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思考就是犯罪的时代 他们注定难逃一死?

2019-07-23 06:30

再看1984,有一个问题似乎变得十分要紧。在一个无处无时不被监视的时代,他们为何在监视的罗网下,去安排一场注定被判处死罪的约会?

不错,这是奥威尔在1984中虚构的一个乌托邦世界。在那个时代脱离组织的掌控,而自主意识地交往、谈情说爱,犯的就是死罪,正如所有其他的思想犯,思想上的不纯洁,就已经犯了大忌。

在那里,任何书籍、报刊、影像都经过了重重的改编和审查,甚至一个旨在彻底消除异端思想的语言改造计划,也在有计划地进行。通过发明新的词语、新的字典,改造日常语言,将引发不净思想的语汇彻底清除、消失在记忆里。

任何人只要有偏离的思想和言行,只要被发现,都可能随时被清除,人间蒸发。而他在历史上留下的所有印记,也要由专门的部门进行清理。最后的目的,就是让他自始至终消失于历史。

“1984”的图片搜索结果

在那个世界,每个人随时被老大哥照看着,包括和你每夜睡在一起的人都可能是组织培育出来的监视机器,他们和其他的每一个属于“他们”的人一样,随时准备着出卖、揭发有自主思考的人。

在这么一个世界,拥有自主的思考是一件多么可怖的事。在这样的世界,最安全的人就是彻底放弃自己的思考,完全接受那个像外星人一样的生物占据你的大脑,侵蚀掉人类的灵魂,或一切可与灵魂相关的东西。

但问题是,总有那么些人,他们无法完全抛弃掉灵魂,他们或拙于掩饰,或懈于跟从,总是被老大哥发现他属人的蛛丝马迹,而难逃被蒸发的命运。对这些人来说,他们也意识到自己的命运,终将一死,活着反而成为临时的事。

对这些人来说,活着,也成为异常孤独的故事,他们每日都在行尸中伪装自己,而近在咫尺的行尸群一刻不停地嗅闻着人的味道,他们如何在芸芸行尸中寻找那个和他自己一样的人。

相关图片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奥威尔给出了两个彼此发现对方的人,他们透过了监视和人群,像间谍那样通过暗语和伪装,伪装成彼此无干的普通人,在人群中简单地交谈,暗自牵手,最后约定时间和地点,在一片远离城市监控的林中,确认了彼此的人类身份,产生了属于人类的恋爱。

他们不惜冒着生命风险(如果行尸的生活也可称为生命),在茫茫宇宙中只是为了寻求到做人的一点属性,可以思考,可以和另一个人类交谈,不用说谎,也不必表演,更不会因为说句人话而被蒸发。对于被置于非人的世界,他们只有透过那么一次次冒险,才能触碰到作为人的一点自由空间。但更多的时间,他们还是得学会,如何在伪装下生存,如何不动嘴唇地交谈,如何在人群中对彼此视而不见。

奥威尔描述的世界是悲观的,在那个世界,人注定一死。要活着就要放弃做人。但总有那么些人,他们宁愿一死。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