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嗑“排外春药”的,可不只特朗普

2019-07-22 22:53

人,就是自带偏见的动物,所以只要是讨论“人”的历史,绝无可能客观,现代普选民主制度所产生的国家领导人,往往也都是某一种或多种偏见的胜利者。要论在政治里无往不利的偏见,“排外偏见”恐怕就是吸票冠军,在野者以仇恨动员排外的方式夺权,执政者以同一种方式巩固权力,例子多不胜数。

当下的国际政治,在权力嬗替的当口鲜少不排外的。美国的特朗普,正在将种族主义当作特效药,回春他的支持度。日本的安倍,才对韩国发动科技战展现民族自信与对外强硬形象,并成功地为所属政党获得胜选。韩国的文在寅,当然也以相同的排外手段回应日本,以累积下一次选举得能量。台湾的蔡英文,毫无悬念地用各种方式,煽动选民的排外偏见拚连任。香港的林郑月娥,正在排外情绪高涨的民粹浪潮中挣扎求生。

上述地区,不过是全球排外风潮的一部份。

对政客而言,选民的排外偏见极为好用,成本低,效果高,见效快。邱吉尔名言 ——  对民主的最佳反驳,就是和一个选民谈话5分钟 —— 暗示在这5分钟内,你会听到各种偏见所显示的无知,而在他的时代,最好用的工具就是民族主义排外。

我们身处的时代,不只是贸易保护主义大行其道,在这个表层下,排外偏见是滋生各种保护主义土壤。种族保护主义,科技保护主义,政体保护主义,思想保护主义,居民保护主义,环境保护主义,內里都有程度不一的排外成分,究其实,也都是偏见。

他们在攻击我们,弱化我们,侵蚀我们,统战我们,伤害我们,排挤我们,偷窃我们,他们不是我们。大抵,这就是排外政见的基本论调与说服文本。此类说帖,可不需要悖离事实,只需要强调部份事实即可。

特朗普与“有色四人帮”

在美国本土以外的排外战争里,特朗普上次选前的政见宏图,并没有得到足堪连任的成效,尤其在规模最大的中国战场上遭遇挫败,而朝鲜问题,伊朗问题亦皆无战利品可供炫耀。印度战场,东盟战场,也没驯服了哪个国家,接下来的欧洲战场,日韩战场,恐怕也很难取得压倒性胜利,顶多维持“体面退兵”。

这个时候的特朗普,支持度已被民主党竞争对手超越,他别无选择,只能回防自己最熟悉的本土战场。

在美国战场里,特朗普再度祭出种族主义,痛击民主党的弱点 —— 年轻好战却无谋略的“有色四人帮”,并快速取得成效。

特朗普的说词可风靡了不少传统美国人 —— 有色人种就是“外人”,搞“平权民粹”的外人,搞“社会主义”的外人,她们偷窃了美国价值,她们只想占白人便宜,她们寄生在伟大的美国传统下破坏美国传统,她们不高兴,随时可以离开。

事实上,找“有色四人帮”下手,特朗普算得精准,因为对传统美国人来说,这些自由左派的“幼仔”,根本不知天高地厚,理想主义冲脑,在自由派的保护下自由过头,甚至敢在美国本土以社会主义挑战自由主义,连民主党资深政要都头痛不已。

“他们得了便宜还卖乖”,这就是积蓄在保守美国选民心理已久的排外情绪。许多中下阶的白人,在民主党主政下的各种平权运动里不但丧失了社会优势,连种族自尊都不保,特朗普是唯一能抗击这股“自由妖风”的政治领袖。如果对外掀战是重振“美国伟大”的“自信之战”,那么重振白人自信的种族战场就是圣战。

特朗普在海外没得到的胜利,必须在本土战场补足。民主党则不得不全党保护“有色四人帮”,被迫陷入特朗普设定的优势战场。

科技焦虑下的安倍与“韩国魂”

经济问题虽然是日本历次选举的重心,但日本的外贸建立在高端技术,邻居韩国的科技崛起则一再挑战日本的“技术自信”,科技焦虑感很容易形成民族情绪。

对安倍政权而言,特朗普的“排外战争”是一种启发,也是一种掩护,日本可以选择在自由贸易的理念下自立自强,也可以选择以贸易保护的手段压抑韩国崛起,安倍在选举时刻选了后者,因为美国已经干过同样的事,追随者相对就不突兀,美国也没有说教的正当性。

再者,对于文在寅一再以民族主义跟日本过不去,并在朝鲜问题上排挤日本参与,战略焦虑感也可激发民族情绪,安倍以“反孤立”的概念强调外交与国家安全的重要性,以平衡日本民众对经济问题的过度在意。

现代日本人的民族情绪与政治热情,远不能与韩国比拟,安倍使用比美国更细腻的手法往韩国的痛点招呼,意在将科技,国安,外交,经济四把火合而为一,点燃韩国民族情绪,以刺激日本民众的民族主义与参政热情。

作为右翼,安倍图的是在选举中一举达到2/3修宪席次,不过,选举结果执政党虽然顺利过半,却没有跨过修宪门槛。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日本年轻选民的政治冷感,以及文在寅的相对自制。同样都懂选举,文在寅显然不想在此时刻为安倍的排外战术加分,刺激投票率,而会等到自己(政党)面临选举时,才会挥出排外重拳,增强民族主义能量以吸票。

由于经济政策没有获得成功,影响了文在寅的支持度,因此2020年的国会选举执政的共同民主党选情吃紧。文在寅增强两韩问题参与感的表现,使得共同民主党在2018年地方选举中大胜,却也是弱化日本参与感的主因。因此安倍这次出重手,对文在寅而言未必是利空,而可能让他得以将经济问题转移到“日本打压”,或是诉诸科技民族主义,加码历史仇日情结,大玩“排外牌”回补支持度。

“韩国魂”必然是2020年4月选举的议题主轴。

就像日本不能没有“朝鲜威胁”以操弄地缘政治“出口转内销”,韩国也不能没有“日本威胁”玩同样的把戏。与(某)邻居维持一定程度的紧张关系,是普选民主国家不能说的秘密,却也是公开的秘密。只要选民不关心政治,并保有排外偏见,这张牌就永远有效。

蔡英文与她的“中华民国台湾”

台湾政客玩“排外牌”已经将近30年,“外来政权”,“省籍情结”,“一边一国”,“亲中卖台”,都是自诩为“本土政权”,“台湾派”政客过去无往不利的选举法门,直到去年“九合一”选举,“老台派”陈菊还在高呼“台湾女儿被欺负”吸票,却惨遭滑铁卢。

选民的“排外偏见”毫无可能消失,但只要懂得转移民众的注意力,排外主张也会遭到淡化,甚至出现反效果。韩国去年的地方选举就呈现与台湾类似的状况,长期“亲美抗朝”的保守政党被选民认为无能于解决实质问题,而遭到抛弃。

不过,也不能低估排外手段的有效性,毕竟转移选民注意力可不容易。由于排外概念非常简单而“便利”,倘若转移注意的议题不够简单,成本不够低,要避开排外偏见非常困难。一般回避排外花招的议题是经济诉求,但解释经济议题永远比排外号召更复杂困难,除非它确实贴近庶民真实生活感受,否则失败率不低。

现下,蔡英文正拉着美国在台湾内部树立各种“排外指标”,许多西方媒体也蹭起“反中热”与“反送中热”介入台湾选举,务求将民众的排外偏见最大化。但是,过往绿营的“排外牌”已出现钝化,因此“台派”蔡英文企图染指“中华民国派”,以扩大排外思想队伍,打造出一个“中华民国台湾”新工具,概念就是“台独,华独一家亲”。

由于在野的国民党始终在“中国”与“中华民国”间迷航,又摆脱不了亲美的基因,所以没有正面对抗绿营“排外牌”的能力,只能想办法避开。在没有找到回避之法前,亦只能躲在近期新一波的“中华民国热”里怀旧取暖。但这招牌靠不住,一遇上香港事件,就只能蹭进排外风潮里,作势自己也排外。

美国,韩国,台湾都将于2020年选举,排外风也将进入高潮,在勾引选民偏见的说帖上虽大为不同,但手法是一致的 —— 反正都是别人的错。

这是无法根除的普选民主弊病,因为人就是自带偏见的动物,在基于情感的选举活动上,要对抗“排外偏见”,也只能是另一种偏见,而非客观理性。政治人物想若找到另外一种堪称强大的偏见,邱吉尔已经指出答案了: 

找一些选民谈上5分钟,答案就会浮现。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