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媒体正是中国媒体 何须拒统一惧染红

2019-06-25 06:38

2019年6月23日,台湾直播主“馆长”陈之汉、时代力量籍立委黄国昌等人于台北发起“反红媒大游行”,民进党籍立委王定宇、前立委姚立明等人也到场响应。游行群众高举“拒绝红色媒体、守护台湾民主”的标语,要求防范中共“并吞”,并抵制被渠等认为“亲中”的旺旺中时集团旗下媒体。蔡英文、台行政院长苏贞昌等人也纷纷表态称许。连国民党总统初选参选人郭台铭也一度声明欲参加,后在6月15日改口称不克出席,但仍不忘嘲讽有特定电视台是干涉新闻自由的“中奸媒体”。

其实台湾根本没有所谓的“红色媒体”,几乎尽是各事其主、迎合资本与政治利益的报章视听,更没有明确力倡中国统一的台媒。谁要是胆敢触及两岸同属中国的话题,几乎都会被批驳为“卖台”,岂有促进统一的言论空间?尤其是被攻讦的中天电视台,不过仅是立场偏向国民党──尤其是疯狂炒作韩国瑜──的媚俗媒体,不少时候还与其他台媒一块儿报道大陆的错误讯息,再说国民党本就是毫无统一志向的“独台”政党。因此,若要将“亲中”、“统派”标签贴在中天电视台与国民党身上,恐怕是太过恭维了,渠等绝无这般高尚的民族气魄。

台湾类似的抵制特定媒体运动,早在李登辉执政时就已铺天盖地的开展,且成因几乎俱涉及统独问题。如1992年10月的退订《联合报》风潮,背景是1991年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全面改选,接着1992年12月也将改选全数立委,许多鼓吹台独或不满国民党统治的人士纷纷跃入政坛。但在8月时,台湾与韩国断交,民进党与陈哲男、吴梓等部分国民党员借机大倡应采取“一中一台”作法才能立足于国际。这不仅引发国民党内的非主流派不满,令国民党考纪会于10月展开对陈哲男与吴梓的违纪调查,也激化了台湾的统独论争。

接着在1992年10月29日,数家台湾媒体奔赴北京出席“亚洲及太平洋地区报刊与科技和社会发展研讨会”时,台媒《中国晨报》董事长刘恒修向分管意识形态及统战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瑞环提问:“如果有一天台独势力高涨到威胁台湾中华民国2千万人民的利益、权益、安全,以致影响到国家统一时,请问李常委,中国人民政府将采取何种态度?袖手旁观、封锁台湾海峡、或是武力解决台湾?”

李瑞环立刻严肃地答复:“对付台独是我们国家一贯政策,不会改变。一个方法不行,就用第二个方法,我们对台独问题绝不松口,如果台湾出现独立的动作,我们宁可停止发展经济,也不能让人拿走土地。在这个问题上,寸土不让,不能和稀泥,甚至牺牲流血、前仆后继,亦在所不惜。立场绝对严正,没有回旋余地,我们不惜牺牲打日本人,就是不愿失去我们一寸土地,将来对付台湾独立,就是像打日本人一样!”

在场的台湾媒体闻言后赶紧编发报道,没想到李登辉竟借题发挥。11月10日,国民党召开中常会议论违纪案。原本李登辉意图从轻发落爱将陈哲男,指示考纪会做出陈哲男已写悔过书、故仅给予“严重警告”的党纪处分;反而在调查不顾党意欲通过调降证交税率法案的立委吴耀宽、苏火灯时,很明快地停权和取消其参选提名,如此双重标准立马招致非主流派的不满。中常委沈昌焕拿着刊登李瑞环发言的《联合报》,痛斥“一中一台”是台独的包装,将给台湾带来灾害,要求严惩陈哲男等人,蒋纬国、郝柏村、许历农等人也相继表示不妥。郝柏村高呼:“中国国民党的政策,要坚持一个中国,反对一中一台,不是为了执政党而已,而是为了2千万人民的福祉与安全,党内要建立共识。”许历农更当面斥责李登辉道:“主席!你的裁决不能轻重不分!”但李登辉却充耳不闻。

面对众人压力,李登辉振振有词地辩解道:“所谓‘一个中国’究竟是指中共?抑或指中华民国而言?本人曾表示我们的‘一个中国’是指中华民国而言。并非指中共所谓‘一国两制’的‘一国’”,李并抬出蒋介石为自己背书:“本人曾认真地查阅过去的资料,先总统蒋公没有讲过‘一个中国’的字眼?从来没有!我们只讲中华民国。目前中华民国在台湾应如何坚强起来,这才是我们努力的地方。”

接着李登辉话锋一转,指责道:“中共李瑞环最近的说法,就本人的了解,并非如沈常委所说的。当时在场的记者也听到了。但是某报社的记者回来之后,写了一篇可怕的报道,恫吓了我们的老百姓。事实上李瑞环不是这么说的。有人就是故意误导当时的整个气氛,实在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最后话中有话地批评非主流派称:“本党里面有些同志目前看到中共,不是一面倒,就是要借中共来压迫我们自己人,这种人还不少哩!”

李登辉的说法无非是狡猾地替“两国论”初试啼声,刻意将“中华民国”等同于台湾并与中国大陆相割裂对立,顺带打压不服己意的非主流派、以及警告屡次指出李登辉执政缺失的《联合报》,毕竟当时登载该则新闻的台湾报纸起码有十家以上,李登辉偏生针对《联合报》,其私心不言自喻。何况蒋介石不是没有强调过“一个中国”,其始终坚持自身代表全中国,并抗拒美国要求其自金马岛屿撤军的压力,为的就是避免台湾自中国分裂出去。连“中华民国”驻美大使沈剑虹都在回忆录内坚称台湾反对中美《上海公报》的主因,是美国竟承认中共乃代表中国的合法政府,显见蒋介石可从未思量过让两岸永久分离,更没想过有朝一日,他对“中华民国”的坚持反而会遭李登辉与其他台独势力挪用,成了台独借壳上市的遮羞布。

数日后,李登辉又刻意公开宣称自己已不看《联合报》很久,暗中鼓动民进党、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台湾建国党等15个独派团体组织“退报运动联盟”抵制之,发起声势浩大的退报运动。当时台独势力一面唆使民众焚烧《联合报》,指斥其为“《人民日报》的台湾版”、“中共的传声筒”,高呼要“退报救台湾”;一面往民众信箱贴上“我家不看联合报”的贴纸。更有甚者,许多企业还被胁迫不得在《联合报》刊登广告,不少便利商店、班机也因此撤下该报,造成《联合报》发行量顿减8万份、广告缩减2成的惨重损失。1993年9月,民进党又与台湾南社呼吁“退《联合报》,进联合国”,堂而皇之地将台独倡议挂勾到退订《联合报》上,使之彻底成为台独势力发泄拒统情绪的箭靶。

至于陈哲男呢?仗着李登辉的包庇,陈哲男不但未收敛半分,反而痛骂要严惩自己的郝柏村、李焕、沈昌焕、许历农为“卖台四奸”,引起国民党内的极大愤慨。李登辉迫于众怒,不得不在1992年12月开除陈哲男党籍,但仍煞有介事地自称,这是仿效春秋时期吴王听从孙子建议斩爱妃以练强兵的例子,期许借此整肃党纪。郝柏村则称不在意遭人身攻击,但陈哲男主张“一中一台”、分裂国土,不能被原谅。只是陈哲男显然不在乎国民党的处分,其很快在1993年转投民进党,稍后还成为陈水扁的得力助手,最后才因舞弊不法不得不于2005年退出民进党,并在2014年入狱服刑迄今。

而《联合报》的厄运尚未就此结束,1998年又因刊载前民进党籍台北市议员林瑞图诬指陈水扁去澳门嫖妓的言论,遭民进党号召抵制,民进党籍立委参选人林重谟更数次聚众堵死《联合报》大楼并扔鸡蛋,阻止其送报车出动;民进党主席林义雄甚至诬蔑《联合报》乃自家血案的帮凶。2003年1月,民进党籍高雄市长谢长廷,又以《联合报》暗指其涉入高雄市议长朱安雄贿选为由,控告并呼吁抵制《联合报》。4月,民进党主导的“新闻公害防治基金会”欲推行记点制度,评鉴各家媒体的违规行为并以此为撤换执照基准,引起极大反弹,台湾南社、台湾笔会、高雄医界联盟、台湾心会等独派团体,遂联合吁请民众拒看《联合报》与《中国时报》,抨击两报是“统派”政治人物的化妆师、影响台湾前途。在这一波波的操弄与抹黑下,《联合报》元气大伤,也逐渐失去原有的批判精神,近年更是开始迎合倾独民意,放弃创办人王惕吾曾叮咛的“中国统一”立场,不时批评中共的统一方针。如此反讽的转变,实在不能不归咎于台湾社会扭曲的舆论和意识形态。

当《联合报》的地位遭冲击后,台独势力又针对旺旺中时集团吹起进攻号角。2012年,黎智英打算将壹传媒集团出售给中国信托慈善基金会董事长辜仲谅,辜另邀集旺中集团董事长蔡衍明、台塑集团总裁王文渊集资挹注并购案,没想到民进党又指称中共会藉此垄断台湾媒体、干预台湾民主,号召大批学生学者发动“反媒体巨兽运动”,鼓噪抵制旺中集团。最后并购案破局,壹传媒转卖给年代集团董事长练台生。但矛盾的是,年代集团辖下也有年代新闻台、东风卫视等电视台,还借佳讯视听股份有限公司代理不少有线电视频道,但竟未遭到如旺旺中时般的“垄断”骂名。且原先的并购案分明有三个集团参与,独派势力单单抨击蔡衍明,更凸显其排斥政治异己的居心。

尽管《联合报》与旺旺中时集团都不属于民进党等台独势力口中的“统派”媒体、更遑论“红媒”,昔日《联合报》赞成的统一前提更是要求中国共产党放弃一党专政,但在两岸强弱对比明显的形势下毫无可行性。然而光是这样的主张,就足以令台独势力芒刺在背,欲除之而后快,只因其仍带有“统一”的目标。且李登辉借口《联合报》真实披露中共不放弃动武铲除台独的新闻是恫吓台湾人,也有麻痹台湾人忽略战争风险的用意,以替自身争取选票。民进党等台独势力也继承此策略,但凡警告台独招致“武统”后果的言论,俱易遭彼辈攻击成“恐吓台湾人”。因此当王丹于2017年拆穿“若台独不愿流血,那就是嘴炮”的西洋镜时,台独势力才会气急败坏地批驳。只是就算再怎么掩耳盗铃,中国大陆以武力统一国家的决心难道就会消失吗?这反而只会更凸显台独的虚伪与脆弱,禁不起真刀真枪的检验。

另外,从台湾历年来的退报运动、反旺中、再到如今的“反红媒”,可归纳出几个特点:一,程度不等地表达“拒统”心态与攻讦大陆;二,发生时机均接近选举;三,手段随着民粹化趋于激进。其中抗拒中国大陆往往是最大的原因与号召动力。因此当《联合报》在1992年指责退报运动是少数人打算“借反民主,反自由,反法治的手段,来伤害我们大多数人所支持的资讯自由的社会法则”时,忽略问题核心其实是台湾的国家认同错乱、拒统促独的民意不停壮大,根本无涉言论自由原则,更不是什么民进党口中的媒体垄断。否则,市占率高、倾向台独、又屡次编派中国大陆“假新闻”、误导大众的三立电视台、民视、《自由时报》等亲绿台媒,何以从未遭大规模抵制或质疑?再说,主张统一原本就合乎两岸法令,台湾省本就是中国领土,台湾岛人更是中国人,台媒自然也是中国媒体,刻意区分为“中媒”、“统媒”并泼脏水,根本是台独违法乱纪的举措。但遭抨击的媒体竟要以维护“言论自由”的理由求取生存,也不敢高声指斥台独的错误,更不敢自称本就是中媒、何错之有?这种理屈气短貌不啻是种悲哀,在心理上也已是向台独递交降书,更如实折射台湾社会对于两岸统一究竟抱持何种心态。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