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 特朗普准备谈和了吗

2019-06-21 01:17

6月18日,川普和习近平通了电话。川普随即在推特推文,指出将和习在日本的G20峰会举行会谈,并表示双方团队将在会晤前开始谈判。这虽然不是意料之外的事,但值得注意的,是这通电话由川普这边先打过去。

通常在僵持状态的“零和”谈判,也就是一方收获来自另一方损失的那种,先表态要谈判的那一方往往会落入下风。例如市场的讨价还价,卖方表示低于50不卖,买方还价45然后走人;如果卖方叫住买方回来继续谈,那成交价大概就是45,如果买方绕了一圈后回来想再谈,那成交价几乎笃定是50。把贸易谈判操作成“零和赛局”的川普非常懂这道理,历次解僵都表示是中国想要谈判,所以这次川普主动电邀,准备谈和的想象空间瞬间就大了起来。

川普想谈和当然还有别的征兆。华府传言,“六四”期间原本副总统彭斯要发表的强硬演说、人权组织的大规模纪念活动、电视台的相关节目…都被取消。6月7日香港创纪录的百万人上街抗议“反送中”,川普到12日受访时才表示:这是他见过最大的抗议活动,而他了解这次抗议行动的理由,也确定他们(香港)能够解决。在某些人担心美国情报机构是否会在背后推波助澜,将事件扩大为香港版的“六四”之际,川普的发言真的是轻描淡写。然而在此之前,他接受CNBC专访,却表示如果在G20峰会上达不成协议,对中国3,000亿美元输美商品的关税计划将立即实施。一方面讲狠话施压,另一方面却又放交情释善意;如果不是想谈和,真的就没有其他解释了。

这推论当然也会受质疑:川普打贸易战态度一直很强硬,怎会突然想要谈和?

这就要回归经济层面来理解;贸易战打得太久,对美国的负面影响即将要出现。

美国经济目前非常好,没错;高成长、低通膨的金发女郎经济,非常漂亮难得。但现在好不表示以后也会好,大幅减税与公共建设对经济增长的推动效果逐渐减弱,而贸易战导致的衰退风险却逐渐增加。

6月3日,美国全国商业经济协会(NABE)运用德尔菲(Delphi)法也就是所谓的专家调查法,对美国经济走向发布预测报告。这份报告整合53名经济学家的看法,认为美国经济在今年出现衰退的机率仅15%,但明年底前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则高达60%;主要因素,是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升温。这数据在3个月前还只有35%。这也就是说,经过5月份川普政府对中国一连串升高贸易争端的举措,让经济学家们认为,明年底前美国出现经济衰退的机率,由35%升高到60%。

但影响川普决策的重点并不在经济衰退本身,而是可能衰退的时间点。下届美国总统大选的投票日是明年的11月3日,那时候美国如果陷入经济衰退,他要怎么选?

在川普争取连任的竞选活动中,经济表现扮演绝对关键的角色。

6月17日,立场倾向保守派的美国福斯新闻(Fox News)公布了最新的选情民调,在对比目前4位有意角逐总统的民主党候选人的情况下,川普的支持度都是完全落败;差距最大的是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以49%支持度领先川普的39%。

虽然如此,5月9日美国CNN的民调却显示,川普在多项议题的支持度均低50%,例如赞成他处理移民和外交事务的只有42%,赞成他处理种族关系的只有39%;但在经济方面的支持度却突破新高,有56%的美国人对川普的处理表示满意。即使不喜欢川普的人,也有20%赞同川普在经济上面的表现。白宫代理幕僚长穆瓦尼(Mick Mulvaney)因而对川普的选情表示乐观,认为即便选民不喜欢川普,仍会因经济议题而支持他。政治观察家们普遍认为,川普在经济方面的表现,将成为他明年大选的主要卖点。

因此,想想看那个时候,如果经济陷入衰退的景况吧。现在亮丽的金发女郎经济,反而更映照衰退的反差;包括较高的失业率、较低的所得增长,以及步入熊市的股市。川普已展开他的竞选连任之旅,推出“让美国继续伟大”的新口号,这个新口号有没有号召力,就看投票日前的美国经济表现。

川普与他的竞选团队都是美国菁英,他们知道经济政策与经济表现间有时间差,不能到时候再想办法,要挽救明年底经济可能陷入衰退的危机,现在就要动手。因此,如果经济将陷入衰退的原因是“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升温”,那么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位打造全球贸易战的推手,当然要改弦易辙,免得让自己搬的石头,砸烂自己的脚。

但想谈和并不等于准备让步,因为这对川普“只有自己才能抗中”的硬汉形象不利。川普5月下旬接受福斯电视访问时还宣称,在他的总统任内,中国别想成为世界超级大国,“连拉近距离都别想”。此时如明显让步,岂不遭竞选对手讪笑?川普的鹰派幕僚也不乐见一个低标准的贸易协议或者对华为公司的供应链解禁,如此不仅消除了贸易战的不确定性反有助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好不容易打消的华为5G无往不利的嚣张气焰,也可能再度复燃。

不过,既便如此,我们注意到以往美国战略社群“一致抗中”的氛围,已开始出现微妙转变。检讨贸易战、新冷战的声浪正在增加,这或许有助于川普缓解在贸易战中谈和的尴尬。

5月27日,哥伦比亚大学永续发展中心主任Jeffrey Sachs投书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以<中国不是我们经济问题的源头 - 企业贪婪才是>为题,指出美国正对中国发起“新冷战”,总统川普试图阻挡中国经济发展,但误判中国会屈服,这可能会导致美国与世界性的灾难,因为中国历经百年落后与西方耻辱的历史,其领导人不会轻易再向他国低头。

6月12日,任教于科罗拉多大学的政治学者peter Harris 在《国家利益》杂志,以<川普应与中国达成协议以免太迟>为题发表文章,指出贸易战持续的时间越长,达成友好解决方案的风险也就越高。在华盛顿的反华言论推动下,北京强硬派已经在争辩,美国一心想通过惩罚措施遏制中国崛起??。如果川普对中国商品征收新的关税,将无助于那些主张耐心应对美国的中国人。

6月18日,纽约大学的经济学教授Nouriel Roubini也在《澳洲金融评论》发表题为<深化贸易战使2020年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更大>的文章,他列出10个能够引发2020年美国和全球经济衰退的潜在因素,许多涉及美国的贸易战与科技战,认为将影响全球供应链,从而加剧经济增长停滞,却又通货膨胀的滞胀风险。他认为川普和习近平都很清楚,避免全球经济危机符合两国的利益,但双方目前针锋相对的鼓励民族主义舆论,似乎两人都认为,在新冷战中谁先“眨眼”退让,就会损害各自国家长期经济利益和国家安全。

但其实无论中、美,民族主义情绪都没有想象的那么高。

在中国,即便美国贸易战、科技战打得如此火热,中国社会也没有出现像“钓鱼岛事件”时对日本、“萨德事件”时对南韩那样群情激愤的场面。

在美国,3月中旬一份盖洛普的民调结果显示,即便经过川普政府不断对中国进行“掠夺性经济行为”的指控,让美国人对中国的好感度下降了12%,但仍有41%对中国有好感。美国民众并不像政客们那样敌视中国。

6月17日,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开始为期7天的听证会,征询美国企业对另外300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看法,引来几乎一面倒的反弹声浪。多家美国公司表示,服装、电子产品和其他消费品的生产地,几乎没有能与大陆匹敌的替代选择,从他国采购会增加大量成本,很多情况甚至超过25%关税。美国商会也向USTR递交措辞强硬的信件,称新关税将大幅增加对美国消费者、工人和企业的伤害,有可能在未来10年让美国经济损失1兆。

美国企业的反弹,将限制川普继续用加征关税作为施压的手段。现在的形势和以前是不一样的;贸易战僵局,已经让美国人愈来愈不相信川普的说词:发动贸易战可以迫使中国改变,带来更公平的贸易环境。

贸易战既然不能继续打下去,谈和岂非唯一的选择?双方谈判团队即将开始接触,虽然时间短促,但细节早就谈完,问题在哪双方都知道,要决定的只是让步多少而已。美国鹰派虽然仍想继续打,但战役结束不表示战争结束,这场贸易战已经打得精疲力竭,谈和后再准备下场战役,未尝不可。

所以,结论是:G20峰会出现峰回路转的机率,可能较一般预期的更为乐观。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