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上海来信——对香港警察说两句

2019-06-24 01:51

今天看到香港大公报上一位纪律部队人士痛苦迷茫的心声,不由得在洗手两年之后又回到“上海来信”,想对香港警察说两句:

香港关于移交逃犯条例事件,因为离港已久,不能判断是否明智,但最近在香港发生针对警察的暴动,却是暴动策划者推翻香港政府的其中一步棋,香港警察在其中十分困难。

记得八十年代初,我刚移民香港,见到香港警察制服整齐,应对市民询问专业,即使对我这种一看就是刚从上面下来的“表叔”,虽然冷淡,但也和气,香港警察敬业专业,在香港市民中一向有良好的形象,但要推翻按基本法产生的香港政府,做成为西方服务的叛国大业,警察是必须给予打击的,对于香港警方这几天承受的压力,完全可以感同身受。

在这里,作为看着香港发展、看着香港回归,看着中央与西方国家斗争的人,又作为一个曾经的普通市民(现在我几年才回香港一次),我想对香港警察说几句:

一、说清事实,然后拉倒,千万不要花太多精力去辟谣。大事件当头,真理和真相永远也跑不过谣言,更何况是由外国情报机构专业策划人员策划的谣言,干不过谣言不是你们的错,不用自责。要知道,有人专门研究过法国大革命时期各种谣言对事态恶化的作用;而辛亥革命也许是历史必然,但具体落实在武昌起义,却也是一则谣言引起的。当年英治时期的印度,印度士兵发动反抗英国佬的起义,也是谣言引起的。

还有,中央情报局的宣传策划能力是十分高超的,这绝不是共产党的滥调。中央情报局根本看不起他们的宣传对象,比如香港学生,认为很容易影响他们。中央情报局至上世纪60年代资料解密后,英国《NEW STATESMAN》杂志的编辑桑德斯(FRANCES STONOR SAUNDDERS)以美国中情局资料为基础,写了一本《文化冷战与中央情报局》,在这本书的前言就讲到:中央情报局在冷战期间投入巨资在西欧执行一次秘密的文化宣传计划,其目的就是“要无中生有”,蓬佩奥讲中情局专门培训说谎欺骗,那是真的啊,强烈建议有兴趣者看看此书。与这样的对象作战,警察公关虽败犹荣!

二、如果有部分香港市民相信针对警方的谣言,不要憎恶他们。香港警察就是香港人的子弟兵,他们面对的都是自己父老乡亲,要不是自己受到性命威胁,社会秩序受到严重破坏,绝不可能使用武力。香港市民与警察朝夕相处,如果有人连这点也不相信,真会相信那些垃圾报纸上写的什么向市民射火球,那么这些人真的是没有救了,你们应该可怜他们。正象内地一位曾经在香港读书的作者近几天写的文章。他说:香港青年真的不是坏,他们就是蠢!!

但是,一定要多取证,以后一定要将策划者和动武者送上法庭。

三、一定通过警察工会,要求香港政府不准从暴动的定性后退半步。前方流汗流血的警察,最怕的给自已人背后捅一刀,警察协会要强硬。

四、那些你们辛辛苦苦保卫他们财产,却还要给你们捅刀的人一定要有报应。那些大律师、教协、议员、记协什么的怪物在是非明显的情况下攻击警察,弟兄们一定要记住,这件事上级帮不了你们。你们要从专业角度考量,比如,住在那些低密度社区的大人先生们,警察还是要保护的,香港是法制社会,不能因为他们有钱,又支持叛乱,就对他们另眼相看。但是!警察应该将主要力量放在政府、工商机构,普通市民聚居区,千万不要再学英国佬那时,对大人先生们的居住区多放力量,这是不公平的,应按人口密度配置警员,而不是按面积置。同时,放在这些低密度居住区的警方监控摄象头应该拆掉,以抵警察总部摄象头被拆之损失。弟兄们做此事一定要小心,不能有把柄。

五、中央政府的支持必不可少。我接触的香港政府官员人都很纯品,有行政能力而无政治考量能力,这是英国人蓄意培养出来的,对中央政府未必不利,中央需要有能力的执行者,但他们的缺点在于没法应对种复杂的政治局面。我猜,面对叛国者们精心策划的抗议活动,中央政府一定不会让自己人又流汗又流血。但我有个建议,考虑到香港现状,包括以后将来统一台湾的情况,中国法律里应该开始考虑设立“公民不受中国法律保护”的条款。实施的方法有两种,一是新设“判国罪”,获此罪的人应受审判,如不在中国境内,通过各种途径通知,如不出席,经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宣布此人为不受中国法律保护的对象,直至他出现在中国境内向警察报到为止。第二种是拿现有法律中最接近判国罪的条款来适用“不受中国法律保护”的程序规定。

经宣布为犯“叛国罪”者并且不受中国法律保护后,任何航空公司和航运公司不得载其离开香港赴澳门、台湾和外国,如发现,即行制裁。

一定会有人说:人家在外国,中国法律管不到,有个屁用,那我就呵呵了,有没有用并不是第一位的,主要是威慑,在在法制的前提下营造一种微妙的恐怖感,这是向麦卡锡参议员学习的。还有,不受中国法律保护在外国真的没用吗?你们仔细想想,再想想?

这里要解决最后一个问题,如何在不违反基本法的情况下在香港实施此法律。正好香港反对派给了一个好机会,一定不能放过:由于香港未能按基本法23条规定制定相应法律,中央政府应宣布停止23条立法,由中央直接插手,反正在港英时代,中共在香港拿坏人也没有大的困难,更何况现在?这样,特区政府就不用面对复杂局面,专心用高水平的行政管理来治理香港。谁要要抗议上大陆去!

过两天还想写一下,如何防止香港变负资产,更要紧的是如何提高香港这个宝贵资产的价值。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