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期待下一个“叶利钦”吗

2019-06-15 22:29

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威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如果中国首脑不在日本大阪举行的20国集团会议上与他进行会谈,美国将不会软化对中国出口和技术的关税和经济制裁。 

第二次“习特会”确实会发生,中国领导人尚未缺席过如此重要的多边场合,但这太不可能是真正的谈判。这些会议通常由专业官员提前计划,共同制定一项由其国家元首宣布的协议。现在双方没有这样的准备工作,美国可以派官员接洽,但特朗普并没有授权这样做。

特朗普以严厉的威胁开启了谈判,而没有付出任何成本,他认为美国可以对中国造成很大伤害,除非后者同意遵守美国的愿望清单。这些要求尤其不切实际,而中国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经济投降。

美国的要求是服从

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利用叶利钦这样的新自由主义者,将美国金融部门的经济掌控力扩展至了俄罗斯,现在它希望中国做出同样的让步。而这两场经济斗争的关键在于:国家是选择通过由政府来促进繁荣,还是通过金融部门来制定政策。

美国扩张新自由主义经济的目的是让其他国家依赖其庞大的市场。这种依赖性加上美元的霸权,将使美国能够随意对其他国家实施制裁,如果它们抵制美国要求的话。美国的贸易“合作伙伴”将为美国的知识产权垄断产品支付高额代价,同时严重依赖美国控制的食品,石油,银行和金融业,这其实是一种全球性的经济控制。

中国不会给特朗普真正的胜利

威胁不用花什么代价,但如果没有农民、华尔街、硅谷以及大部分美国跨国零售商的支持,特朗普就难以贯彻这种威胁。关税的实质结果是对进口商和投资者实施制裁,如果他对中国的关税大幅增加了生活和经营成本,并在逐渐引致经济萧条,这将让他在政治上极为不利。

因此中国值得等待,这不仅是互相伤害,也是美国的自我毁灭。中国谈判代表只需要提供它已经计划做的那些改革,直到特朗普终于开始吹嘘说这是他赢得的“让步”。

虽然中国也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并遭受比美国更大的伤害,但是,在特朗普的“帮助”下,欧亚大陆正在聚集,而俄罗斯和欧盟都比以前更需要中国,这将给予中国以支撑,同时,这也在破坏美国的全球主导权。

美国期望另一个“叶利钦”

中国不可能拆除其混合经济并将其转交给美国和其他全球投资者。美国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期的崛起也曾依靠对教育、道路、通讯等基础设施和公共部门的大量补贴。今天的私有化和金融化经济成本高,效率不那么显著。

然而,美国坚持让中国领导人或谈判代表接受它的经济模式,即使在叶利钦时代这样的做法已经对俄罗斯造成了损害,叶利钦的“休克疗法”遭受了美国的背叛,而现在,美国也不太可能对中国的经济自由化改革提供经济支持。

美国协议的实质是,只要中国同意成为美国的金融和贸易附属而不是独立的竞争对手,中国就会“被允许”发展。但是,中国真的想变成一个“空心”经济体,依赖资本而基础设施衰落的国家吗?可以想象的是,特朗普不断施加的贸易威胁最终只能是加速其他国家在经济上的自力更生,并逐渐摆脱美国的种种控制。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