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华风潮?西方眼中的「中国美」

2019-07-11 21:42

「筷子」、「旗袍」、「细长的眼睛」、「乌黑的头发」……这些散落在西方时尚品牌广告中的「东方元素」是源自19世纪以来,西方对东方殖民掠夺和他者化的想象,也是近期一波波的时尚品牌「辱华风波」的核心。西方世界眼中对中国人「美的想象」是否存在歧视? 而中国消费者又是如何看待西方人眼中呈现的中国形象?  

从“他者”到“同志” 意大利知名品牌Dolce and Gabanna(D&G)的“辱华风波”起于一部受争议的宣传片:故意被妆容夸大“瞇瞇眼”的亚裔模特,被西方人的画外音指导如何用筷子吃下传统的意大利食物。这并不是一部亚裔观众观看时会觉得舒服的短片。

2017年D&G在网络上放出的一组标签为“D&G爱中国”的照片,那些衣着华丽的模特以自信的笑容迎接着镜头,普通的北京市民则失焦沦为暗淡的背景。这样的视觉逻辑,似乎回到19世纪末的西方对于东方的呈现脉络-将中国表现为一个麻木、空洞,作为猎奇对象的“他者”,陪衬作为主体的西方。  19世纪末殖民主义进入了高潮,当时的相机也变得足够的便携。西方有机会抢先将镜头对准东方。那些驻留在中国的西方人,急于向西方社会“介绍”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度。但是,作为满足猎奇的“视觉奇观”,最早进入外国摄影家镜头里的中国人,往往衣不遮体,抽着鸦片或是承受酷刑,眼神往往麻木空洞,和镜头绝无几丝有感情的交流。与其说是“人物摄影”, 不如说是“景观摄影”。  到二战时来到中国的拍摄者,不再是“东方奇观”的盗猎者,他们甚至自称“同志”,比如传奇战地摄影师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和尤里斯·伊文思(Joris Ivens),又比如被称为“中国人的老朋友”的爱德加·史诺(Edgar Snow)。 

作为记者,史诺在中国的土地上进行了广泛的旅行,穿越大大小小的城市、乡村,以平等的视角用文字和图像,记录下中国的社会现实:洪水、饥荒里,中国人坚韧而灵动的脸。作为拍摄者,他也乐于融入于中国人之中--身着马褂拥着中国的儿童,或着军装、骑在马背上和军人合影,与他们共同望向镜头,相视而笑。  

从艺妓到龙女 “冷战”阴影笼罩世界时,西方人还是总忍不住通过门缝,捕风捉影地想象东方。不管是好莱坞的《傅满洲》系列电影,还是百老汇的《蝴蝶夫人》和《西贡小姐》,这类故事隐喻了东西之间的殖民历史、权力关系与性别角色,成为“东方主义”研究的经典文本,也塑造了西方人,尤其是西方男性对东方女性的刻板印象。  这样的刻板印象主要有两个典型形象:首先是所谓的“瓷娃娃”(china doll),主要强调亚裔女性安静、顺从、被动的特征。其次是所谓的“龙女”(Dragon Lady),指的是神秘、强势、专横跋扈又冷酷无情的女人,利用性诱惑力欺骗和操纵男性;与美国传媒大亨鲁伯·梅铎(Rupert Murdoch)的邓文迪被视为当代龙女的代表。

在梅铎宣布与邓文迪离婚之后,美国《浮华世界》Vanity Fair发表标题为“被诱惑,被抛弃”的深度人物报道,采访《上海女孩》(Shanghai Girls)一书的作者--这本书正是以歧视口吻,描写了以“猎取外国富豪老公”为职业的“上海拜金女”群体。

除了在性格上的刻板塑造,美国人对东方的丽人形象趋向单一:她们都有着一双“眯眯眼”--也有人直接称之为“中国眼”,在美国语境中被认为是典型的亚裔面部特征。

 而随着消费主义时代伴随着全球化浪潮呼啸而来,东方传统服饰也被西方时尚界大举「文化挪用」,形成一件件塑造异域风情的产品。旗袍输出“中国女人”的性感、温顺,西方时尚业将之兜售给西方顾客,帮助她们扮演《苏丝黄的世界》中性感兼具纯真的“瓷娃娃”,添情加趣。

时尚行业的「文化挪用」之所以引发争议,是因为设计师们大多把另一种文化作为让商品有异域风情的工具,却没有真正深入了解另一种文化,漫不经心又并不准确地将其运用在创作之中,难免令人觉得草率和被冒犯。

时尚应被豁免吗?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服装学院的首席策展人安德鲁·博尔顿(Andrew Bolton)曾在为2015年《中国:镜花水月》(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时装展撰写的前言中,提出了一种解释。在这篇题为《朝向表面美学》(Toward an Aesthetic of Surface)的文章中,博尔顿指出,“设计师的意图通常在理性认知之外,较少被政治的逻辑影响,而更多地被时装的逻辑引导,追求一种表面美学,而非文化本质。”

那次时装展的几件展品备受争议:一件1951年的迪奥小礼服被印上了18世纪的中国碑文,但碑文却诉说的是一场国难;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对中国元素的理解是将几只打碎的青花瓷盘子缝在一件女士紧身上衣上;YSL则将一款由东方香料调配而成的香水命名为“鸦片”──在这款香水于2000年推出的广告中,模特看起来像进入吸食致幻药物后的恍惚状态。它们仿佛向世人宣称:时尚应被豁免。

但这只是掩耳盗铃。时尚与资本、阶级、种族、性别、消费主义等政治议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说它是最政治化的工业也不为过;设计本身也绝非一种脱离了社会历史语境的纯粹精神活动。这种对东方元素的随意挪用和拼贴,通过不断将“东方”建构为对立面和参照物的方式,进一步巩固西方的主体地位和文化霸权。而“鸦片”意象的运用,不仅对西方帝国主义的侵略历史失忆,还将中国封锁在一个落后腐朽和情色的形象之中,并将其包装为一种病态的美感贩卖给西方消费者。

中国消费者的态度

而随着中国成为西方奢侈品瞄准的新兴市场,中国消费者对时尚承载的政治议题表现的态度也是差异化的。

面对一些时尚品牌貌似放低姿态的「致敬」时,中国消费者的态度是欢迎的,并将其视作一种积极的文化输出,至少意味着中国文化得到了外国资本和权威机构的认可,这似乎印证扎伊尔德(Edward Waefie Said)所说的--东方主义不仅是一种西方看待东方的视角,也塑造了东方看待自己的方式

但面对一些时尚品牌「辱华」行为时,中国消费者的态度却异常强硬,而这种强硬态度背后往往是作为「市场」或「票仓」的购买力加持的底气。这似乎是一个全球经济崛起速度远高于文化输出速度的国家和它的国民不得不面对的一种矛盾现实

在消费主义高涨的时代,「东方主义」似乎永远难以告别,但仅仅将质疑和批评投向被傲慢征用的「中国意象」,是不够的。要如何避免作为消费对象被创造出来的一切「他者」用于有价值议题的绑架,是时尚圈、消费者永恒的课题。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