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我上青云》:真正直面一个女性的欲望

2019-08-19 22:27

很难在荧幕上看到这样的女性形象:不是男性凝视的产物,也不迎合简单的男女对立,而是真正直面一个女性的欲望,表现她如何处于社会规训又反抗规训的过程。

《送我上青云》里的盛男,是一个难得的例子。

她是一个独立女性,博士在读,记者工作,挣脱保守故乡,守着自己一方精神世界,但她的性别意识仍有社会规训的痕迹。比如:在得知自己罹患卵巢癌之后,她的第一反应是“没有性生活,为什么还会得卵巢癌”?当母亲和别的男人约会,她语带轻蔑地称这是“搞破鞋”。盛男接受过高等教育,性别意识仍很陈旧,而她打破固有认知的契机,正是患上卵巢癌后的自救。影片的主线剧情,一是盛男为富豪父亲写传记挣医疗费,二是在恐惧术后无法成为“正常女人”的心理下,盛男重新面对自己的身体和欲望。

这部电影有趣的一点,是它把很多男性习以为常的表达放置在女性上,通过主体变换,引起观众的不适,进而让观众反思:“为什么我会觉得奇怪?如果这句话是男人在说,我还会感到奇怪吗?”由此,我们反思话语背后的性别观念和社会养成。

比如那一句“我想和你做爱”,从女性口中说出,观众感到赤裸裸、怪怪的,但转念一想,那些堆积如山的以男性为主体的电影里,类似的表达还少吗?在那些电影里,男性角色的表达更直白,甚至没有表达就硬上,港产片里的赌王、富翁,身边流水般的兔女郎,他们吃女性豆腐,问都不问一句,而观众也习以为常,因为在一套观念规训里:他们有权有钱,可以为所欲为,而那些女性形象都被塑造得非常满足男性凝视(温柔、性感、攻击性弱),她们的自我意识被淡化,所有举动都围绕男性展开,她们严格来说并不立体,而是满足观众欲望、服务剧情的功能性人物,男性观众尤其喜欢看美女投怀送抱的剧情,那满足了他们内心的权力欲。

在社会规训中,舆论对男性表达欲望更宽容,对女性投入了更保守的目光。在一系列美名为道德的制约下,含蓄、内敛、打扮得体的女性得到更多尊重,坦承自己欲望的女性则被视作荡妇,如果一个女人谈论性爱,或者只是科普一下性教育,她都很可能遭受外界异样的眼光,电影中的盛男就遇到了这样的烦恼,她先后对两个男性坦承欲望,一次是“硬上”好友四毛,一次是示爱刘光明。

在前者的关系里,盛男表现得霸道、强势,如同一个大男子主义的男性。在后者的关系里,盛男打扮得文艺、性感,满足男性对女性的欲望想象,这两种不同面孔,其实都表示男权对人物观念的影响——一个是男权视角下典型的男性气质,一个则是男权社会欢迎的女性。

盛男这个角色在电影中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剧情的推进,她变得更坦诚也更自如地表现自己的欲望,她实现欲望的方式,也不再是满足社会的成见,而是真正由自我出发,她给刘光明的一吻,潇洒离开,就是这个成长过程的体现,那一幕没有刻板的男女形象,也没有满足男权或男女对立而生成的图像,纯粹是一个人自我力量的彰显,她的满足不需要回应。

导演滕丛丛说这部电影,“从女性视角来讲一个女性的心理路程”,盛男最后做的是三个字:不依附。她和她母亲都在一个寻找的路上,都渴望打破什么,最后母亲的自我仍建立在一定的依附性上,而盛男以那个吻为标志,她走的是一条不依附的道路,欲望是我的,身体也是我的,我做的一切是基于我的自由意志,而不是迎合某一套观念。

可贵的是,导演在肯定独立女性时,对其他人物没有轻佻、傲慢的目光。比如在刻画盛男的母亲梁美枝时,前三分之一部分用的是比较漫画式的手法,这个人物还停留在刻板印象里,但随着剧情推进,我们能看到梁美枝更丰富的地方,她不再是个空洞的愚蠢大妈,而是有自己的困境和渴求的人,梁美枝对自我的反思看似微弱,但那一点点微弱都弥足珍贵,因为在她成长环境里,她所受到的保守观念规训比女儿要浓重得多。

与盛男对手戏的几个男性形象也没有落入窠臼。四毛、家明、李老,他们都是荧幕上比较少见的男性形象,导演在刻画这些男性的人物弧光时,并没有让他们沦为依附女性的功能性角色,或者用之以嘲讽男权社会的丑角。许多观念电影无法流传,正是由于它们在观念先行的情况下,容易把观念对立面的人物刻画得粗糙、丑陋,最后,反抗刻板印象的电影,塑造了新的刻板印象。《送我上青云》相对良好地避开这一点,里面有刻板印象的残痕,比如富翁李平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土大款形象,但在对四毛、家明、李老的塑造中,导演投入了温情的凝视。他们都有自己的问题,而导演做的不是辛辣讽刺,而是克制地呈现。

《送我上青云》据说是导演的处女作,所以在运镜、节奏把控、剧情衔接上还有生涩之处,但仅凭它稀缺的表达,就足够让我们关注这部电影,而不是眼看它被排片边缘化。影片中值得推敲的镜头不少,除了结尾的青云景象、戴帽子的疯子,四毛和盛男的一场性爱,还有多次出现的江上棺材,都是耐人寻味的表达。

四毛与盛男的性爱,关键点不是这场性爱本身,而是性爱后盛男的自慰。而那口江上的棺材,既隐喻了死亡,也象征着盛男向死而生的一个过程。“这棺材让李老得到他生命最好的一个结果,就是‘爱欲是人的生死之门,我从哪来,还从哪去’。这个也是盛男在这趟生命之旅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题眼和觉醒的点。”(滕丛丛语)

本文首发于 为豪电影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