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人放弃清华北大”反转 中国人贪恋的名校情结只是虚名?

2019-08-23 23:45

伴随中国一年一度的高考结束后,高校迎新工作陆续展开,清华北大之类名校在此时又被推到风口浪尖。

在媒体报道中,作为中国大众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却对名校的态度有着天壤之别。如果说中国网络红人武亦姝、柯洁进入清华“九字班”是众望所归,那么中国安徽“8考生弃清华北大”则让人大跌眼镜。

近日,中国安徽当地媒体做出“亳州一中8学生集体放弃清北,校长:不能‘绑架’学生填志愿”的报道引发热议,舆论近乎一边倒地称赞此8名学生,以及他们所在的母校安徽亳州一中“不识抬举”。报道称,虽然这8名学生高考成绩远超清华北大在当地的录取线,但他们放弃了入读清华北大的机会,转而选择了名气远不如清华北大、但他们自己心仪的其他高校。

正是因为他们的选择,使他们的母校亳州一中出现了罕见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录取的“零记录”,而他们的校长谢启平却“大度”地表示尊重学生的选择。这样的报道让很多网友感觉“说的好像已经被录取然后放弃了一样的”,也让这8名学生和安徽亳州一中收获了“不唯名校”的赞誉,但随后该事件反转,公众大呼“上当”。

据中国澎湃新闻报道,8月18日,当事主体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相继对此事作出回应:北京大学表示,这8名学生没有一人能够达到北大本部在安徽高达687分的一本录取分数线,而仅高于北大医学部的最终提档线,但医学部没有做出过任何录取及专业承诺;清华大学也声明,8名学生中仅有一人达到录取分数线。

其中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北京大学医学部的身份。虽然从理论上来讲,北京大学医学部属于北京大学的院部之一,考上北京大学医学部就是考上了北京大学,但实际上北京大学医学部和北京大学还是有区别的,具体表现为二者在招生时是独立的,并且北京大学医学部的录取分数线要远远低于北京大学。鉴于此,从北京大学的“辟谣”声明来看:8名学生更像是“放弃”了北京大学医学部,而非北京大学,更何况北京大学医学部尚未对他们做出录取承诺。

二是唯一达到录取分数线的张姓学生真的是“放弃”清华了吗?据悉高考成绩为683分的张金宇仅超出清华理工类录取分数线2分,这样的分数是无法报考他心仪的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因为该专业在安徽省只招5名学生,而张金宇虽然是亳州一中理科第一名,但在安徽省却排到了第70名。上不了清华大学的计算机专业,张金宇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其他高校的计算机类专业。

由此看来,与其说8名学生“放弃”了清华北大,不如说是他们的分数高攀不起清华北大里他们原本心仪的专业,所以“放弃”报考两所名校中其他没那么感兴趣的专业。如此“放弃”更多是由能力不足导致的,因此公众质疑这种底气不足的终止“谈何放弃”?

不过也有民众依然认为此举是基于实力的“放弃”,因为从历年高考后学生报考志愿的现实来看,即使面对名校里不喜欢的专业,学生也会因为名校情结而违心地去报考名校中自己不喜欢的专业,或者学校也往往会以感恩母校为由,逼学生报考清华北大等名校中并非学生心仪的专业。如此看来,虽然此前“亳州一中8学生集体放弃清北”的报道由于断章取义,有炒作和欺骗公众之嫌,但相较于以往很多学生和学校“唯名校是尊”的态度,亳州一中的师生确实通过坚持心仪专业、没有逼迫学生报考名校的实际行动,从某种程度上体现出“不唯名校”的态度,而这一点依然受到了很多人的赞许。

值得反思的是:从中国高校教育环境来看,公众赞许的“不唯名校”精神也许只是令人感动的飞蛾扑火,在现实中并没有那么多包容它成长的生存土壤。

因为虽然教育的初衷是为了实现人的全面发展,提供教育服务的各类高校理应因材施教承担各自的使命、百花齐放,名校不该是中国高考的唯一目标。但鉴于中国高校现实存在的等级秩序,赋予名校远超于一般高校的资源和实力,使人们不自觉地趋之若鹜,所谓“名校情结”也只不过是这一现实在人们心理上的集中反映。

因此“名校情结”不仅仅是一种虚荣心,只因名校不仅是一种美誉,这种美誉可以给不同主体带来实际利益。高考“北清率”的直接受益者往往是各地方的高级中学,特别是那些非财政全额保障的高中学校格外需要“北清率”提升自身知名度,以吸引更多生源赚取择校费,继而有财力吸收更优质的师资,提高教学质量。事实也证明:那些“北清率”高的学校,往往教育质量也较高,各项高考指标都相应领先。对于他们而言,“北清率”既是目标,也是实现目标的手段,来形成教学质量的良性循环。

除了各地高级中学,其背后的地方政府也是名校升学率中的受益者。在各地高级中学进军“北清率”时,一些地方政府往往会助其一臂之力,比如常见一些基层县乡拿重金奖励“北清率”突破零的学校,曾有中国河南某县将“每考入清华、北大一名学生,县政府奖励50万元”的承诺写入县政府工作报告。各地方政府之所以也如此热心“北清率”,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政府需要可以量化的指标提升当地教育质量,而集中优势资源培养尖子生,赶超“北清率”效率高、见效快、数据光鲜,正好充当了这一角色,从而起到为地方官员谋求教育政绩的功效。

那些被逼迫放弃心仪专业、转而报考名校中并不感兴趣专业的高分学生们,是否只是各地高级中学伙同地方政府谋利的牺牲品?并不尽然。诚然,对那些考取接近名校高分的学生们来说,被逼迫去报考自己并不喜欢的专业,确实是一件不被尊重意愿的事情。但从高校现实的教育形势来看,也许这样的被迫改变并不一定是坏事。

曾有专家学者调研发现,中国高等教育经费投给名校的比例偏高,相应的挤占了政府财政对第二、第三层次“985工程”大学、一般本科院校和高职高专院校的经费投入比例。此外,名校由于社会声誉好,其吸引社会资本投入和民间捐赠的能力都比其他高校强,而学校有雄厚的财力,则意味着在培养学生方面给与足够多的物质支持,有搜狐网一项调查表明,名校提供给学生的科研经历远远高于普通高校。而科研经历的欠缺又成为阻碍学生学术发展的主要绊脚石。

此外,摆在考生面前的另一个现实问题在于:选择名校可能对他们日后就业有更大的帮助。伴随中国高等教育的普及,在高学历人才越来越多的情况下,用人单位会更看重毕业生的出身,因为用人单位不可能在有限的时间精力中去甄别每一位求职者,而是否出身于名校则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最便捷的衡量标准。因此就不难解释,为什么“985、211高校毕业生”这条标准会频频出现在各类招聘中,特别是一些院校在招聘老师时也提出了“清查三代”的要求。

由此可见,以“唯名校是尊”为特点的“名校情结”并非人们贪图毫无现实意义的虚名,而反对追逐“北清率”的“不唯名校”精神,也只是人们理想的教育理念,如果不打破中国高校圈存在的“强者越强,弱者越弱”的马太效应,坚持这种“不唯名校”精神的学生很可能会成为理想主义的牺牲品。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