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只是在“调戏”香港

2019-08-10 22:00

当涉及到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各种自由主义革命时,这些运动背后总会有相似的推手。西方主要大国不吝啬于使用“颜色革命”式的暴动,通常是为了颠覆联合国承认的政府,因为其经济、贸易或外交政策与华盛顿相去甚远,而这种半公开秘密行动的目标一般是在外国领土上建立一种长期的直接影响力。

但是,虽然典型的颜色革命往往是西方代理人的长期操纵,并以政权的更替为目标,然而香港的骚乱却或许有所不同,西方对香港抗议的推波助澜存有底线,那就是不会大幅度破坏与北京的关系。

就算美国给中国贴上所谓的“汇率操纵”标签,就算对中国征收耸人听闻的关税,就算它持之以恒地劝诱其他国家反对中国,然而,整个世界都需要中国的商品和服务,因此,试图对中国施加惩罚最终都是一种代价颇高的自残行为。寻求对美国施加惩罚的国家也是如此,因为中国和美国都是全球经济的独特核心。因此,在贸易战之外,美国乐于给骚乱贴上意识形态标签,放任极端的自由派去捣毁香港经济,这比贸易战要更为轻松。

虽然香港的问题主要是本土性和结构性的,但北京对西方与香港抗议者的关系也直接地表示了担忧。一直以来,香港被许多西方大国用来试图对北京施加压力,它对西方的重要性是无可替代的。香港是一个重要的全球金融中心,更关键的是,香港是一个处于中国背景之下,却仍然对西方价值观保持尊重的城市。繁荣和新兴的城市在中国并不罕见,但香港这种身份危机得到了自我延续的殖民地却是一种趋于消失的现象,香港对西方的利用价值是一种正在流失的宝贵资产。

通过“一国两制”,西方仍然可以用一种温和的方式在这个缓冲空间中继续以殖民者心态自居,扮演“总督”,英国在香港问题中的表态和举止说明了这一点。但是,西方也意识到它们不能在香港掀起一场全面的颜色革命,因为这意味着与中国的彻底决裂。

西方在香港的活动几乎没有可能不被北京注意到。而另一方面,即使在华盛顿、纽约和伦敦最为极端的自由派中,维持与中国的全球供应链仍然比推翻香港当局的统治更为重要。

因此,就算香港的骚乱已经给北京带来了很多麻烦,但西方在香港充其量只是浅尝辄止的干涉,它们要的只是片刻的混乱,以让北京暴露出软肋。如果事态超过一定限度,存在动摇“一国两制”的风险,北京不会再如此冷静,而全世界没有国家会冒风险牺牲与中国的正常关系,以取悦香港街头暴徒的愿望。

因此,香港抗议者如果希望西方海军以19世纪40年代鸦片战争时的姿态进入其港口,他们将面临极大的失望。对于西方自由主义者来说,香港只是一种情怀,在明知无法得到它的同时,却要利用每一次机会去撩拨它。虽然中美之间的“婚姻”并不总是和睦,但它们都必须照顾“家庭”,这包括它们自己以及全球的各个经济体,由于全球化,所有国家都已经被绑定在一起。

所以,如果抗议者真的在混乱和破坏的道路上继续下去,他们不会看到援助,也不会看到愿望的实现,只会看到一个更加破碎的香港,错误都将归于他们自己的愚蠢。在政客的煽动和天真的感情冲动左右下,他们自视过高,然而现实是,西方对香港的干涉最多是一场事了拂衣去的“调情”,如果幻想它会负责任的话,那就是极大的天真。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