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玉被打和会见贾雨村有无关系?

2019-07-15 21:41

宝玉挨打和先前的会见贾雨村有没有关系?

一种观点认为有。

比如徐西前先生认为,宝玉挨打之由,“就是开始的三件事:第一件,见雨村葳葳蕤蕤。在贾政看来,有出息的人应该走所谓仕途经济的路,更何况自己的儿子。贾雨村的到来,正是教习儿子练就官场应酬本领的好机会,同时也是自己拉拢政治同僚,扩大政治势力的好机会。然而这一切,都因自己儿子的不肖搞得很是没有面子。”王守高先生在《红楼人物画廊中的“这个”——从宝玉挨打看贾政其人》一文中认为“宝玉挨打的原因有四:(一)见贾雨村时表现不佳”。董学勤先生在《从宝玉挨打看贾政其人》中同样把会见雨村列为宝玉挨打的第一原因。这些人都将宝玉会见雨村没精打彩当作宝玉被打的第一原因。

蒋和森先生没有把会见雨村看成是宝玉挨打的第一原因,但他在《略谈〈红楼梦〉的思想和艺术──以“宝玉挨打”为例》中指出;“贾政因为宝玉没有和那个封建官僚贾雨村好好应酬,原就大不高兴”,他认为会见雨村与宝玉挨打有着直接关系。

除了专家,有些教科书也认为宝玉挨打和会见雨村有关。比如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普通高中课标实验教科书﹒语文选修﹤红楼梦﹥选读教学参考书》就认为,宝玉会见官僚雨村时无精打采,令贾政很不满意,是造成宝玉挨打的直接原因之一。等等。

另一些人在分析宝玉挨打的原因时则没有提到会见雨村。

比如王蒙先生。王蒙先生认为宝玉挨打的表面原因是与蒋玉菡关系的败露及金钏之事,贾政与宝玉矛盾的焦点在于价值观念、人生道路的选择、正统与非正统,也即宝玉和贾政之间的冲突是两种世界观两种价值取向两种文化思潮的斗争。他认为贾政希望宝玉成材、光宗耀祖,宝玉偏偏拒绝成材。贾政要的是道德文章、仕途经济,宝玉要的却是情场、是知己、是得乐且乐得过且过。宝玉的思想里充满着颓废,而维护正统者是容不得颓废的。这样一种世界观冲突,最后演变为暴力冲突。

吴功正先生认为宝玉挨打的原因也是三个,但他的三个原因和王蒙先生的有点差别。他将宝玉挨打的原因归结为宝玉应答不似以往、忠顺王府索人、贾环恶意构陷三个方面,其中也无会见雨村一事。

江苏高考语文试卷曾考查过这一问题。它对宝玉挨打原因的分析也不包含宝玉会见雨村一事。这道题出现在江苏省2016年高考语文试卷(Ⅱ)第25题第⑴问中。当年的试题是这样的:《红楼梦》“大观园试才题对联,荣国府归省庆元宵”两回中,贾政称宝玉为“无知的孽障”, “手足耽耽小动唇舌,不肖种种大承笞挞”一回中,又称为“不孝的孽障”。请结合相关情节,说明两处的“孽障”分别表达了贾政对宝玉什么样的感情。其相关的参考答案为“贾政认为宝玉在外流荡优伶、在家淫辱母婢、荒废学业,斥之为‘孽障’,表达了强烈的痛惜之情”等等。

宝玉挨打和会见雨村到底有无关系?肯定的和否定的似乎难分伯仲。仔细阅读文本,我的观点是:宝玉挨打和会见雨村没有关系。

宝玉挨打的原因,文本中说得十分明白:

贾政一见,眼都红紫了,也不暇问他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疏学业,淫辱母婢等语,只喝令“堵起嘴来,着实打死!”

文中载明,宝玉挨打跟三个因素有关,即流荡优伶、荒废学业、淫辱母婢。虽说文中用了“不暇问他”字样,但这是“不问之问”,犹如鲁迅先生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 的不说之说一样。这“不暇问”三个字后边的文字,实质上就是准备问的内容。而在这三个因素中并无和雨村会见的相关信息。

宝玉为什么挨打,文本中焙茗也有说明:

袭人满心委屈,只不好十分使出来,见众人围着,灌水的灌水,打扇的打扇,自己插不下手去,便越性走出来到二门前,令小厮们找了焙茗来细问:“方才好端端的,为什么打起来?你也不早来透个信儿!”焙茗急的说:“偏生我没在跟前,打到半中间我才听见了。忙打听原故,却是为琪官金钏姐姐的事。”袭人道:“老爷怎么得知道的?”焙茗道:“那琪官的事,多半是薛大爷素日吃醋,没法儿出气,不知在外头唆挑了谁来,在老爷跟前下的火。那金钏儿的事是三爷说的,我也是听见老爷的人说的。”袭人听了这两件事都对景,心中也就信了八九分。

袭人见宝玉挨打,找跟着宝玉的奴仆焙茗问原因,焙茗说一是因为金钏儿的事,二是因为琪官的事。这两个原因,袭人是认可的。在焙茗所说的宝玉被打的原因里,并不见一丝儿跟会见雨村有关的信息。宝玉被打前,焙茗不在跟前,他原先并不知道宝玉为什么挨打。他所说的宝玉被打的原因,是他问贾政身边的人得来的,可见其消息的可靠性。

焙茗打听来的消息会不会不全面?比如他就没提宝玉不读书的事。焙茗为什么不提宝玉荒废学业的事?因为宝玉荒废学业的事虽然横在贾政心里,是宝玉挨打的根本原因。但贾政总不能因为宝玉荒废学业,见他一次打他一次。他打宝玉,必得有个导火索。金钏儿、琪官之事便正是这个导火索,是宝玉挨打的直接原因。焙茗能够打听出来的只能是触发宝玉被打的具体事件。

其实文本中不仅说了宝玉挨打的直接原因,也明白说了宝玉挨打和会见雨村没有关系。因为文本中说“贾政见他惶悚,应对不似往日,原本无气的,这一来倒生了三分气。”这里的“原本无气”告诉我们,虽然宝玉会见雨村时“葳葳蕤蕤萎靡不振”“脸上一团思欲愁闷气色”,但在雨村离去后,贾政并未生气。宝玉和贾政撞个满怀,贾政令他站住喝骂他,这是贾政的习惯,因为贾政每次见到宝玉都要骂他两句。在贾政那个时代,在贾府那种家庭,在严父慈母的传统理念下,父亲责骂儿子,实质上是父子交流的一种方式。做父亲的,在儿子表现不好时固然是骂,在儿子表现优秀时往往也是骂,“大观园试才题对额”时便是例证。那么这两种骂有没有区别呢?区别是有一点的,那就是骂的口气可能不大一样。现在有许多人可能不知道,那时候的男人信奉“疼儿不把儿知道”,他们强调把对儿子的爱深藏在心里,在儿子的面前只以严厉的一面出现。这一方面是为了保证父亲的权威,但更主要的是为了防止儿子恃宠而骄。贾政责骂宝玉不该唉声叹气时,若是宝玉能够恭谨应对,贾政是不会生气的。可惜此时宝玉还在“一心总为金钏儿感伤,恨不得此时也身亡命殒,跟了金钏儿去。如今见了他父亲说这些话,究竟不曾听见,只是怔呵呵的站着。”这才使贾政动了三分怒气。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雨村,看雨村在贾政心目中的份量是否足以引起宝玉被打。第三十二回贾雨村要见宝玉,史湘云以为是贾政安排的,宝玉对她抱怨说;“那里是老爷,都是他自己要请我去见的。”请注意,雨村会见宝玉,是雨村要求的,并不是贾政主动安排的,这说明贾政并没把雨村当回事,贾政并未希望宝玉能从雨村那里学到什么,更没希望宝玉能从雨村那里得到什么帮助。雨村到贾府拜访属于攀附,要见宝玉属于讨好,他对于贾府来说其实是无足轻重的。贾府贵列公侯,其地位、声望、权势是雨村所望尘莫及的。贾府兴旺时无须雨村帮忙,贾府倒霉时雨村没有能力帮忙。贾政结交雨村,并不是寻找靠山、预留后路,至多算是培植羽翼,是贾家这棵大树上多养只猢狲。宝玉是荣府的希望,贾政自然期望他和雨村会见时能够“慷慨挥洒”。宝玉葳葳蕤蕤萎靡不振,至多让贾政痛斥两句,其严重性还未达到引起笞挞之祸的程度。

最后我们再从宝玉多次挨打的比较上,似乎也可以得出会见雨村和宝玉挨打无关的结论。宝玉挨打这一回回末说:“贾母一面说话,一面又记挂宝玉,忙进来看时,只见今日这顿打不比往日,既是心疼,又是生气,也抱着哭个不了。”这说明宝玉不是第一次挨打。文中强调“这次挨打不同以往”,说明这次打得很重。轻重只是结果,轻重不同,主要是由原因不同引起的。宝玉以往挨打,主要缘于其对事理的认知标准及对待学业的态度等让贾政不满,而这次挨打,主要是品行问题让贾政担心。宝玉品行滑坡,贾政当然会打得很重。而宝玉在雨村面前的表现显然是同品行无关的,因此它与宝玉挨打不构成因果关系。

参考文献:

1. 周五纯. 重论“宝玉挨打”.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 1996年03期。

2. 徐西前.宝玉挨打,小中见大. 现代语文(高中读写). 2004, (6)。

3.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选修.《红楼梦》选读教学参考书.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2010.10。

4. 蒋和森.略谈《红楼梦》的思想和艺术──以“宝玉挨打”为例.《阅读和欣赏》古典文学部分(八).北京出版社.1984年版。

5. 王蒙.《红楼启示录》.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1年版。

6.江苏省2016年高考语文试卷25题第⑴问参考答案。

本文首发于《红楼梦学刊》作者 鲁国富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