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前的济南惨案是否是蒋介石暗助?

2019-08-23 02:42

1928年4月,南京国民政府发动二次北伐,战事节节取胜,很快就攻入了山东省。5月初,北伐军攻占济南,正准备继续北进时,日本侵略者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济南惨案,严重打乱了南京方面的北伐进程。

实际上,早在1927年蒋介石下野访问日本时,蒋就想寻求日本方面的支持,但蒋介石与日本首相田中义一的会晤,使蒋深感失望,他在日记中写道:“综核今日与田中谈话之结果,可断言其毫无诚意,中日亦决无合作之可能,且知其必不许我革命成功,而其后必将妨碍我革命军北伐之行动,以阻止中国之统一”。

1928年初,重新上台的蒋介石仍然硬着头皮推行亲日外交政策。1928年2月8日,亲日分子黄郛被任命为外交部长;3月6日,蒋介石亲自设宴招待应邀来访的日本记者团,并发表谈话,称:“我敢断言日本国民对于北伐,不特不加阻害,必更进而望其成功,不吝与之声援;更确信日本政府今后亦必不为损人不利己之举”。4月18日,南京政府向日本及其他国家驻上海总领事递交了保护外侨声明。很明显,蒋介石希望通过这些措施,尽量避免列强,特别是日本出兵干涉的可能。

日本政府不理睬蒋介石的善意表示。4月16日,日本驻济南武官酒井隆呈请参谋总长铃木庄六出兵,同时,青岛总领事藤田荣介和代理济南总领事西田畊一也呈请日本政府出兵。17日,首相田中义一与陆军大臣白川义则、海军大臣冈田启介商定出兵山东。18日,日本召开内阁会议,决定:1、由天津派步兵三中队至济南,由国内派兵至青岛;2、海军在青岛等地加强警备,并火速派军队保护胶济铁路;3、即刻发表出兵声明。19日,田中首相将上述决定奏请天皇认可。同时,训令驻上海总领事矢田转告蒋介石,要北伐军绕避济南,称:“如果在济南附近发生战争,日本便会出兵。”20日,日本正式发布出兵山东声明,宣称:“在山东各地之日人生命财产,复濒于重大危险”,日本政府“不得不取自卫的措置”。21日,日本从天津派出的三个中队士兵首先抵达济南,随后,由日本熊本开来的第六师团在福田彦助中将率领下,也陆续在青岛登陆,向济南进发。

面对日本的侵略行径,国民政府一方面提出抗议,另一方面进行交涉。4月21日,国民政府外交部长黄郛照会日本政府,指责其将“公法条约蹂躏殆尽”,要求日本停止向山东派兵。30日,蒋介石还派亲信张群为个人代表赴日,企图阻止日本派兵。但日方对此不予理会。自5月1日起,日军陆续抵达济南,在西门外商埠区周围设置铁丝网,堆积沙包,在各路口配置武装士兵,禁止中国军队通行。

5月3日上午9时许,国民革命军第四十军一名患病士兵被送往医院途中,被日军阻止通行,由于语言不通,发生争执,日军当即开枪射击,打伤中国士兵和夫役各一人,并包围医院。此处枪声一响,驻扎济南各处的日军乘机制造流血事件。驻扎在牌税局一个营的中国军队,被日军包围,勒令缴械,全营被俘。据亲历者事后回忆:日军“遇中国人,不论兵民,即开枪射击,一时尸体满街”。

在如此严重时刻,蒋介石仍不准备抵抗,他严令部队不得还击,在济南城外的军队于5月3日下午5时以前撤离。同时,派在济南的外交部长黄郛到日军司令部交涉。日军对待黄郛态度异常傲慢,并试图强迫黄郛在日方提出的文件上签字,承认济南冲突是因为中国人抢夺日本人东西而引起的,黄郛拒绝了日方这一无理要求,日方竟然将黄郛扣留18小时。当晚9时,日军破坏外交惯例,冲入山东特派员交涉公署搜查,将战地政务委员会委员、外交处主任兼山东交涉员蔡公时及公署工作人员全部捆绑起来。蔡公时当即向日军说明自己的身份,并对日军的无礼行为表示抗议。丧心病狂的日军竟然割去蔡的耳鼻、挖去蔡的舌头和眼睛,然后将其枪杀。其他工作人员,除了两人逃脱外,全部遇难。接着,日军又闯入外交部长办公处行凶,部长黄郛事先避去,日军焚烧了办公处。

5月4日凌晨,蒋介石派高级参谋熊式辉与日方代表谈判,黄郛也再次致电日本政府,提出严重抗议。这时,英美两国的驻济南领事业出面调停,日军稍微有所收敛,济南形势有所缓和。但到当日晚上,日本又由青岛派兵增援济南,不断以飞机、大炮轰击济南中国驻军及民众,中国军民死伤惨重。当晚,蒋介石召集前方军事会议,决定为避免与日军发生大规模冲突,中国军队大部分退出济南,分五路渡过黄河,绕道北伐。

5月6日凌晨,蒋介石、朱培德、熊式辉等人离开济南,驻扎在济南近郊的党家庄。济南城内仅留约3000人部队,作为卫戍部队。蒋介石致函日方称:中国军队已经调离济南,继续北伐,济南城内仅小部军队以维持秩序,希望日军立即停止“一切特殊行动”。

蒋介石的一味妥协退让,更加助长了日方的嚣张气焰,他们不断增兵济南,并向蒋介石提出极为苛刻的无理要求。蒋介石派熊式辉与日方谈判。但日方还是有恃无恐,不等谈判结果,就于8日凌晨,再次用大炮猛轰济南,并向北伐军发出总攻击令,限令济南守军一小时内缴械离城,中国守军被迫应战,11日济南被日军攻占。

济南陷落后,日军举行入城仪式,升挂太阳旗,并搜查国民党军为名,肆行奸淫掳掠。居民稍有抵抗,即被枪杀。据调查,在济南惨案中,中国军民死亡3254人,受伤1450人。

济南惨案的善后交涉是一场马拉松式的谈判,直到1929年3月28日,日本驻华公使芳泽与继黄郛之后出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的王正廷签署《济案协定》。南京政府既没追究日本侵犯中国主权的责任,也没提出赔偿道歉等要求;在南京政府保证日侨的前提下,日本允诺两个月内撤退山东日军。济南惨案中中国军民的巨大损失就这样被南京政府一笔处理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