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日韩贸易冲突的来龙去脉

2019-08-09 02:14

日本和韩国是亚洲发达国家的典范,两国经济水平相近,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排名都很靠前。两国还是美国在亚洲的亲密盟友。然而,最近这两个东亚邻国发生了贸易冲突。

 

7月1日,日本经产省宣布,对日本向韩国出口的三类产品(氟化聚酰亚胺、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实施出口许可管理。这三类产品都是生产半导体的必须材料,而半导体又是韩国第一大产业。不难想象,此举给韩国带来多大的震撼效果。

 

随后日本还宣布,将韩国从贸易“白名单国家”中剔除出来。这个白名单囊括世界上主要的发达国家,亚洲只有韩国一个。日本将韩国“拉黑”,表明他们已不把韩国视为“自己人”。将来贸易过程中,会增加审批流程。

 

韩国举国群情激愤,官员发布谴责声明,民众激烈抗议。更有一名韩国男子深夜驾车,跑到日本驻韩使馆外自焚。韩日两国关系正陷入1965年建交以来的最差局面。

 

如果说中美贸易战是“巨人掰手腕”,日韩贸易冲突,完全可以视作“小巨人的摔跤”。

 

过去多年,日韩的经济关系一直不错,两国贸易依存度很高。尤其日本,几十年来都以自由贸易的模范生自居。最近几十年,除了2001年对中国部分农产品率先禁运,日本在其他时间里,都不曾挑起过贸易战。这一次为何突然对韩国突下杀手?

 

很多人说,世界经济进入保守期,各国都在大搞贸易保护主义。然而,就在前不久的大阪G20峰会,各国还发表宣言,“致力于实现自由、公平、非歧视性、透明、可预见、稳定的贸易和投资环境,并保持市场开放”。日本是东道主,完全没必要这么着急自己打脸。

 

说日本人真阴险,嘴上说着自由公平、市场开放,暗地里对韩国捅刀子,也不准确。日韩两国关系变差,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这次韩国受到突然袭击,只是被打懵了。他们也许有预想:近期日本和韩国关系不好,这很正常,过去多年两国不是磕磕碰碰吗?有点小摩擦,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情。没想到,日本一出手就是锁喉功,扼得韩国喘不过气来。

 

日韩贸易冲突的原因,它和国际环境和两国的贸易格局都无关,它纯粹是政治冲突扩大的结果。简单说,有人在玩弄政治,玩脱了,经济被绑上船。现在这艘经济大船晃得厉害,又有人害怕了。

 

日本和韩国自建交之后,影响两国关系的问题有领土纷争(独岛问题)、教科书问题、更主要的还是历史旧账问题。所谓历史旧账,大体分两个:劳工问题,从朝鲜被日本吞并到二战结束期间,日本政府曾大量强征朝鲜劳工,服务于日军和企业;慰安妇问题,日本方面一度视为劳工问题的一部分。由于实在特殊,后来被单独处理。

 

劳工和慰安妇问题的当事人,很多人还活着。声音起自于民间,韩国政府不敢无视;它们都关系到经济利益,导致问题变得相当复杂。先说说劳工问题吧。

 

殖民时期,日本强征了相当多朝鲜(韩国)劳工,进行苦役劳动。虽说当时日韩处于合并时期,战后日本政府倒是对这一罪行没作什么辩解。劳工补偿也是日韩建交谈判的主要议题。

 

一开始的时候,日方提案是将补偿支付给具有请求权的个人。毕竟,这件事情本质上是韩国民间个人和日本政府的私人恩怨。而韩方的提案则是,由韩国政府代理劳工请求权,一次性接受日方补偿。后来,日方答应了韩方的要求,向韩国政府无偿支付3亿美元,以及有偿经济援助2亿美元,共计5亿美元。

 

这笔钱在1965年不是小数目。当时韩国百废待兴,全国GDP只有31亿美元,政府一年财政总预算也只有3.5亿美元。日本经济已经崛起,但外汇储备也只有18亿美元。韩国政府急于和日本建交,日本也有心解决历史问题。双方一拍即合,签订《日韩请求权协定》。

 

从文件名称就能看出,双方是就“赔偿请求权”达成一致,达成“完全且最终得到解决”。日韩谈判建交的白皮书也明确了这一点,一切民事请求均在《日韩请求权协定》得到解决。此后历届的韩国政府,也基本都承认这一点。

 

但是,韩国的劳工问题受害者和家属并不买单。他们基本上没收到这笔钱,或者只有很少一点钱。和日本政府签订协议的是朴正熙军政府,他们拿到日本政府大额赔偿,基本用在经济发展。接受这笔钱的企业,是韩国的国有企业、大企业。至于还有多少钱被私分?天晓得。

 

最近几十年,韩国民众一直在告状。有意思的是,他们不状告本国政府,而是状告日本政府,认为这项协议无效,需要重新赔偿。你可以想象日本人的内心感受。他们对劳工问题的起诉者,采取了不搭理的姿态。这些人在韩国和日本起诉,法院基本也予以驳回,理由正是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韩国政府认可协定,但是对劳工起诉采取包容默许的态度。并且他们很快就发现了更好的姿势,慰安妇问题。

 

1965年日韩双方签订《日韩请求权协定》,慰安妇还不成问题。当时的历史研究并不全面,双方都有意回避这段不光彩历史。慰安妇的赔偿一直被忽略。双方都默认,这个问题早就已经解决。

 

1990年代,韩国民主化深入,原来被视为“国家之耻”的慰安妇问题,摆到历史前台。推动这个问题引起关注的,是韩国的女性团体、受害人团体、人权团体。1992年1月起的每周三,都会有一大帮韩国女性和慰安妇受害者到日本驻韩使馆前示威。一座象征慰安妇受害者的少女像,也被立起来,正对着日本驻韩使馆。这让日本政府大感尴尬。


一开始日本人理直气壮:我们都已经赔偿了,你们还想怎么样?除了向韩国政府抗议,他们实在没有更多好的办法。在韩国,民众当然有向日本政府示威的自由。考虑到《日韩请求权协定》的瑕疵,也为了彻底解决历史问题,日本政府再次和韩国政府谈判,再签一次协定。

 

2015年12月底,日韩双方就慰安妇历史问题达成《韩日慰安妇协议》。安倍晋三首次以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的名义向慰安妇受害者道歉。韩国成立“和解·治愈财团”,由日本财政出资10亿日元(相当于人民币5300万元),对慰安妇及其家人提供赔偿。为防再生变故,协定中增加“不可逆的解决”这一表述。这显然是日本方面提出的要求。安倍晋三表示,这项协议内容的意义重大。此后日本政府将不再就慰安妇问题道歉。

 

安倍晋三是日本第一位战后出生的首相。他的使命是将日本带出二战阴影,走向“正常国家”。日本人是时候走出历史,而不是永远道歉。站在日本国民的角度讲,这样的诉求很好理解。《韩日慰安妇协议》签订之后,安倍晋三获得国内民众高度评价。

 

但在韩国这边,事情进展却没那么顺利。2017年,朴槿惠被弹劾下台,她在任时的“政绩”——韩日慰安妇谈判,也受到调查。《韩日慰安妇协议》有一部分非公开内容,包括韩国官方不再使用“性奴隶”而使用“慰安妇”称呼、韩方负责说服“慰安妇”受害者权益维护组织、韩方不再赞助设立海外慰安妇纪念碑,等等。

 

韩国政府公开调查报告,受到日本方面抗议——原本就谈妥的协议,非公开内容也是协议一部分,韩方凭什么公开?韩国这一边,“慰安妇维权者”感觉受到了政府欺骗。他们认定《韩日慰安妇协议》无效,依旧不断起诉。就连原本已逐渐平息的劳工问题,也大起波澜。

 

这时的韩国政府表现怎么样呢?一方面他们没否认《韩日慰安妇协议》的效力,另一方面,他们也没有履行协定内容。2018年,韩国“和解·治愈财团”多位理事在抗议声中辞职,随后韩国政府不顾日方抗议,解散了财团,让日本的赔偿程序无法进行。

 

同时,韩国官员的表态,也让日本政府大为光火。日本天皇退位前夕,韩国议长金喜相多次表示,要求天皇向慰安妇道歉。他还称,明仁天皇是“战犯的儿子”,理当在退位前表示道歉。受害者可以不要赔偿,但一定要有道歉。天皇说声“对不起”,一切都解决。

 

金喜相的无礼言语,让日本政府和国民大为愤怒。面对激烈批评,韩国议长金喜相硬撑四个月之后,终于表示,收回针对日本天皇的无礼发言,但立场不会改变。韩国总统文在寅的态度也差不多,也是要求日本政府“正视真相,向受害者道歉”。

 

韩国政府自以为理直气壮,然而在日本人看来,却是言而无信,不可接受。不是说好“不可逆的解决”吗,为何重启争端?过去长期道歉赔偿、贷款援助,韩国人都忘了吗?安倍晋三说,两国协议是“国与国之间的承诺,予以遵守是国际性普遍原则。如果因为政党更替,国与国之间的约定能够被推翻的话,两国关系就不能成立。

 

这一次贸易冲突的导火索,是2018年10月30日,韩国大法院做出判决,要求日本制铁(原新日铁住金)向4名韩国劳工每人赔偿1亿韩元(约63万RMB)。这是第一个命令日本企业支付赔偿的终审判决。赔偿金额并不算多,但由于是终审判决,这开启日本企业向韩国人赔偿的序幕。

 

同时进行的诉讼有14起,约有70家日企在等待审判。一个多月后,三菱重工被判败诉,要求赔偿,三菱重工没有上诉,也拒绝赔偿。今年1月,日本企业不二越公司被判向27名受害者赔偿8千万至1亿韩元,不二越公司提出上诉。

 

今年5月,韩国劳工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要求扣押日本企业的在韩资产。当时日本政府警告,如果韩方胆敢强行扣押,日方将采取强硬对抗措施。日方向国际法院提出仲裁申请,但韩国方面一直不予回应。对于日方的指责,韩国政府也以“尊重司法判决”为由搪塞回去。

 

随后就是今年G20峰会上,很多人看不懂的一幕。原本关系紧密的邻国,政府首脑只握手不交谈,全程没交流。文在寅还在指责日本对历史问题缺乏诚意,安倍早已做好反击的计划。

 

日本对三类产品(氟化聚酰亚胺、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进行出口限制,显然经过精心谋划。据韩国方面统计,1-5月韩国从日本的进口,氟化聚酰亚胺占比93.7%,光刻胶占比91.9%;高纯度氟化氢占比43.9%(中国占比45%,台湾占比1%)。也有专家认为,依赖度最小的高纯度氟化氢反而重要,突然断掉近一半供应,韩方肯定受不了。

 

有意思的是,此次日本对韩国“断供”三种产品,并没有打出贸易制裁的旗号。而是借口说,这三类产品正间接流入朝鲜。为执行联合国的禁运政策,因此加强管控。韩国政府抗议,却没法拿“慰安妇”说事——而这正是日本方面最不愿提及的。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从日本方面看,他们隐忍好久,一招出手,果断打在“七寸”。日本政府的决策一贯冗长拖沓,此次行动却非常果决。政界的态度空前一致。而最近几年,日本人对韩国人的纠缠实在是厌恶已极。此次制裁,超过80%的国民赞成。安倍既然出手,必定不达目的不回头。

 

日本政府没有禁运这三类产品,而是实施出口许可管理。谈判顺利的话,就把绳子松一松;如果韩方强硬,日本就把绳子拽紧——这三种产品都不耐存,只要断供超过三个月,韩国企业的生产就要受到实际影响了。

 

再看韩国这一边。最近几年,韩国民间仇恨日本的情绪达到一个小高潮。这里面显然有韩国政府的纵容和推动。韩国政府想要借助民意,从日韩争端中获得一些利益。然而,现在却被架到一个尴尬的境地。他们不敢轻易妥协——像朴槿惠那样妥协,谁知道将来会怎样呢?

 

再说了,即使韩国政府这时候想要妥协,和日本政府和解,要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多少年来,韩国政府的出尔反尔,翻脸不认账,早就把信任消耗殆尽。想要取信于日本,达成新的妥协,这一次需要让步的显然是韩国。然而,文在寅有这样的勇气和担当吗?

 

对韩国政府来说,当下最顺畅的选择,恰恰是顺应汹涌的民意,咬紧牙关,贸易反击。双方不打得损失惨重,很难回到谈判桌。贸易战中,最惨的显然是两国企业。它们原本是合作良好的伙伴,现在却要被绑上战车,撞得头破血流。

 

民族主义情绪是一匹烈马,只要是骑上它,谁都不要想着能轻松下来。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