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因应中美争锋之道

2019-07-12 06:32

去年(2018年)7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将对价值约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课征25%的关税。中国大陆在当天随后宣布,将约略等值的美国商品关税提高到25%。中美贸易战于焉开打。

中美争锋世纪大戏揭幕

此后,特朗普继续升高施压态势,不仅在关税上扩大打击面,还针对5G技术领先的中国电信设备商华为下重手。除了连续几波加税动作之外,特朗普在今年5月15日突然签署了一项名为《确保资通讯技术与服务供应链安全》的行政命令,训令美国商务部把华为及其关联公司列入管制黑名单,禁止美国公司乃至于拥有一定美国元素的外国公司,销售产品和技术给华为。出手之狠,令人咋舌。

不过,中国大陆也不是省油的灯。除了报复性地加征美国进口商品关税之外,5月20日,习近平到江西赣州视察稀土产业,被解读为向美国示警。6月2日,大陆官方进一步发表了《关于中美经贸磋商的中方立场》白皮书,批判美国不顾世界经济分工现实,在谈判中三次“出尔反尔”,以致中美经贸磋商严重受挫。开始对美国展现强硬态度。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以贸易战作为起手式,特朗普实际发动的是一场以科技战为主轴的国家综合实力对弈,想要阻挠中国大陆的成长发展,不让世界老二有朝一日取代美国成为老大。早在2017年12月18日,当特朗普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将中国大陆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时,这场中美争锋的世纪大戏已经揭开了序幕。如今,这场大戏将如何演进、怎么落幕,不仅牵动世界局势变化,更直接影响台湾命运,我们不能不寻思因应之道。

要分析中美争锋的走势和可能的结局,不妨从两个大国的领导人——特朗普和习近平——切入,看看他们的人格特质、领导能力、决策环境、和制度约束。

拚口气的特朗普vs.有底气的习近平

特朗普是发动这场世纪大戏的主角,他的动作经常出人意料之外但仍然有迹可循。有迹可循的部分是他经常挂在嘴上的“美国优先”和“让美国再次伟大”,出人意料的部分是他性格上的反复无常,以及翻云覆雨的商业操作手法。也就是说,特朗普要打压中国大陆崛起的企图是明确的,手法上则是商业谈判技巧的无所不用其极。

特朗普会这么做,一方面是人格特质和营商经验使然,另一方面则是环境和制度的约束。环境上,特朗普是靠着右派民粹风潮当上美国总统的,这些选民主要是一群全球化的受害者,他们反对自由贸易和跨国移民,认为中美贸易让美国吃了亏,墨西哥移民搞坏了美国社会。所以,对中国大陆要筑起贸易壁垒,对墨西哥要阻绝移民入境。制度上,特朗普要在美国总统选举的游戏规则中,巩固他的支持者,极大化他的选票。

就民心士气来说,特朗普已经把美国搞成了一个两极化的社会,让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的两个阵营都有极端化的趋势。但是,在压制中国大陆崛起的议题上,特朗普倒是鼓动了风潮,使得美国朝野一致对外。所以,对于特朗普极限施压的作法,美国舆论虽然有反对的声音,却相当微弱。

特朗普有连任的压力,又有“通俄门”的阴影纠缠,所以,他要证明只有他才能制裁得了中国大陆的“不公平贸易”作为,阻挡得住中国大陆的成长发展,他是“让美国再次伟大”不可或缺的领导者。这些因素让特朗普拚口气蛮干到底的心志十分坚定。

相对来说,习近平的底气比较厚实。在人格特质和领导能力方面,习近平历经知青下乡、基层做起、逐级而上的历练,造就了通晓民瘼、见多识广、沉稳淡定的身心素养。在环境方面,中国大陆面对这场中美争锋的世纪大戏,已经形成了同仇敌忾、长期抗战的社会氛围。在制度方面,习近平没有任期的压力,可以做长期规划,依托在“一带一路”的铺陈上,号召大陆民众乃至于海外华人一起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中美实力的对比与消长

当然,中美双方各自的主观意愿是一回事,中美争锋的后续发展还得看双方客观实力的对比和博弈策略的运用。就此而言,现在谈鹿死谁手未免言之过早,但是,笔者主观判断认为,美国可以拖缓大陆成长发展的步伐,但挡不住中国崛起的势头。

2008年的金融海啸突显了美国社会制度的缺失和生活方式的堕落。当中国大陆在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后,到目前为止,中国大陆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一直维持在30%上下,将近美国的两倍,大于美国加欧盟和日本的总合。按照林毅夫和刘遵义的估计,这样的态势应该还能维持相当一段时期。

就以华为的例子来说,特朗普和他的团队原先的预期应该是,出了这么重的手,华为就算不死,也应该去了半条命。没想到,任正非还能意气风发,谈笑风生。当中国大陆官方表示正在建立“不可靠实体列表”,反制美国的科技封锁之后,原先配合打压华为的高科技公司和行业协会,纷纷退出制裁行列。另外,“五眼联盟”成员之一的英国,也拒绝将华为排除在英国5G建设的行列之外。一叶知秋,特朗普的如意算盘恐怕没那么好拨弄。

台湾该如何选边?

中美两强争锋,台湾该怎么选边?一般的见解是保持等距,两边都尽量不要得罪,最好还能“刀切豆腐两面光”地从中获利。不过,纯粹就经济利益来说,台湾和大陆已经形成了命运共同体,如果不得不选边时,海峡对岸还是比较可靠的。

台湾是个小规模经济体,对外贸易是拉动经济成长最重要的动力,产业发展则要思考如何让人、货、钱、和信息都能通畅进出与有效组合。在全球化、区域经济整合、以及产品供应链分工细致化的大趋势中,受到资源禀赋、地理距离、语言文化、市场规模、商业人脉、和投资环境等先天和后天条件的约束,再考虑优势互补和成本效益的要求,非常清楚的脉动是,当中国大陆迈出改革开放的步伐之后,台湾的产业发展就离不开逐渐由大陆领航的东亚区域生产网络,台湾的对外贸易也因而必然以东亚经济板块,尤其是中国大陆市场为主要的往来对象。这是经济规律的要求,不是政治操作可以改变得了的。

正因为如此,尽管多年来两岸生产要素的往来,一直受到台湾官方或多或少的抵制,结果,两岸经贸就是降不下来。如今,若是少了两岸的产业分工和贸易往来,台湾每年要少掉七八百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对美国的顺差约五六十亿),或12%以上的经济成长率。这对经济成长率只能在“保三”乃至于“保二”挣扎的台湾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

一边是仅隔着一湾海峡的大陆,另外一边是远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国;一边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亲”,另外一边是拿你当马前卒的“老大哥”。理性务实地选边其实不难,难的是心里“恐中”、“反中”的魔障。

(本文首发于《多维TW》第44期名家栏目,作者系中国文化大学国家发展与中国大陆研究所教授、台湾竞争力论坛学会理事长)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