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论中美关系前景光明(续完)

2019-06-08 18:24

【上次没有贴上,既然要补就再改一些,完整一点】

我相信,只要中国打赢贸易战,美国经过这一次挫折,会变得聪明一点。会明白,中国说的,合则两利斗则俱伤,是实实在在的良言。就像朝鲜战争,让美国几十年不敢在跟中国打仗,至少是不敢在陆地上打了。越南战争的时候,中国说你不能越过十七度线,美国就一直没有越过。不像1950年,中国说不要过三八线,如果过了三八线我们要管。而且说过两次,第二次还是託印度大使郑重转达的。但是美国人不当回事。而十年之后,在越南,美国人很重视中国的意见。绝不越国十七度线一步。

只要有这一点点进步,中美关系就必然会改善。而且只要势头转变,发展就是可以比人们的想象更迅速。因为,毕竟中美之间存在巨大的共同利益。

我们有些朋友容易受一时一地的现象的影响。比如金灿荣先生就说,现在美国人变得没有幽默感了,开不得玩笑了。说人家是更年期。我不赞同。美国还年轻,二百多年的历史,作为一个国家还太年轻了。中国有文字为据的历史也有三千年,当然比人家成熟。但是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也还算年轻。我看美国现在犯的青春期叛逆期的毛病。他就好像一个在同学中一直鹤立鸡群的大小伙子,一直有优越感,也有些仗义,慷慨。但是突然遇到一个跟他差不多的大块头,他挑衅人家又没有得手,有点急了犯浑。有些像李逵。等到他受到教训就会进步一些。即所谓不打不相识。这些好汉的有点很好,一改就比较彻底。所以中美关系一旦缓和就可能比较热络。因为毕竟两国国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又有巨大的合作空间。

现在有许多五花八门的观点。比如中美拖钩,半球化,一个世界两个系统。等等。

我既反对向美国投降,以为与美国的关系就是中国的轴心,为了与美国搞好关系就不得不作出让步和牺牲。无原则的让步只能让对手狮子大开口,欲壑难填。也反对与美国脱钩,这类极左的主张。

美国人不像有些中国人,输了也不认输,死撑。我相信,美国人最后还是要拥抱5G,还是要用华为的产品,不会另搞一个分庭抗礼的成不了气候的系统。除非美国有本事搞出一个真的6G,直接过渡。如果真的那样,我主张中国也拥抱6G。实行5G6G的强强联合。我相信我们的5G的技术有存在的价值,有强大的生命力。就像5G不可能完全丢弃4G的技术,6G也还是要用到5G的成果。

据说美国要放很多通讯卫星,据说是几百个低轨卫星,说是为了6G。但是使用者在地球上,还是要用微波技术。而5G远距离通讯也要卫星。如果这样竞争,就是良性竞争,既有竞争又有合作。

我不喜欢讨论未来的一切可能,而这把主要精力放在可以预见的和当今存在的现实上。现实是,中美之间有数千亿的贸易往来,有地球变缓这样的人类必须面对的生存课题。即使打了一年多贸易战,中美贸易也没怎么减少。将来也许减少一点,但是也可能还要增加。但是人为脱钩对两国没有太大的好处反而有伤害。意识形态挂帅的人们想这么做,我看不可能成功。因为美国毕竟不是少数右派的自由王国。他们如果跟美国人民的利益背道而驰,也必然失败甚至毁灭。麦卡锡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麦卡锡才跳腾了几年。

吊诡的是,当年麦卡锡的积极跟班尼克松先生,不到二十年就成了踏破中美关系坚冰的第一人。真应了美国人一句话:If you can’t beat your enemy join them。尼克松可以说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甚至在90年代公开反对制裁中国。

因此,我对中美关系的未来一点儿也不悲观,而是充满信心。关键是中国要坚定。要打赢贸易战和一切可能发生的挑战。比如台湾问题,决不能让对手占便宜。

最重要的当然还是办好中国的事情。比如的确需要尽最大的努力,不惜一切代价把芯片搞上去。因为那是现代科技的粮食或者说砖瓦。没有它就什么也干不成。那位反对这个意见的,本来可以把《资本论》倒背如流,但是到耶鲁进修了半年就摇身一变为市场教义派的旗手的著名经济学家的观点必须批判。那些要借外国人的力量倒逼中国“改革”的思潮必须批判。中国的改革要根据中国的实际,符合中国的需要,而不是外国人的需要。在这个意义上说,中美关系坏一点不是坏事。可以让我们的改革更沉稳更深思熟虑一些,更少受外界的干扰。

芯片必须尽快地搞上去。因为时不我待。如果我们十年前就这么做,就不会发生中兴事件了。要知道,中兴本来就是搞半导体出身。他们搞半导体比华为有基础。但是缺乏战略眼光一味依赖外国芯片终于铸成大错。

我希望在内部对改革开放的四十年的经验教训有所总结有所反思。改革不可能一帆风顺,也不可能百分之百正确。不要一批评某些缺点就给人扣上反对改革反对什么什么精神的帽子。还是毛泽东说的对。无论是尽人还是古人,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抱着前人的错误不放,不是对前人的爱护而是伤害。改了,他们的错误的影响就小一些,人们对他们作评价的时候,那些错误的比重也就小一些。我举一个明显的例子。军队经商 ,这是一位伟人提出的。如果不及时改正,后果不堪设想。他的英名也要蒙尘。因为改正的比较及时,影响不很大,现在我们都承认对他可以四六开甚至三七开。这么大的错误都可以改,其他那些难免的错误有什么改不得的?

当然有些问题,涉及到某些人的利益,阻力就更大一些。然而如果真的能够不忘初心这点利益又何足挂齿。何况历史的潮流是不可阻挡的,那些不正当的利益即使奋力保护也未必能保得住。

对于像吴小晖那样的蜕化变质分子,则必须坚决清除出去。

我更想讨论的是,在过去的四十年来,我们提倡学习西方的先进的科学技术以及管理方式,但是同时我们也应当总结一下,我们自己是不是也有一些成功的经验值得继承和发扬。我们现在提倡混合经济,似乎主要是讲所有制。此外,计划经济是否完全一无是处,是不是也有值得继承发扬得地方?我认为对于可以计划适合于计划的事项计划的效率会更高,比如铁路运输。只不过不能滥用,任何东西滥用都是有害的。想成昆铁路这样在当时缺乏经济效益的铁路,假如用商业贷款的方式恐怕到今天都还不完贷款。那是用计划拨款,以铁道兵为主建设起来的。铁道兵裁掉了,我看是个很大的损失。按照上市场经济的模式,刺激经济只能用利率等手段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是货币出来了未必往需要的地方走,它要追求利润。于是可能你想往实体经济上使力,他却偏要进入股市。于是在这样的场合,我认为还不如直接用计划把钱拨到某个项目上,然后再招标走市场模式也行。

纵观世界,在许多国家,实际的银行利率已经是负的。资本找不到赚钱的项目。但是同时又有基础设施失修,新的设施亟需建设的困境。我想中国也会在一定程度上遇到类似的问题。我认为对于社会需要的缺乏经济效益的项目应当根据国力,细水常流逐渐以计划方式投入GDP的一两个百分点。然后这些项目也可能带动起一些有利可图的项目,私人资本会有赚钱的机会。我想,在中国这样的项目几乎俯拾皆是。城市的排水系统,水库的建设和维修,等等。有些过去是以商业贷款来做的,结果就是债务迅速上升。不如恢复一点计划模式,实报实销,不债留子孙。对于有些工程,有一点点商业效益,但是不够高,可以部分拨款部分贷款,根据商业性的比重来调剂。国家可以这么做,是不是也可以给省一级政府每年搞一个百分点的权利呢?

这里我只说一个百分点。因为有了这一个百分点的投资,就可以拉动相应的增长,远远抵消贸易战的影响。只要控制住,中央一个百分点,地方一个百分点。其余严格靠市场经济。绝对不许超过,就不会造成物资短缺通货膨胀。而中央的一个点可以集中用在芯片操作系统等关键的建设上。所谓不惜一切代价,也不过这么一点代价而已。百分之一,一年一千二三百亿美元。可以干很多事情。六年之中,小一万亿。钱是足够了。到那时,在传统的芯片上中国应当能赶上美国,因为技术快到瓶颈了。而新的技术大家大约同时起步,五六年内难有突破,谁能脱颖而出,就看各自的造化了。

如果中国能以7%的速度发展15年,GDP总量也许就赶上美国了。而实体经济则达到美国的两倍以上。而且,基础建设会比美国新,生活方式会对比美国的合理,更可持续。人的道德风貌也将令世界刮目相看。因为中华文明的底蕴在那里,我们可以毫不犹豫的接受西方的先进文明,并把它消化变为自己的一部分。到那时西方和美国对中国的印象将发生根本的变化。东方文明将再次成为西方羡慕的楷模。越过今天的坎坷,中美两国人民一定能在文明的新高峰拥抱。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