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有智慧、不如乘勢 雖有鎡基、不如待時

2019-08-17 22:09

《華人參與主流政治要有分寸》

「融入主流社會」是每位新移民到美國後,一句不可或缺的口號,華人也不例外。經過若干年後,華人逐漸入籍成為公民,隨著人數的增加和下一代的誕生,我們也從關心政治,演變鼓勵華人參政。由於地緣的關係,美西地區(加州)華人參政的歷史較早,也著有成效,美東地區(紐約)腳步慢了許多年,一直到2000年才跨越天花板,產生了第一位民意代表。(我們以90年代開始有華人參選計算起,這一步整整奮鬥了10年之久才有結果。)

每個人的成長歷史中,總會有幾段刻骨銘心的記憶,我們相信對於移民美國的華人更是。這和在自己家鄉成長的過程是截然不同的,添上多元文化的色彩,任歲月流轉,酸甜苦辣的五味雜陳,相信華人每每提起時心情悸動,淚腺低的決堤是常態,這些年;在成功華人的演講中,我們並不少見。「生命,就是不公平,有些生來就大魚大肉,但也有人在黑暗中生活。」弱肉強食的世界裏,現實從來都是殘酷得血淋淋。

從90年代到今天,在政治的關心到參與,每一個進程中,猶如一部電影的情節,不只是一步一個腳印,而且是每個腳印都有它深淺的必然,也都刻骨銘心。新移民缺乏認識,步伐走的太快或太慢,都會容易突然跌倒,怕的是爬起來了老半天,摸著頭竟無法找到原因。文字或言語表達經驗與心境,「行家出手就知道有沒有?」,隨著時光的飛逝,我們最怕的是華人主觀過甚,不聽、不信、不納產生過度的自信,樂觀過度最終造成「誤判形勢」徒勞無功。

「誤判形勢」不只是在一般的群衆中,政治人物也一樣,而且沒有族裔之分,唯一不同的是;華人是少數族裔,又是較為弱勢的一群,本來機會就比別人少,一旦誤判,恐連回頭的機會都難。講到華人的弱勢有幾點原因,第一、不投票所以沒有「選票」的吸引力。第二、只有支票卻不肯用心去判斷,盲目的跟隨,照張相片留念即可沾沾自喜。第三、既沒有支票也沒有選票,含量最豐富的是「口水票」,而且常常又自我感覺良好,表面上,簡單一句「說錯話」,後果是,被人看穿你的基礎及格局。

(Jeffrey Epstein) 這位風光一時的億萬富豪,在獄中自殺身亡的結局,非常具有警世的作用,對華人也不例外。66歲的Jeff 10日早上被發現在紐約的獄中疑自縊身亡,聯邦調查局(FBI)、司法部總檢察長辦公室及紐約市法醫辦公室相繼展開調查。由於他在三星期前曾企圖自殺不遂後,獄方對他採取特別監視,按規定獄卒每半個小時要巡視,但原本同監的獄友被調走,死前一晚負責的獄卒竟沒有按照程序查房,於是獨自死在囚室。

這位傳奇人物Jeff生於1953年在一個猶太人家庭,地點是紐約市布碌崙地區,1969年高中畢業後進入名校「庫伯聯盟學院」就讀,這所學校的學生一切費用全免,但不曉得什麼原因,他在1971年退學。後來Jeff又就讀於紐約大學科朗數學研究所,但沒有取得學位,卻能在1973年至1980年間,在曼哈頓道爾頓學校擔任老師,學生中有一人是投資銀行熊士坦公司董事長的兒子,因此也改變了他的命運。(Jeff 於1976年在熊士坦擔任交易員,80年就成為公司合夥人,展露了他理財的能力。)

1982年Jeff成立財務管理公司,管理客戶資產淨值超過10億美元。1996年他將公司改名為「金融信託公司」,並基於稅收優惠原因將公司遷往美屬維爾京群島的聖托馬斯島。事業一帆風順的他,不只是過著豪華的生活,也與美國政客們深交,甚至連國家領導人都與他過從甚密。2005年3月一名婦女到佛州棕櫚灘警局控告他性侵14歲未成年的繼女,一直到2019年7月6日,終於因與未成年人性交易案而被捕入獄。

由於Jeff涉及英國安德魯王子、前總統克林頓等衆多名流權貴的交流,且曾提供特殊的享樂,他的突然死亡,立即引起大量的猜疑和陰謀論。據說川普總統也曾是被他招待的貴賓之一,只是川普並未接受怪異的「未成年」服務,所以沒被列名在導致死亡的可疑名單內。美國司法部長巴爾在事後發表聲明,對Jeff死亡在被囚期間感到震驚,並指這宗死亡事件引起連串嚴肅的問題,當局必須追究,相關單位將會展開特別調查。(Jeff是自殺身亡已被證實,但竟有兩位女子出面控告要從他的遺產中得到賠償。)

總統川普個性本就是好事的「老頑童」,加上自身清白,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他10日先關注Jeff自殺一事,馬上就在Twitter上轉發一則帖文,內容涉及前總統克林頓和Jeff之死有關的「陰謀論」。帖文由一名自稱評論員和喜劇演員的(Terrence K. Williams)所寫,聲稱Jeff擁有關於克林頓的相關資料,並提及1994年白宮副法律顧問(Vincent Foster)自殺的事件,當時也有人認為與克林頓有關。

到底事情的真相為何?我們並不感興趣,反正這些富極一時的名人,又有缺德特殊享樂的方式,「因果自負」不值得同情。我們只想提醒事業有成的華人,不要融入政治過了頭,自以為與某政客關係如什麼兄弟姊妹,尤其是別牽涉到享樂與利益太深,否則,古今中外都一樣,沒有保持安全的距離,有朝一日「萬劫不復」,可都是自以為是的惹了禍,和「種族歧視」百分之百沒有關係。(從90年代到現在,華人在這方面出事的不少,我們不想舊事從提,只想提醒諸公凡事三思而後行。)

 

《美股一天狂跌800點》

14日黑色的星期三,美股從早市,由於出現2年期國債收益率一度較10年期國債收益率高出1個基點,為2007年10月以來的首次倒掛,被市場視為經濟衰退的可靠指標,故一路狂跌到收盤時已有800點。另外最新出爐的亞歐經濟資料疲軟,也是造成國債收益率下降,出現反常的倒掛現象,進而使市場認為是,經濟衰退的可靠且強烈的預警。這一現象反映出緊縮性貸幣政策限制了經濟增長與通脹壓力,據我們了解,早在今年3月份就已開始出現,美國3個月與10年國債收益率的倒掛,一直持續到現在,只是沒有人去真正注意到。

總統川普在美股受挫後表示:「美聯儲必須行動,美聯儲是美國的中央銀行,不是世界的。過去美聯儲行動迅速,現在是非常非常慢。」他還猛烈抨擊美聯儲和「愚蠢無能的」主席鮑威爾,稱美聯儲連累了大家,美國國債收益率倒掛是件「瘋狂的事」。美股的重挫,目前市場對美聯儲將在會議上減息50個基點的預測有所升溫,美國經濟衰退的恐慌升至2011年以來的最高水準。

從各方的反映來看,不見得每個人都同意總統川普的指責,有專家說:「減息將阻止經濟衰退的說法是有缺陷的,一旦聯儲進入寬鬆模式,就已經太遲了,衰退勢頭已經在增強。」美聯儲前主席耶倫也表示:「收益率曲線過去是個非常好的衰退訊號,我認為這就是為什麼市場會關注它,但我真的很想說,在當前情況下,這可能是不那麼好的訊號。原因在於除了市場對未來利率路徑的預期外,還有其他很多因素正在壓低長期收益率。」

我們就很贊同耶倫的說法,雖然現任主席年初的遲遲不降息,使川普接二連三對鮑威爾氣的跳腳說要換人,但是鮑威爾是完全從聯儲會和各項經濟數據去做判斷,而沒有去考慮其他因素,尤其是美中的貿易戰,因為國防、外交是屬於白宮的權限。說白了,川普政府也許是考慮從降息中去增加貿易戰的籌碼,減低殺傷力,而這和人民幣的貶值,在中國方面的考量,是有異曲同工之妙。問題是,不正常的減息和貸幣的無端貶值,都會有一定的反作用,換句話說就是「變數」不小。

6月底當總統川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大阪會面時,川普說,中方有承諾要購買大量美國農產品,但一直未兌現,因此;8月初美國宣布對3000億美元中國貨加徵新關稅。5日中國政府要求相關企業暫緩從美國進口農產品,以觀望貿易談判進展,而這一來一往,令美中貿易戰突然又升級。同一天,川普政府正式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為25年來首次。(8月5日美中貿易關係緊張化也令美股大幅收跌,道指也重挫近800點。)

過去我們也曾表示近20年美中貿易的逆差,美國前幾任政府都避重就輕沒有去處理,等到金融風暴發生後,歐巴馬政府用「量化寬鬆」來填補經濟漏洞,更無暇去正視,也給了中國一個很大的契機,逐漸在世界舞台上,扮演穩住經濟衰退的角色。川普是商人出身的總統,為了挽救美國經濟,處理美中的貿易逆差是必然的現象,中國也在一定的尺度上讓步。也許是美國進逼的太多,或可能是中國讓的不夠,當局者迷,我們認為是到了川普政府要審慎考慮在3000億美元貿易上加增關稅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

華人在美國別在美中關係上添亂:幾天前,有一位來自國內的友人問:「是不是把川普拉下台,就會使美中關係和諧?有人告訴我,要多支持民主黨的左派來鬥爭川普政府。」這個想法相當可笑也危險,我們認為,美中關係的微妙似分又合、似合又分,正是維持世界秩序的根本,也是太極中的陰陽定論,乾坤中有太多內外在的因素,都非小小一個黎民百姓可左右。因此華人不必自我提升到換不換川普的角色中,我們也不夠那個分量,而是做好自己,保護好華人社區,先惦量生存的環境就好。我們曾在Twitter和Facebook上面不只一次帖上,希望美中貿易爭端能走向和諧,並表明這關係到在美華人的民生樂利,也強調華人在美國勤奮工作,對美國社會的貢獻。先不論帖文有沒有作用,至少也表明了華人的態度,況且川普每天的帖文,我們都看的到,他也一定能看到我們的關心,差別的只是他有沒有去看?因此;華人可在州、市、區的選舉中,做出自己的選擇,它才跟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

 

《川普政府調整移民政策》

白宮的移民政策,不斷地在調整,對華人而言,或多或少會受到影響,尤其是提高申請綠卡門檻,規定移民如曾使用醫療補助(Medicard)、糧食券(SNP),或住房津貼等公共福利,將無法獲得永久居留權或公民身分。新政策將於10月15日生效,根據規定,在36個月內領取超過12個月公共福利的人,將被認為成為(public charge)公共負擔,無資格獲得綠卡。

12日川普政府又再次公布有關公共負擔定義的最新版本,基本上跟上面我們說明的一樣,差別是合法移民較難獲得永久合法身分。此舉被視為川普大刀闊斧改革移民法的舉措之一,旨在改變美國的合法移民組成及減少貧窮移民的人數。新規定清楚描述國安部將如何根據這條包括在移民和國籍法(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中的條例,鑑定外國人是否會成為公共負擔而決定是否向其簽發移民簽證,並大幅收緊有關標準。(這將遏止一些專門走法律漏洞的移民途徑。)

我們也注意到,國稅局與國務院聯手追討欠稅的執法行動,它始於2018年2月,原先的標準是51000元,到了2019調整至52000元,我們看不到數字有什麼不同,但這類執法涉及的範圍是那些新護照或更換護照的申請。國稅局的發言人(Cecilia Barreda)告訴CNBC,國稅局將積極把那些欠稅個案通知國務院,國務院將根據國稅局收到的訊息,拒絕欠稅人的護照申請或取消他們現有的護照。(所以當你欠稅超過一定的數額,有可能自認為持有美國護照,但它卻已不是合法的證件。)

 

《結語》

美中兩大經濟體之間的貿易戰升溫,使將退休人士的積蓄面臨下降。但是有專家認為「那些計劃在不久的將來退出工作崗位的人,應該降低他們風險高的投資。即使股市大幅下跌對他們的投資組合,也只會產生中等程度的影響。」我們認為,美中貿易衝突,已很難在短期間立即改善,主要的因素是兩國的國情不同,相互的理解,恐怕要有一定的過程。華人要減少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投資或投機,如股票與房地產。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