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搞颜色革命,各方态度怎样结局将如何?

2019-08-11 21:37

连日来,一部分暴徒、“港独分子”公然在香港街头不断高呼“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极端口号,不断用各种方式制造矛盾,撕裂香港,侵害普通香港市民生活。甚至企图通过罢工等形式绑架香港,争夺香港管治权。

至此,发生在香港的反修例事件的事态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这些暴徒的所作所为,其目的已昭然若揭,“反修例”只是一个借口和托词,这些人就是妄图联手外部势力,通过颜色革命,达到最终“港独”的目的。其本质就是一起境内外势力勾结,共同指挥策划的分裂行动。事件中,各方目的不同,反应自然也就不同。

首先,“占中三丑“祸港四人帮”及“港独、台独分子”在此次“反修例”事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3月23日,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等几名反对派人士带着新一份“洋状”赴美,与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碰头。他们“投诉”香港的民主人权和“一国两制”出了问题,祈求“洋大人”插手,给中国施加压力(上一次陈方安生赴美正是2014年“占中”发生前)。与此同时,他们还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开了会。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香港的事和“美国国家安全”有什么关系?据公开报道显示,在会上他们讨论了香港“停滞的民主发展”、《逃犯条例》、“新闻自由”等问题。三天后,陈方安生与反对派议员郭荣铿、莫乃光等人又拜会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熟悉美国政治的人都知道,彭斯、佩洛西都是著名的反华鹰派政客,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则是美国政府负责国家安全、军事、外交等事务的核心机构,也是美国颠覆他国政权的“中枢大脑”。

5月16日,“满嘴跑火车”的前CIA局长、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佩洛西会见了由香港反对派李柱铭、李卓人、罗冠聪等组成的“反对引渡修例美加团”。李柱铭事后对记者说,他告诉美方,一旦《逃犯条例》通过,北京就可以要求香港将美国公民引渡到中国受审(反对派告诉香港市民的是,香港人也会被送去北京受审)。

6月10日,蔡英文在社交媒体说:“台湾支持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与人权。自由就像空气一样,只会在窒息时,才会察觉它的存在。” 接着她说:“因此,一国两制对台湾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一旦接受一国两制,我们就会失去捍卫自由、民主与人权的权利。”

6月26日,台民进党主席卓荣泰当日在该党会议中做出指示,要求“相关部门研议扩大声援香港的作法”。此话将民进党方面利用香港暴乱为2020年民进党助选的企图暴露无遗。他吓唬台湾民众说:“如果我们不支持香港,今天的香港就将是明日的台湾。”

7月8日,美国副总统、国务卿高调会见了香港商人黎智英,次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也会见了他。黎智英就是被称为“毒苹果”的港媒《苹果日报》老板。美方三位高官接连会见这样一个没有一官半职的香港商人,其信号再明显不过。《苹果日报》对此相当骄傲,在其报道中指出美方此举“罕见”,还引述美方言论夸赞自己老板是“民主运动家”。报道指出,黎智英“恳请他(彭斯)尽量以行动支持香港人,并请求美国政府发表言论支持和鼓励香港的年轻人”。

7月12日,蔡英文“过境”美国,在纽约发表演讲称,全世界的自由正遭遇空前未有的威胁,这个威胁正冲击香港,香港年轻人走上街头为民主自由拼搏,台湾跟他们站在同一阵线。她再次强调:香港此刻的情况显示“一国两制”的不可行,台湾无法接受。

8月7日,“港独”组织头目黄之锋在众港媒追问下,终于公开承认,他和其他“港独”分子在8月6日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组主管Julie Eadeh进行了会面。事件得以曝光的起因是,有香港市民6日正巧在一酒店大堂碰见这一幕,然后赶紧用手机拍下后爆料给媒体。黄之锋说,他和这位美国外交官讨论的内容有:企图制裁香港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美方不向香港警察出口装备等。当天,黄之锋管理的“港独”组织就在社交网站发文,号召香港大学生发动“九月罢课”活动。

据香港《大公报》调查,充当反修例急先锋的团体“香港人权监察”自1995年开始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拨款,多年来接受资金合共高达一千五百多万港元。《大公报》还发现,配合该团体于4月带头发起反修例联署信的还有“台独”组织“台湾永社”“港加联”“澳港联”及幕后策划五年前“占中”的华人民主书院等65个本地及海外组织。65个组织?他们的活动资金都是哪里来的?这是个问题,一个很大的问题。

其次,美、英、加等域外国家在此次“反修例”事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香港《东方日报》称,在香港动乱中,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外部势力的介入更加赤裸裸,可见他们数十年来从未放弃分裂中国的图谋。在他们看来,即使无法促使中国内部崩溃,香港动乱也可以消耗中国国力和资源,从而达到遏制中国崛起的目的。文章称,这次美国是明目张胆地插手香港事务,连副总统和国务卿等高官也赤膊上阵。对于美国而言,显而易见的是,港人利益并非他们首要考虑的,香港是否“逃犯天堂”更不是他们关心的。他们高调支持的背后有无政治考虑,香港市民其实并不难作出判断。

6月13日,美国国会的反华议员卢比奥、麦戈文两人出动,他们重提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该法案要求美政府每年认证香港的“自治”状态,以决定是否维持根据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享有的特殊待遇。并且,该法案还要求美国对那些“压制香港基本自由”的中国内地或香港官员采取惩罚性措施。

同日,佩洛西在华盛顿的记者会上,说了那句著名的评论:发生在香港的示威游行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反华议员们就这样玩“双重标准”,暴力行为发生在香港就是“美丽”,发生在美国,警察会怎么样呢?这里不用多说,我们看多了美国警察执法的视频片段。佩洛西当日装模作样地说,美国国会目的是为了保护“一国两制”,因为“我们认为中国不再执行一国两制了”。佩洛西接着用十分夸张的语言说:“如果《逃犯条例》通过,中国可以对在香港的任何人伪造出任何罪名(any charge on any person),在香港被抓的人将送到大陆审判,这包括记者,还有正在香港从商的5000名美国人。 ”

7月7日,在香港立法会大楼发生暴力事件后,英国一些政客以《中英联合声明》为由支持香港抗议者。这种公然支持香港发生的非法行为和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无疑将损害中英关系。英国作为反对派的“旧式老板”,其给反对派打下的制度与社会基础是非常“厚实”的。第一,英国撤退时笼络控制的管治精英与社会精英仍然在香港掌握相当强的权力资源和话语资源,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其次,英国长期殖民留下的殖民地制度与文化,对回归后部分香港青年的价值观产生了相当影响;再次,英国议会部分议员及政客与香港反对派建立了“政治连线”关系,比如某些英国政客的公开支持性言论就给香港反对派释放了非常错误的信号。   

正是有这些外部势力的强势介入,香港修例事件才不断暴力化、民粹化和周期性震荡,香港街头更是出现了重重“谍影”和黑衣人不断加码的暴力恐怖行为。在此番事件中粉墨登场的各方势力究竟安的什么心呢?美国的主要目标在于通过“香港牌”助攻贸易战及有关谈判进程,英国的主要目标在于延续“大英帝国”的虚荣及“道义责任”,“台独”的主要目标则是污名化“一国两制”以储备“台独”闯关的必要政治条件。说到底,他们的用心无非是想把香港搞乱,把香港变成中国的一个麻烦,进而牵制或者遏制中国的发展。    

再次,香港各界“反修例”事件的真实想法是怎么样

大多数香港市民关于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态度,从4月16日香港各界人士组成的“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发起了支持修例联署活动中可以看出。联署活动官方网站显示,截至6月12日12时,参与网上联署的市民人数已经接近90万人。大联盟召集人黄英豪表示,这一数字显示,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建议得到香港主流民意支持。广大市民期待特区政府排除干扰,如期完成修例,堵塞法律漏洞,维护法治和公义,避免香港成为“逃犯天堂”。

那些搞事的“黑衣人”表面上口口声声为了“民主”,却不惜损害普通市民的权益。近段时间的动荡,令数百万的香港普通市民出行受阻,数十万的香港市民收入锐减,抱怨连连。这早已不是所谓的“民主”,而是赤裸裸的“绑架”行为。“不要再搞香港了。”几乎是这些普通香港市民最大的心声。

然而,香港普通市民的心声却大多被媒体淹没,难以见诸报端。这背后,外部西方势力可谓花了不少心思。他们通过多年的经营,在舆论场拥有绝对话语权,以“优越的文明者”自居,用傲慢与偏见、伪善与冷血、自私与霸道的恶性肿瘤,别有用心地对发生在香港的严重违法暴力行为“选择性失明”,为施暴者开脱,对克制执法的香港警察疯狂攻击。

7月31日,在团结香港基金午餐会上,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直接点明:香港的事态演变…种种迹象都指向台湾(当局)和美国。 美国反华势力和台湾民进党当局是如何一步步介入香港暴乱的?暗地里的交易外界还不得知,但仅从公开报道中,已经可以略窥一二。

8月7日,在深圳举行的香港局势座谈会上,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就指出:在近期的游行示威和暴力活动中,一些人鼓吹“港独”,喊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包围和冲击中联办,肆意侮辱国旗、国徽和区徽。这些行为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正如香港不少人士所说,修例事件已经变质,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

参加了本次座谈会的世界卫生组织前总干事、全国政协常委陈冯富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数度哽咽,但她说了一番很动情、也很有力量的话。“香港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时代。我在香港出生、成长、工作,然而离港十几年再回来时,真是不认识香港。我知道好多广大香港市民好担心、好忧心、好痛心,我呼吁各位,作为香港市民应该挺身而出,讲出你爱香港,想保卫你的家园。”

“香港的市民,香港的老百姓绝对有能力表达自己的意见,绝对有能力团结一致再搞好香港,不要忘记‘狮子山下’的精神。我在世界卫生组织工作了十几年,所见到的外国‘颜色革命’没有一场有好结果,给当地民众留下的只有重担和灾害。”

“而某些人想要搞乱香港,在香港搞‘颜色革命’,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误判。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中央政府,包括14亿广大的中国人民和七百多万香港人民,绝不会让‘颜色革命’在香港成功。”

面对境外和港独势力操作的“颜色革命”,为何一些普通香港市民和青年会受到蒙蔽?这背后有着多重复杂的原因,如何化解这部分香港人的焦虑,让这道复杂的"爱国方程式"不再难解,是港府和民间亟需解决的。

不避讳言,香港回归后的爱国教育出了问题。随着互联网社交平台群组的兴起,很多假新闻及妖魔化内地的漫画充斥其中,加上西方一些媒体的误导,令年轻人深受影响。此外,有些别有用心的教师提出一些歪理误导学生,企图撕裂和分化香港社会,达到互相仇视。

事实上,自由和法治一直是香港回归后的核心价值,但罔顾他人的自由权利,无底线的自由在全球任何地方都是不允许的。在任何国家,污损国旗、制造暴乱、冲击立法机构,都是要受到最严厉的惩处的。

他们以为,搞了西方的那套颜色革命就更自由、更民主、更稳定了吗?一些发展中国家照搬西方的颜色革命模式,结果如何呢?除了当时的混乱,很多国家至今陷入政治动荡、社会动乱,人民流离失所的状态。

对于这些联手外部势力策动“颜色革命”,企图煽动分裂国家的暴徒,等待他们的必然是来自历史的审批和良心的谴责。醒醒吧,香港都回归中国22年了,还妄图在香港搞颜色革命,14亿国人会答应吗?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