中国高科技产业,能够在被美国封杀时像华为一样是以增加研发经费回应。中国1到7月制造业投资同比仅增长3.3%,较2018年全年增长9.5%放缓许多;幸而外商直接投资(FDI)一直维持高档,1到7月累计同比增长7.3%。这或许表示外国人对中国经济的信心比中国人自己还要高。预期中国第三季GDP增长率或许不会太好看,但并不悲观,还不足以让中国在贸易战退让。

所以,贸易战最后将如何?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8月20日在纽约的一场私人午餐会中曾表示,美中贸易战应该会在明年11月总统大选前解决。川普本人在7月下旬上海贸易谈判前的悲观判断则认为,北京恐怕会采取拖延战术,拖到「比较好对付」的民主党上台后才开始玩真的。的确,时间并不站在川普这一边,愈接近大选美国经济衰退的机率愈高,川普的压力就愈大。但这不意味着川普会退让,他反而可能逆势操作,拉高紧张形势以挽救选情。不排除在中国宣布报复措施或发表「不可靠实体列表」时,川普就立刻以再加5%关税响应。

无论如何,川普不理会国际规则与惯例,将极限施压的商业谈判手段带到大国竞争领域,对所有惹恼他的外国领袖一律在推特开骂回应,真是所向披靡,但也使美国的领导地位愈受质疑。未来将如何,大家都在看。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