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盖茨比”爱泼斯坦死了,背后却错综复杂

2019-08-11 23:27

美国联邦法院9日公开数百页有关亿万富翁爱泼斯坦拐卖未成年少女的法庭文件,让更多犯罪细节摊开在阳光下,隔日就传出他自缢消息,他在10日清晨6时30分左右被狱方发现时已不省人事,送医急救后不治。

有媒体爆料称, 爱波斯坦坐监时曾向狱警透露有人要杀他。

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爱泼斯坦起初被捕时,是与其他狱友一起关押在一般牢房,后来狱方发现他可能不断遭到其他狱友勒索,才将他迁移至双人牢房,当时有媒体报道时不时会听到他询问其他囚犯号码,似乎是准备将钱转进他们的户头。

爱泼斯坦头一次试图自缢后,狱方将他转至单人特殊监狱,并列入观察名单,不过他在监狱内的情形仍被内部人士描述为“活得像头猪”,他会在地板上吃饭。

尽管如此,仍有内部人士爆料对爱泼斯坦的死感到震惊,一名曾在监狱内多次见到爱泼斯坦的人透露,“没有迹象显示爱泼斯坦会自杀”,他说每次看到爱泼斯坦,精神状况感觉都还不错,“我认为他才终于开始适应了监狱生活,他对这样僵化的新生活感到舒服。”他甚至指,爱泼斯坦死前几周,曾告诉狱警、狱友,相信曾有人试图要杀自己。

爱泼斯坦两周前被发现脖子有瘀伤后,就被列有自杀风险的观察名单看管。但他的看管7月底已解除。

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10日表示,得知爱泼斯坦在候审时死亡,他“感到震惊”。

“得知爱泼斯坦今早在联邦监护下死于明显的自杀,我感到震惊。爱泼斯坦的死引发了严肃疑问,必须得到解答。”巴尔在一份声明中说,“除了联邦调查局的调查之外,我还与即将对爱泼斯坦死亡情况展开调查的检察长进行了磋商。”1

金融家杰弗里·爱泼斯坦因奢华的生活方式和与权贵的高调关系而闻名于美国,他于上个月被捕,并被指控利用未成年少女进行性交易,仅仅过了一个月后,他被报道于8月9日在监狱“上吊自杀身亡”。

爱泼斯坦就这样死了,令人意外。

为何令人意外?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这样一个亿万富豪,拥有着几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让他管理财富的客户都很神秘,名字几乎无人知晓。他在十多年间涉嫌“侵犯”至少数十名未成年少女,却一直都逍遥法外。这不得不让人相信,在资本主义社会确实存在“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潜规则”。

但稍加揣摩,他的死,仿佛又是符合逻辑的,毕竟和他牵扯过的“大人物”太多了。事实上,长期以来,爱泼斯坦先生一直与各路政界高官、名人和商业大亨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从安德鲁王子到前美国总统比尔 · 克林顿,再到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他两交朋友的时候,特朗普还不是总统)。

这又显得不那么令人意外了。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事件经过:

2019年7月7日,这位亿万富翁金融家被指控经营性交易,将数十名年仅14岁的女孩带到他位于纽约曼哈顿上东区的豪宅中“玩耍”。

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买下了位于纽约曼哈顿东71街的豪宅。

其实,早在2008年,他就被类似的罪名被指控过了,但当时他利用自己的能量“暂时逃过一劫”。当时,一项广受批评的认罪协议让他在佛罗里达州免受类似指控,这一下又让他“逍遥法外”了十几年。

2008年,联邦检察官曾向爱泼斯坦先生提出过一项秘密认罪协议,之后,这个案子就不了了之了。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这份交易协议部分是由前佛罗里达州南区联邦检察官亚历山大 · 阿科斯塔(Alexander Acosta)谈判达成的,他现在正担任特朗普总统的劳工部长,阿科斯塔也是特朗普的内阁成员之一。

2019年7月6日,爱泼斯坦从法国乘坐私人飞机抵达后,在新泽西州的泰特波罗机场被捕。一周之后,阿科斯塔也迫于巨大舆论压力宣布辞职。

《先驱报》之前进行的调查确认了60多名受害者,目击者在后来的民事案件中作证说,数量可能达到了数百人。

一位执法官员说,爱泼斯坦先生被指控利用他庞大的关系网和同伙,不断地把未成年少女带到他位于曼哈顿的别墅里。 他还被指控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别墅里做类似的交易,他支付现金给这些女孩,并怂恿她们招募其他未成年少女到他家做客。

这些女孩最初被招募来给他做按摩。 但是据一位执法人员透露,他经常将这种接触升级为性行为,包括抚摸和触摸女孩的生殖器。 该消息人士说,这种情况至少从2002年持续到2005年。调查人员还发现的“性侵”最早可以追溯到2001年,受害者年仅13岁。

在此之前,爱泼斯坦是人生赢家,《名利场》杂志曾将他称为“当代盖茨比”

多年来,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过着奢华的生活,与名流往来,坐飞机前往欧洲、加利福尼亚或拥有一座私人岛屿的加勒比海。

在纽约,他的寓所是曼哈顿最大的私宅之一,他的名字不时出现在八卦专栏上,常常与总统和王子有关。但他基本上远离聚光灯,几乎从不接受记者采访。

他仍然是一个谜,一名神秘的资金管理人,甚至连客户名单都能做到不为外人知。

在曼哈顿的派对和电影放映会上,他总是显得引人注目:其他男人都穿西装打领带,而他却总是一身平时的穿着——马球衫、敞开的领口、牛仔裤。

见过爱泼斯坦的人都说他迷人、健谈、随和、风趣。《纽约》(New York)杂志在2002年写道,他“以一种纪念品猎人的热情扩展自己的科学家和政治家收藏。”

2015年,现已不存在的Gawker网站公布了据信是爱泼斯坦的通讯录,其中有三个特朗普家族成员的名字(唐纳德、他的前妻伊万娜[Ivana]和他们的女儿伊万卡[Ivanka]);前市长迈克尔·R·布隆伯格(Michael R. Bloomberg);演员亚历克·鲍德温(Alec Baldwin)和达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唱作人吉米·巴菲特(Jimmy Buffett,他的名字被拼错了);诺贝尔和平奖得埃利·威塞尔(Elie Wiesel),以及其他许多人。

“Jeffrey Epstein”的图片搜索结果

他出现在八卦专栏里,但正如《纽约》杂志在2002年所言,他过着“充满问号的生活”。不止一位撰稿人把爱泼斯坦比作杰·盖茨比(Jay Gatsby)——F·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笔下的一个永远难以捉摸的人物。有人说,他看上去有点像出生在布朗克斯的设计师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

但爱泼斯坦的出生并不算好,他来自布鲁克林。他的父亲是城市公园部门的一名雇员。据《纽约》杂志报道,爱泼斯坦1970年代中期在库伯联盟学院(Cooper Union)学物理,后来上了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但没有从这两所学校获得学位。

他的职业生涯始于在道尔顿学校(Dalton School)担任数学教师,这是曼哈顿的一所精英私立学校,校友包括有线新闻主播安德森·库珀(Anderson Cooper)、喜剧演员切维·蔡斯(Chevy Chase)和演员克莱尔·戴恩斯(Claire Danes)。

“根据大多数人的描述,他有点像《死亡诗社》(Dead Poets Society)里的罗宾·威廉姆斯(Robin Williams)那种人,他在高中课堂上充满激情的数学讲解令同学们惊叹不已,”《纽约》杂志的文章写道。

后来,他把自己的数学技能带到了当时实力强大的华尔街投资银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

《纽约》和《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都报道称,他在道尔顿结识了一些朋友,他们把他介绍给了人称“王牌”(Ace)的艾伦·C·格林伯格(Alan C. Greenberg),贝尔斯登无所畏惧的首席执行官。格林伯格后来成了这家华尔街公司的董事长兼执行委员会主席。

据《名利场》报道,在格林伯格和另一位顶层高管詹姆斯·凯恩(James Cayne)领导下,爱泼斯坦“做得很好,成了有限合伙人——比全面合伙人低一级”。

据《名利场》报道,他在1980年代初离开,成立了一家名为“国际资产集团”(International Assets Group)的咨询公司。后来,他成立了一家名为J·爱泼斯坦公司(J. Epstein & Co.)的资金管理公司,它最终成了总部位于维尔京群岛的金融信托公司(Financial Trust Company)。

他的资金管理业务包括什么,以及他大多数客户是谁,都是严格保密的。他声称为许多亿万富翁工作,但他唯一为人所知的大客户是莱斯利·韦克斯纳(Leslie Wexner),这位亿万富翁是包括The Limited在内的几家零售连锁店的创始人。

7月6日,靠近东71街家的一位邻居拍了一张照片,显示联邦调查局特工和纽约警察局官员强行打开了豪宅的门。

在7月份的一次突查行动中,联邦调查人员撞开了爱泼斯坦价值5600万美元的曼哈顿联排别墅的高大木门,并称发现了一个保险箱,里面有淫秽照片。他们声称,爱泼斯坦有六处住所,巨额财富和私人飞机让他有逃跑的可能性。

警方描述了爱泼斯坦拥有的众多车辆,包括几辆SUV和一辆奔驰轿车。他的2008年佛罗里达认罪交易要求他在纽约州登记为性犯罪者,登记信息中提到他还有一辆2017年的宾利。

其中没有提到他的私人飞机,这架装饰着水貂和黑貂毛毯的飞机在2002年曾载着他和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演员凯文·史派西(Kevin Spacey)飞往非洲。

根据飞行记录,克林顿先生曾多次乘坐爱泼斯坦的私人飞机。英国的安德鲁王子也是他经常见面的社交伙伴,2011年《纽约邮报》报道过他与安德鲁王子在豪宅举行了一场派对。

据《每日邮报》报道,杰弗里 · 爱泼斯坦的前性奴维吉尼亚 · 罗伯茨 · 朱弗尔声称她曾多次与安德鲁王子发生过亲密关系。 2001年,她与安德鲁王子和马克斯韦尔在麦克斯韦尔的伦敦联排别墅合影

早在2002年,特普朗还不是总统的时候,他就告诉《纽约杂志》 ,爱泼斯坦先生是一个"了不起的家伙"

“与他在一起很有趣,”特朗普当时说道。“甚至有人说,他和我一样喜欢漂亮的女人,而且她们中的许多人都很年轻。”

被捕之前,记者还拍到杰弗里•爱泼斯坦还忙于在曼哈顿豪宅接见各路女性好友。

而他的好莱坞大明星好友凯文·史派西在近两年,已被多名男性公开指控被其“性侵”,“受害者”多为年轻男子。2017年10月,曾有一位顶级美国女主播指控史派西性侵其爱人。

你会发现曾经的神剧《纸牌屋》第六季已没有凯文·史派西的角色出现,这部神剧的第六季如今豆瓣评分已跌至5.6分。

“jeffrey epstein kevin spacey”的图片搜索结果

被捕后,他的名人朋友,发声与他撇清关系

7月8日,克林顿的发言人表示,前总统“对爱泼斯坦在纽约被指控或2008年在佛罗里达州认罪的可怕罪行毫不知情”。发言人安吉·尤瑞娜(Angel Urena)说,2002年和2003年,克林顿曾搭乘爱泼斯坦的飞机进行了四次旅行——一次飞往欧洲,一次飞往亚洲,两次飞往非洲。

根据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记录,虽然爱泼斯坦可能和当权者关系很近,但他的政治捐款数额相对不大。

1987年至2005年,他向联邦候选人捐赠了至少188,126美元,其中大部分捐赠给了民主党人,尤其是2000年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参加联邦参议院竞选前后特别多。他当时给了支持她的团体4万美元。

在该竞选周期中负责参议院民主党竞选的前参议员罗伯特·托里切利(Robert Torricelli)周二表示,他从未见过爱泼斯坦或与他交谈过。为希拉里·克林顿的参议院竞选活动筹集资金的罗伯特·齐默曼(Robert Zimmerman)说,他不记得与爱泼斯坦有过任何互动。

被捕后爱泼斯坦憔悴和苍老了许多

美国监狱局表示,爱泼斯坦周六早些时候,在大都会惩教中心的牢房里被发现“上吊自杀”并人体已无反应。

医护人员试图抢救他,他被送往当地医院接受治疗,他最终在医院被宣布死亡。

爱泼斯坦一直被关押在监狱的特殊住房单元(Special Housing Unit) ,这是该监狱戒备森严的一部分,将知名囚犯与普通人隔离开来,但他的死可能会引发人们的怀疑。

爱泼斯坦此前在拘留期间颈部有瘀伤,但尚不清楚这些瘀伤是自残还是被人攻击造成的。但据《每日邮报》透露,爱泼斯坦曾在几周前告诉狱警和其他囚犯,他认为有人正在试图杀害他。

《每日邮报》消息人士还称,爱泼斯坦已经开始适应监狱生活了,似乎情绪很好。

在他看来:“没有迹象表明,爱泼斯坦会试图结束自己的生命。”

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监察长办公室称:“将调查他的死因。”

无法被原谅

众多原告中一位,詹妮弗 · 阿罗兹(Jennifer Araoz)在新的指控提出后站出来说,她对爱泼斯坦的自杀感到愤怒。

十多年前,爱泼斯坦在他纽约的豪宅里强奸了她,当时她只有15岁。

她说: “在我们的余生中,我们必须忍受他留下的伤疤,而他永远不会面对他犯下的罪行,他给那么多人造成了痛苦和创伤。”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