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和时代首场政选 自民党获胜冷暖自知

2019-08-16 06:46

刚过去不久的7月21日深夜,日本参议院3年一次的半数改选结果出炉,没有意外,执政的自民党与公明党在改选的124席中,取得过半的71席,与未改选的70席合计在245席的参议院中,取得压倒性的席次优势。

安倍迈向任期最长首相

安倍首相得到继续领导内阁的民意背书,将在今年11月,超越明治、大正时期的桂太郎,迈向日本史上任期最长首相。日本因采取不平衡的两院制设计,参议院虽为民选,但权力不若众议院,其选举结果不影响政权谁属。惟随冷战结束后的日本政党势力重组,参议院选举往往成为民意对首相之直接信任投票,若参议院选举败选,首相须负起政治责任而下台。

然而,在2012年底,民主党执政失败,在野势力分合不断,始终未能整合成一股足以承载对安倍执政不满的民意托盘。在野党的破碎化,使安倍在2012年9月再出祁山,接任自民党总裁后,成为常胜将军,众、参两院大选,创造六连胜的佳绩。

日本年轻人“安倍粉”众

安倍的“六连胜”得力于年轻选民的力挺。一般而言,相较于年长者,年轻族群在政治取向上应较易支持主张变革的势力,何况自民党为战后长期主政日本的保守主义政党,在年轻选民中应不易讨喜,而过去支持自民党者也偏向中高龄族群,但这一支持结构在近些年已出现明显翻转趋势。

《日本经济新闻》6月的民调结果显示,60岁以上年龄层对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为49%,但20岁至30岁族群则高达7成,两者对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在2012至2016年相去无几,惟2017年之后差距拉大至15个百分点以上。反观对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的支持,是项调查显示,在10至39岁受访者中的支持率为4%,70岁以上受访者则达15%。当下,排斥权力的“愤怒年轻人”似乎在日本消失,此迥异于全球民主国家对执政者或现状不耐之风潮。2018年美国盖洛普民调数据显示,超过半数18至29岁的年轻人对社会主义的憧憬更甚于资本主义。

值得注意的是,年轻族群中支持自民党者众,却不意味日本年轻人思想右倾化,而是渠等满意于目前的生活,期待持续安定的日子,不想有所改变。这是因为安倍执政后,日本年轻族群的就业状况有着极大改善,“幸福感”显著提升。经济数据证明,29岁以下年轻人从2015年前后开始收入迅速恢复。相反的,退休银发族面对沦为“下流老人”的不确定感,不满安倍内阁的年金政策。显然,造成不同年龄层间对朝、野政党支持度温差的成因在经济,此亦构成左右日本选举的最大因素。

冷冽的参院大选似1995年的空气

此次参议院大选,在野势力虽小有斩获,但未能激起选民支持的热情,投票率仅48.8%,此乃战后次低的日本国政选举投票率,为1995年后,参院选举投票率再度跌破五成。低迷的投票率意味选民对这次国政选举的政治疏离,此犹似1995年的夏天。当时,日本的首相为社会党人村山富市,其领导的内阁由自民党与社会党共组,日本舆论将冷战时期分属左、右两端的自、社两党联合执政称之为“野合”,而“非自民·非共产聨合政权”瓦解后沦为在野各党亦无法获得选民青睐。

在朝、野政党皆难以激起选民支持热情状况下,1995年的参议院大选创下至今为止国政选举投票率最低的记录,仅44.52%,今夏的参议院大选可谓历史重演。前民主党众议员、早稻田大学政治学教授中林美惠子指出,日本目前存在众多反对党,但渠等皆无法组成联合阵线,故胜选困难。日本选民虽不乐见如此,但难以说服选民投给反对党。中林教授直言,选民若对安倍内阁日益不满,其他选项只剩目前的反对党,但在野势力仍未见具执政能力,因此选民认为,若使在野阵营掌权,不会带来好结果。

在低投票中胜出的安倍首相虽维持住自、公两党在参议院的席次地盘,惟不投票者所代表的民意,安倍应了然于胸。选举结果安倍战绩再添一桩,但其应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恐无胜选的喜悦。自民党的选举干部即表示,热度不高的夏季决战,胜负早见分晓,缺乏兴奋感。

安倍连胜不意味自民党独大

如此冷冽的参议院选举呈现出当前日本政治与多数民主国家之激情的温度差,但此不代表日本政治重回冷战时期自民党的“一党独大”,因自民党在改选中,只获得57席,与未改选之席次合计,选后自民党在参议院共113席,不及过半所需之123席,自民党一党之力未能有效控制参议院,若不与公明党共组联合内阁,施政所需之法案,甚至维持政府正常运作之追加预算将无法顺利通过众、参两院决议,使执政陷入跛脚。因此,在自民党胜选的表像下,仍深藏变动的暗潮,此或许将为未来的日本政治带来有意义的改变。

对于此次参议院大选的观察一般聚焦在选后,参议院能否维持足以通过修宪提案的参院总席次三分之二的门坎,结果参议院支持修宪的自民、公明、维新及3席无党籍合计仅160席,距修宪所需的164席最低门坎仍一步之遥。立宪民主党魁枝野幸男开票后召开记者会表示,不应容许恶改宪法的势力超过三分之一,民意变得很明确,现在无进行修宪议论的必要。参院选举结果似乎代表民意在修宪上踩剎车,阻断安倍的修宪之路。

其实,在国会中,若安倍无法整合朝、野支持修宪之党派主张,提出共同修宪版本,空有达到修宪门坎之席次亦不足以成事。此即在参议院未改选前虽达足以支持修宪的席次,但安倍仍按兵不动,未贸然发动修宪之议的主因。此外,能否完成修宪的最终关键在国民的修宪复决投票,目前支持、反对意见呈现拮抗状态,强渡关山恐招致民意反弹,反令修宪更遥不可及。选后,安倍虽重申“作为使命,当然期盼在剩余任期内挑战修宪”,仍须静待“起风”,始能张起修宪大帆。

无奇选举下的亮点

诚然,这次参院大选结果没有意外,但仍有些许亮点,不仅在野势力于东北4县、新潟、长野及大分等选区大所斩获,最大在野党中间偏左之立宪民主党改选后的席次几乎倍数跃进至17席,而选前网络声量高居首位的“令和新选组”提名之渐冻症患者舩后靖彦,及罹患脑性麻痹的重度身障者木村英子在比例代表中更双双当选,此成为选后舆论关注的焦点。

此外,此次参选的女性参选人共有104人,占全部参选人的28.1%,创下历史新高,而其中,有28名川利当选,与3年前的参院选举持平,并列为历届参院选举中女性参选人当选最多的一次。在男性主导及缺乏“弱者意识”的日本社会中,女性及身障者参政的跃进别具意义。

因此,一场无奇的令和时代首场国政选举或许藏着促动未来日本政治变迁的民意水脉,使令和有别于战后昭和及平成,打开闭塞的日本。

(本文首发于《多维TW》第45期名家栏目,作者系辅仁大学特聘教授、日本研究中心主任)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