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应向中国学习 固守科学前沿

2019-06-24 01:39

原标题:“一带一路,面向科学”

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旨在促进亚洲各国之间的合作与经济、技术整合,我们不能仅仅凭规模来衡量它的意义。未来十年里,在一带一路各项目上的投资预计将达几万亿美元。“一路”指“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其目的在于实现以中国为起点、途经东南亚、延伸至中东和北非的物流通道及沿线港口的现代化,完成相关基础设施和设备的升级。“丝绸之路”这一历史符号起源于古代,当时中国与其他国家开展了深刻的文化交流。

同时“一路” 该战略还计划通过投资设计、建造及运营陆上交通走廊及新型基础设施加深中国同中亚、俄罗斯、中东和欧洲的联系,复兴在唐朝繁荣兴盛、充满传奇色彩的丝绸之路。

在一带一路战略得到大力推进的同时,美国地缘政治观念的孤立主义、偏执和对抗意味却愈发浓烈。目前该战略已有20个非洲参与国,且借向希腊投资、与意大利签订协议设立了进入欧洲的节点。

有人将其解读为中国为避免同美国及其东北亚盟国发生军事冲突时海运受阻而采取的防备策略。还有人认为一带一路的发起是一场阴谋,其目的是效仿欧洲人和美国人几十年的行径,将发展中国家推入债务陷阱。还有第三种解读:该战略只是为了通过拓展贸易、完善交通运输体系来疏解中国本身的过剩产能压力。

然而更有人担忧一个个规模巨大的开发项目——尤其是高速公路和矿物燃料发电厂的建设——会对环境和地球气候造成负面影响。

《自然》杂志近日来刊登了一系列以巴基斯坦、斯里兰卡、欧洲、南美和非洲为着眼点讨论一带一路国际科研合作项目影响的文章。尽管目前这一新兴全球科研合作模式尚未成型,但其中心并非人们所熟知的西方精英研究机构,而且不以投资私企、获取利润为最终目标。中国科学院领先一步,已经同意大利的里雅斯特第三世界科学院展开合作,邀请来自一带一路参与国的200名专家定期来华学习研究。

对于贫困国家而言,水质、交通运输和能源方面的科研项目具有巨大的吸引力,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有相当部分的资金流向了纯科学研究项目。中国科学院公告已经成为了纳米技术等高精尖科学领域的重要信息源。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已与霍华德·休斯研究所共同研发出一种观察细胞活动的新方法;中科院已经开始寻求同乌兹别克斯坦国家植物标本馆建立合作关系,跟蒙古、以色列和哈萨克斯坦开启了防沙治沙项目,与尼泊尔特里布万大学一起拟定了气候变化研究计划。其实气候变化一直是中科院的重点研究课题。中国已同巴西合作,建立起天气学实验室,为了解气候变化的影响而进行天气监测——这也是一带一路科研合作项目之一。

2018年11月4日,40个国家及国际研究机构共同建立起国际科学组织联盟,对大规模科研活动展开监督。联盟明确表示,其宗旨是“促进经济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为“人类共同的未来”开拓“绿色的创新之路”。中科院院长白春礼提出,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和疾病是国际科学组织联盟的重点研究课题。至于商业利润、产品销售等问题,该联盟的声明中只字未提。更重要的是,尽管多方担忧一带一路的开发项目会导致能耗上升,但中国正在力求通过科学措施解决这一问题。

今年4月,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如期举行,提出了打造“数字一带一路”的倡议,其宗旨是令亚洲各国之间的信息交流更为快捷便利。该项目包括开发北斗二号——中国独立开发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预计该系统将在2020年建成,含有35颗卫星,可以与美国全球定位系统相匹敌;目前北斗系统已经得到了巴基斯坦、老挝和泰国的认可。

更令人瞩目的是,中国将同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家合作建立信息共享平台,分享卫星数据,供环境监测使用。该合作项目要解决的八大问题是:适应气候变化,减少灾害风险,管理水资源,保障农业安全,保护文化遗产,促进城市地区的可持续发展,开展海洋管理,了解山区和北极的气候变化。

美国等国家已对数字一带一路提出批评,称该信息平台可能会通过人脸识别等信息获取技术用于国民监控。诚然,5G网络等新兴技术的确有遭到滥用的可能,但美国从未提议围绕信息使用问题建立国际协议,因此它的批评未免缺少底气。毫无疑问,中国在推动科学发展方面最强大的力量便是其遵守国际条约的自觉性,而美国却反其道而行之。

美国政策发生了本质性变化,不再为基础科学的发展提供支持,而大规模基础科学研究项目本就需要政府的稳定资助。特朗普执政以来,政府一直在与科学为敌。拒绝承认气候变化就是其蔑视科学方法的明证。

最近前农业部首席科学家盖尔·A·布坎南(Gale A.Buchanan)和凯瑟琳·E·沃特基(Catherine E.Woteki)联合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专栏文章,对政府排斥科学的野蛮行径表示遗憾。农业部科研项目的预算遭到大幅削减,其主要的两个研究所也突然受命从华盛顿地区迁往偏远地带——关于此事的说明只有寥寥数句,众多科学家纷纷“主动离职”。

在国会的干涉下,美国科学家参与国际合作的难度越来越大。爱荷华州共和党参议员查克·格莱斯利(Chuck Grassley)甚至要求对获得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的外国科学家进行严格审查;而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经费预算已经削减了50亿美元。国家科学基金会已将自己的预算减少至71亿美元,削减幅度达12%;环境保护署的这两项数字分别为88亿美元和31%。虽然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的预算只会被砍掉2%——特朗普一心想重启登月计划,但相关工程很可能会被外包出去,因此在实际科学,尤其是天体物理学方面的投入很可能会缩水。

美国迫在眉睫的问题并不是对中国的言行采取何种态度,而在于是否有能力挺立在科学前沿,固守未来技术的生命之泉。在特朗普缔造的黑暗时代,联邦政府寸步难行。让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得以实施的,并非某种特殊技术,而是科学思维方式的没落。美国人民需要明白科学对人类未来至关重要,需要虚心向中国学习。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