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场埋尸十六年 迟来正义背后还有多少未解之谜?

2019-06-24 22:47

迟来的正义究竟能不能算正义?这一问题在近日中国大陆舆论场引发不少讨论与争议。实际上,关于“迟来的正义”,是一个相对来讲比较普遍的问题,并不是中国特有。它往往会伴随着“复仇”的主题。

近日大陆湖南怀化一中学操场发现十六年前被害人的尸体,这场历时16年的“操场埋尸案”如今持续受到关注,被埋尸骸确为受害者邓世平,犯罪嫌疑人杜少平将面临审判。司法系统以及公众感叹“虽然正义不迟到,但不会缺席”,随即引发关于“迟到的正义”的讨论。实际上,对这句话的争议在之前的一些冤假错案中就有不断发出,但这次的埋尸案把“迟到的正义是否是正义”迅速凝结成舆论的中心点。

有分析文章从各国法律中寻找在大陆广为流传的这句话的出处以及翻译是否正确方面对“迟到的正义”进行挞伐。指出并不存在这样的原文,并存在拼凑以及错误翻译的嫌疑。其实,这样的讨论不过是长时间以来凝结在公众心中的对冤假错案造成不公的愤恨的一次集中地发泄,以及希望能够借此减少同类事件的发生。

在这次的“操场埋尸案”中,受害者邓世平儿女写的案件举报材料《十六年前邓世平惨遭他人暗算,案件至今未破--请求有关部门对我父亲邓世平案给予昭雪》中提到,邓世平当年在其工作学校操场工程中发现问题举报,随后遭遇消失。而在十六年前,邓世平遇害时家人就怀疑被掩埋在操场,但是要求查验过程中校方多次阻挠,上诉过程中遭遇层层阻力。那么,为什么十六年后得以昭雪?

正如有文章分析指出,之所以能够在十六年后的今天破案,是因为受害者邓世平家人的坚持以及中国官方发起扫黑打恶势力运动中中央巡视组工作的展开。目前正如火如荼进行的扫黑大恶行动是这起陈年案件能够得以重见天日的大背景,当年未能解决,是基于死者工作学校校长在当地的一张强大的政商关系网。

案件的拖延与遭遇的不公,与法治社会似乎格格不入,然而在某些地方又是顽疾。也是针对这样一种现象的存在,中国政府扫黑打恶行动在持续推进。

但是,关于司法案件中“迟到的正义”,以及其中庞大的关系网的存在,并不局限于中国。像前段时间的印度电影《一个母亲的复仇》中同样也关涉到这一问题。该片改编自震惊印度的“德里黑公交案”。影片中女主角戴维奇的大女儿艾莉亚在一次派对活动后遭到强暴,面对凿凿证据,四名罪犯却被法庭判为无罪。艾莉亚的继母,也就是戴维琪,伤心欲绝,在走投无路后愤然决定亲手为女儿寻求正义,比艾丽娅的父亲表现得更决绝、冷静与睿智。一场复仇大戏就此拉开序幕。

当时对电影主题的讨论多集中于印度社会性别不平等、女性地位低下,与之相伴的强奸案频发以及印度近些年来现实主义题材电影的突飞猛进等方面,从而对“正义”问题的讨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遮蔽。大女儿被强奸后,四个强奸犯被无罪释放,愤怒的父亲曾说“正义不会来得太晚”,而继母则用自己的方式开始了“复仇”或者说寻求正义之路,她不再相信司法系统的力量,用私刑的方式实现自己为女儿寻求正义。电影中也出现了一句脍炙人口的台词,“神并不能到达所有的地方,因此创造了母亲”。

这一方面是讴歌母爱的伟大,着重于印度女性对社会现有状态的抗争。其中,有一个场景是女主角戴维奇与私家侦探DK在一个展览上相约。私家侦探问“这幅画画的是什么?”戴维奇回答,“这是朵帕蒂在用杜西亚的血洗头发,《摩诃婆罗多》,最古老的复仇故事。”在这里,影片大量运用红色的服饰以及画布等,造成强烈的暗示:罪行、暴力、鲜血,“复仇”、以血还血相映衬。

“复仇”,一般在司法不能及时有效解决的时候,受害者会采取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来寻求基本正义。戴维奇后来的一番话道出了这种无奈,以及对印度司法系统的失望,她对警察说“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而你们什么都做不了”,最终在警察的“帮助”下她开枪杀死最后一个强奸者,实现了“正义”。但现实中并不是都能出现这种“奇迹”,也并不是所有的母亲都具备这样的能力,而对那些束手无措的受害人,是不是只能忍气吞声?一直含冤?

同样,在意大利电影《看不见的客人》中也描述了类似的情节。影片中那对善良的老父亲,儿子被杀害后权力系统勾结在一起试图瞒天过海,就此结案。发誓要为儿子讨回正义的母亲装扮成金牌律师,以被告律师的身份层层攻破谋杀犯的心理防线最终揭开案件的真相。真相水落石出的那一刻,令观众拍手称快,以至很多人觉得该片最大的反转是被受害者母亲假扮律师扭转乾坤。

因此,可以看到,关于“迟到的正义”的讨论,其实一直隐含在不同的社会国家。而当中国发生此类案件时,一些批评者总是惯于将冤假错案与中国的社会制度与司法体系相联系;当然,不能否认这其中会有某种程度的关联,但是否是必然的?这是另一个问题,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但是当不同国家的电影在表达同一个主题时,我们最应追问的就是如何才能保障正义的及时有效性?

这次引起舆论哗然的邓世平案众凶手逍遥十六年,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法制失效。即使司法裁判结果是公正的,如果作出裁决过迟,或者告知当事人过迟,这样的裁决对当事人而言都不是真正的正义。

然而,退而求其次,迟到的正义比始终没有得到昭雪而言,对受害者及其家属是些许的安慰。在冤案、错案或延后的审判终于到来的那一刻,公众拍手称快。正义重新到来的时刻,无疑是令人振奋的。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它迟到太久了,迟到的时间不足以平民愤,不足以彰显法制的权威。

悲剧教训之后,如何保证正义的及时性?这才是对法律以及法治真正意义上的尊重。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