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丁》的硬核世界观补完 ——政变中的法律问题

2019-08-18 22:01

一、问题的提出

迪士尼的新版《阿拉丁》取材于《一千零一夜》中《阿拉丁和神灯的故事》,在复刻了1992动画版剧情的基础上,也进行了大量革新,为我们展现了神奇的精灵魔法和三观超正的爱情故事。作为故事背景的阿格拉巴,不仅通过展现阿拉伯沙漠都市的魅力风情吸引观众,其隐于幕后的政治制度也成为推动情节发展的重要因素。

观影结束后,或许是出于“十万个为什么”式的好奇心,又或许是职业病发作,笔者对宰相政变中的一些细节感到好奇。政变片段是整部电影的高潮部分:宰相(贾法尔)利用精灵成为新苏丹,不仅为主角阿拉丁和茉莉公主制造了感情之路上的最大危机,也改变了所有角色的剧情走向。

贾法尔成为新苏丹后,将军有着明显的犹豫,这成为茉莉公主等人第一次解决危机的机会(此时贾法尔自身的法力尚不足以解决宫廷卫队)。然而当贾达尔对将军给出“你服从苏丹,所以你服从我。你知道法律”的理由时,将军向带领卫队向贾法尔效忠。此后茉莉公主尝试以贾法尔将牺牲人民,将军应当与人民站在一起为理由劝说将军,将军成功反戈,为第二次解决危机制造了机会······在政变结束后,精灵提到王国的法律由苏丹颁布,茉莉继任苏丹废除了只有王子才能迎娶公主的法条,解决了这一贯穿整个故事的矛盾。

如果我们不仅仅把所有角色当做推进剧情的工具人来对待,而是试图理解他们在做出推进剧情的行为时究竟是出于怎样的心理动机,那么对阿格拉巴的政治法律制度进行必要的了解,无疑对于经历过各种电影宇宙的观众们来说乃是值得一试的硬核世界观补完工作。

如果对上述剧情进行归纳,那么我们就会发现政变片段涉及的政治法律制度背景包括如下必须被回答的问题:

第一,为什么贾法尔能够成为苏丹?——成为苏丹的资格和程序究竟是怎样的?

第二,当将军被贾法尔说服向其效忠时,将军的心路历程究竟是怎样的?——对于以将军和卫队为代表的阿格拉巴人来说,法律和王权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

第三,公主劝说将军的理由,是如何能够成为理由的?——这不仅同样涉及了第一个问题,还涉及到如何理解苏丹的职责、作为苏丹候选人应具有怎样的品质,以及是否能废黜苏丹的问题?

第四,为什么茉莉最终能修改法律?——苏丹的立法权能有多大,在阿格拉巴立法权究竟是怎样分配的呢?

二、问题的归纳与分析

由于《一千零一夜》从公元八、九世纪之交开始流传,直至16世纪初定型成书,而苏丹国又是10世纪后半叶才出现,因此《阿拉丁》的故事发生时间应当在10世纪后半叶(阿拔斯王朝)至16世纪(奥斯曼帝国)之间,因此对前述问题的回答将参照这个时间段内具有影响力的伊斯兰法学学说。经过对前述四个问题的归纳,我们可以将发生在电影中的具体情节归纳成为四个相对简单明确的问题:

(一)法律与王权的关系

在伊斯兰法学(斐格海)当中,法律渊源分为五类:《古兰经》及圣训;公议;类比;惯例;创制(12世纪之后被取消,即伊智提哈德之门关闭)。这其中《古兰经》及圣训(默罕默德及其弟子的言行记录)在法律渊源当中居于核心地位,另外四种法律渊源都须以其为基础才具有效力。因此在伊斯兰法学中,法律具有神圣性。随着法律实践的发展不同法律渊源的法律条文日益增加,相互间关系错综复杂,影响到司法适用。众多不同流派的法学学说相继被创立,以将不同渊源的法律条文结合为一个内部清晰逻辑关系的法律系统。

在正统哈里发时代,艾布·伯克尔选择的称号是“真主使者的哈里发”,而非“真主的哈里发”。这是因为穆罕默德是伊斯兰教的封印先知,在他之后哈里发不能传达真主的启示。自默罕默德之后,被王权所继承的乃是穆罕默德作为穆斯林社团的领袖地位,而非其先知身份。

正是由于法律与王权两者与安拉及默罕默德的关系不同,在伊斯兰法学中,法律的地位优先于王权,在11世纪时法学家们提出了“希亚沙·沙里亚”,即“王权是以天启法律为基础的政府”的观点。

(二)王权的职责

世俗权力统治者在早期仅限于指哈里发。沙斐仪派法学家马瓦尔迪(987-1058)将哈里发的职责概括为十个方面,分别是维护信仰;维护正义;保障民众生活;执行刑罚;保卫边境;必要时发动圣战;征收赋税和天课并合理使用;发放薪俸;任免官吏;延续政权。

十世纪后半叶以来,总督割据一方成立苏丹国,哈里发逐渐有名无实,法蒂玛王朝统治者甚至与阿巴斯王朝统治者并称哈里发,13世纪阿拔斯王朝灭亡,古典哈里发制度解体,在这个过程中法学家逐渐将苏丹也认可为世俗权力统治者,并将哈里发学说加以发展,形成了适应当时政治环境的王权学说。如安萨里(1058-1111)就提出,伊斯兰法实施中的诸多事务只有依赖强权机构才能保障,而当时的强权机构即苏丹制度,因此必须把苏丹制度纳入哈里发制度学说的框架中。罕百里学派伊本·泰米叶(1263-1328)也提出秩序高于正义,只有依赖苏丹的强权才能保卫宗教、实施法律,维护社会治安和集体利益。

(三)王权传承的规则

王权传承的规则,可以分为候选人资格规则、产生规则和废黜条件规则。王权传承的规则最早是根据正统哈里发时期良好的政治实践总结而来的理想规则。自正统哈里发之后由于理论与政治实践存在巨大的鸿沟,因此此后的法学思想史呈现出不断从理想模式降格以适应政治现实的特点。

传统上候选人资格规则强调候选人的个人品质和能力,认为候选人应当公正、谙熟法律、没有心理和认识缺陷、拥有良好的执政能力、勇于战斗、来自(穆罕默德所属的)古莱氏部落。自伍麦叶王朝之后,哈里发及苏丹执政日益专权腐败,王权在家族内部世袭传递,伊斯兰法学理论对王权候选人资格的要求也不断降低,如安萨里认为候选人无须再谙熟法律,伊本·泰米叶认为候选人不必出身古莱氏家族,不必知识渊博、品德高尚。

根据四大哈里发时期的政治实践,伊斯兰法学家归纳出了产生执政者的“立约和解约人”说:立约和解约人是指熟知经训、具有正义与智慧、能反映人民利益的选举人。选举人经过对候选人品质和能力的考察,与其中最优秀的人达成契约,代表穆斯林民众对当选者宣誓效忠,民众自此服从当选的世俗权力统治者。后来随着政治的日益崩坏,面对哈里发架空、苏丹并立的局面,法学家将“立约和解约人”说从要求进行立约实践的推举理论,转向认为立约仅仅是理论而非实践,强调王权权威和社会服从的契约理论。沙斐仪学派的伊本·贾马拉甚至提出通过武力夺取政权也是成为执政者的正当手段。这样王权通过继承和征伐产生新统治者的产生方式得到了法学学说的认可。

关于王权的废黜,早期“立约和解约人”说的推举理论由于强调立约实践,因此可以只要世俗统治者不能称职履行职责,就具有“解约”——亦即废黜王权——的正当性。艾什尔里学派的巴基拉尼(?-1013)认为在三种情况下可以废黜王权:统治者信仰异端;腐败、暴虐、精神错乱、聋哑或衰老而无法执政;长期被俘失去自由。马瓦尔迪将允许废黜王权的情况缩小到两种:执政者犯罪或叛教,执政者被操纵或俘虏无望恢复自由。安萨里则提出不得反叛王权的观点,王权的废黜条件被彻底抹去。自此以后伊本·贾马拉和伊本·泰米叶都认为即使执政者存在过失,也不能成为被废黜的理由。

(四)立法权的分配

由于伊斯兰法与经训具有密切的联系,而世俗统治者并未继承默罕默德的先知身份,因此世俗统治者的立法权在先天受到很大程度的限制,必须通过与乌莱玛的合作才能完全行使立法权。乌莱玛是穆斯林社会中的一个特殊阶层,指掌握天启知识 ( 例如神学、宗教学、法学等) 的知识分子,包括有宗教教职人员、宗教学者、法官、法学学者等职业。乌莱玛最初因部分知识分子不满于政治黑暗自发聚会而兴起,随着法律实践的发展逐渐成为一个独立于王权的法学共同体。

在《阿拉丁》故事发生的时代,随着法学学说的日益精细化和因政治斗争、军阀混战导致的政权频繁更迭,世俗统治者普遍缺乏行使自身有限的立法权所必须的法学知识,不得不在法律事务上日益依赖于乌莱玛。通过与王权的广泛深入合作,乌莱玛逐渐在法律实践中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不仅直接负责具体的执法和司法工作,更重要的是能够解释法律和行使公议创制法律。

三、问题的回答

现在,我们能根据第二部分的归纳,尝试回答最初提出的问题了:第一,贾法尔能够成为苏丹,是因为在精灵施展换装play后,贾法尔拥有了苏丹的戒指。通过后面的片段我们可以发现,苏丹的戒指具有某种类似于传国玉玺的作用,因此贾法尔具有了成为苏丹的正当性。而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通过巧取豪夺而获得的苏丹身份依然是受到认可的,因此贾法尔能够在精灵的帮助下成为苏丹。

第二,因为伊斯兰国家制度中法律特有的神圣性,使得“法律就是法律”成为将军内心的重要信条。而且我们可以根据此前的剧情合理推测,这一时期“立约人和解约人说”已经从推举理论发展为契约理论。因此当贾法尔成为新苏丹后,按照“法律必须被遵守——宰相成为苏丹的方式是合法的——我应当服从新苏丹”的逻辑来推断,将军不得不承认贾法尔是新苏丹并向其效忠。

第三,茉莉公主的劝说显然是对正统王权学说的回归。首先茉莉公主质疑贾法尔不能良好履行作为苏丹的职责,即难以维护正义,对外战争终将牺牲人民。然后茉莉公主认为贾法尔因为无法履行苏丹职责,执政必将暴虐,故而应当被废黜。最后茉莉公主回到了“立约和解约人”说的推举理论,对将军的劝说实则是在要求将军重新推举自己父亲成为苏丹。由于正统王权学说描述的理想模式比后期的学说从道德上更具有吸引力,并且老苏丹的执政历史确实优于贾法尔的表现,因而茉莉公主成功说服了将军倒戈。

第四,作为苏丹,虽然其立法权在法律制度设计上受到制约,在立法实践中依赖于乌莱玛的参与,但是可以根据已有情节推断,作为新苏丹的茉莉已经对伊斯兰法学理论有着良好的把握,能够(和乌莱玛共同)行使立法权允许自己和阿里结婚。

四、故事落幕之后

在《阿拉丁》故事结束时,茉莉成为新苏丹,任命了(很可能是乌莱玛出身的)新宰相,修改法律与阿里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精灵也变成人与侍女结为夫妻,生儿育女扬帆出海。茉莉当然能够良好地履行苏丹的职责,然而这场政变所引起的政治制度向正统王权学说的回归,又是否能形成新的政治传统,对茉莉与阿里的儿女们形成约束呢(很有可能茉莉仍然会将苏丹留给自己的儿女继承,但会是以某种选贤的方式,以实现推举的理想和继承的现实间的结合)?这恐怕需要等迪士尼至少拍到《阿拉丁3》才能给我们答案了。

本文首发于微思客WeThinker,作者,确乎不拔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