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柴玲更狠毒:香港19七一的背后

2019-07-03 03:00

【鱼论】比柴玲更狠毒:香港19七一的背后

高志森 - 收到这文章,大家参考一下


「我北京前新华社的朋友发来的,从政治角度看香港暴乱又有新意: 

 我估计香港政府和警队高层应该掌握了军情,收到风要避免7.1出大事,必须暂时忍辱负重,待时机成熟才能一矢中的,解决危机,政府情愿承担财政上一点儿的损失,也不能付出这巨大政治代价毁掉香港。 

 反对派好明显失败了! 反对派口口声声不满意,话警方摆空城计,已经説明他们是帮凶,反对派非常不满剧本被人改写,浪费了主子精心部署。 

郑松泰带领暴徒破坏立法会 无线电视录取


香港立法会议员郑松泰指挥暴徒

*TVB新闻也清晰影到现任立法会议员郑松泰也是暴徒之一(睇片),带领暴徒在立法会大楼内,大肆破坏捣乱。

  

今日国际新闻上,已经见到和听到,各国元首为此作出声明,表态不能支持暴力行为,要互相沟通解决问题,暂时解除了香港有史以来最大嘅政治危机。而昨晚许多人包括外国官媒,也不得不立即同暴徒割蓆,更重要是大律师公会和教协等都不得不出来谴责!  

今日在新闻看到,反对派祸国乱港的议员出来割席嘴脸,作呕了!为保选票之下,不得不出来割席。(大家还信他们吗?)  

今次真的不能怪香港政府和我们警队的部署,原因是今次冲击立法会背后有个好毒嘅阴谋。 (听讲) 反对派之前开过会,征集了一班十馀个 “死士”,这班死士主要是一些长期或末期病患者,倾妥和收妥了安家费之后,由一班有气有力嘅暴徒破门入立法会,之后死士就会同其他人一齐冲入去,及带领由他们诱惑回来无知的年青人和学生,冲入立法会大楼大肆捣乱,大部分留守在外围呐喊助威。大家都看到影片上,有个别暴徒用花言巧语,用什么义士、烈士、一世人祇有一次等语言,去诱惑心智未成熟的学生留在议事厅共同进退。 

待警察冲入来清场时,死士会用最狠毒嘅方法攻击警察,务求被警察打死,用这种自杀式方法污蔑警察和香港特区政府,这样危及这些无知学生和青少年的生命,太不负责任了。事成后,祸港反对派又可为自己争取到有恻隐之心的香港选民支持,吸纳庞大的政治本钱和选票。  

如死士一死,反对派就更加可以大张旗鼓做宣传机器,向全世界抹黑香港政府、警察,最严峻是破坏和抹黑一国两制。  

往后每年7月1日中国和香港庆回归,他们就走出来悼念烈士,无止境地大叫追究71屠城责任。以后香港就好似64咁,有71大筹款了。

擒贼先擒王,要拉就一定要先拉头目、始作俑者,拉这些小朋友是无补于事的,他们是政治牺牲品,俗语就是炮灰。 

对海外宣传有经騐人士有以下的分析:  

6月至今在香港发生的一切的风波绝对是一场顔色革命。 浸大副校长杨志刚27.6.19在明报发表的文章指出: 以预谋的挑拨对立,从而引起大规模的自发行动,然后是预谋和自发有机结合,使这次抗争有了自己的生命力,遍地开花,这是颜色革命的一贯套路。 此言不虚。 

别看年轻示威者貌似松散,无大台,兄弟各自爬山。其实背后久不久便发现幕后高人发功支持的痕迹。 

单看看他们由25/6众筹,到成功在27/6及28/6在全世界各地多份报章头版刊登他们的广告,还翻译成当地文字,广告版面设计更不止一款,短短数日即能成事,便可知他们背后动员力的强大!  做惯海外宣传的人,都明白一个环球广告攻势,即使只牵涉报章广告,也必需事先周详策划,涉及大量讨论、定稿、设计广告、联络报章(还有时差的障碍)、裁剪广告设计以适应不同报章的尺寸、对稿,和统筹工作,不可能一蹴而就。 这些完全外行的年经人,如没有洞悉国际有影响力媒体的高人教路,只靠自己搜寻, 怎可能像早已驾轻就熟,会一下子便知道德国要在很多人都闻所未闻的Suddeutsche Zeitung刊登广告?甚至精明到连比利时的报章也包括在内,以对欧盟产生影力?  

年轻人既无大台,如何卖广告,用什麽字眼,出什么讯息,文稿要多长,配什么图片,设计用什么顔色为主,本应众说纷纭。但他们的文宣组似乎很强势,很有影响力,众人也不见得要长时间讨论,那STAND WITH HONG KONG AT G20 的广告设计便迅速出台,无人有异议。  

而且订广告版位时间这么仓卒,世界各大报章竟都可以依他们指定,为配合G20峰会举行,在27/6了或28/6齐齐腾出头版刊登广告,过程真是离奇的顺利,效率也是惊人! 我倾向相信,这是幕后黑手早有预谋,与年轻人自发行动有机结合的成功桉例。」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