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平称不了王,韩国瑜称不了臣

2019-06-08 10:19

6月6日断肠时,王金平宣布不参加国民党内初选,这新闻没比林志玲嫁人更受瞩目,因为从头到尾就没人认为王金平有机会胜出,退选也只是撤军的时间到了。说撤军也有点怪,因为王也无军可撤,支持他的地方派系,在6月1日当天大都集结在凯道挺韩国瑜。

称王远不足,称臣尚有余

王金平怨党中央因人设事,将初选搞得“奇奇怪怪”,讲得没错,但就像朱立伦说的,也只能怪自己人气不足,否则挺韩之声量也不会这么高,高到“挺韩有理,奇怪无罪”。至于,王究竟会不会退党选到底?实看不出有什么理由退党,说穿了,实力不足,做什么激烈举措都只会自伤。

再者,王最后会不会接受“韩王配”,或“郭王配”?这么说吧,蓝营支持选民应支持王金平做“副总统”,毕竟,再让其回锅当“立法院长”让少数绑架多数,政党轮替又有何意义?对这位风光数十年的老人家,给予高位不给权,才算适才适所,供着也好。

舆论多赞曰,王金平深谋远虑,抓准了时机退出比赛,待价而沽。这说法让我纳闷,王一手烂牌,还人人都知道王一手烂牌,若不退出反想硬撑到最后,那不是白痴吗?只要智商还算一般,都会选择这条路,深谋远虑什么?至于待价而沽,谁又不是呢?

以他的实力,称王远不足,称臣尚有余,至于向谁称臣,真的无关大局,因为地方派系不足以撑起一片天,别太过纠结于此。

翻翻去年与前年的文章,我多次批评国民党过度仰赖地方派系。一个正规的政党,一个理应秉持清晰理念的刚性政党,心心念念的却是处处讨好以利益为重的地方派系,只会打组织战,最终就是自毁长城。不是地方派系不重要,而是主客顺序颠倒,对在野的国民党毫无未来可言。吴敦义,王金平,都是这种作风老派的政客,而他们也先后遭韩流所排摒。

韩流的组成里最主要的一部份,就是始终被本土派国民党绑架,却又不受党重视的深蓝自主选民,他们对拿香跟拜民进党的国党众多台面人物,已累积了多年的窝囊气,并在近10个月里将此负能量转为正能量投注于韩国瑜。这些深蓝自主选民的大团结,果然让地方派系不得不自动站队,放弃“派系领袖”,改而拥护“庶民领袖”。

所以说,要让地方派系靠政党,而不是政党靠地方派系,方为正途。

长期浸淫于地方派系的老政客,如今又能怨什么?与柯建铭患难兄弟的的王金平,与赖清德十指紧扣的吴敦义,如今又能怨什么?现在只不过是深蓝基层在清算讨债而已,久处庙堂之上的你们,蓝蓝绿绿又绿蓝蓝的你们,本来就该认份清偿债务。

深蓝要的是战斗,王金平的神主牌却始终是妥协,奇怪的是,乔王的梦醒时分来得那么晚。

传闻郭韩阵营皆向王金平递出“投名状”,不遗余力地拉拢。此事的真真假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王金平应该料到无论郭韩两阵营闹得多不愉快,初选过后,胜者必然求整合,而他想做理所当然的“桥梁”,拼“促成团结”第一功。

韩郭二人一前一后,已让国民党产生质变,王金平作为快要被翻过去的历史,想华丽转身应是不可能了,但还有机会贡献己长,助国民党团结下架民进党,以留下令名。

选票不够称王,选民不让称臣

国民党今天的质变,在去年9月韩流冒出头时就已经注定。若说有什么令人意外的,应是推动国民党质变的这股韩流,更快地又发生了质变。

韩流组成里的另一部分,是厌烦蓝绿两党的基层选民。8个月前,这些本来比较绿的民众在挺韩造势场合一起挥舞青天白日旗时,深蓝民众好感动,浅蓝民众好感动,浅绿民众差点也一起感动。这是不是代表人民在国族认同错乱20多年后,久别重逢于一个屋檐下了呢?

耐人寻味的问题是,青天白日旗凝聚的是国族情感?还是反菁英情绪?若两者都有,哪一种成分较高?

在韩国瑜5点声明(或郭台铭宣布参选)以前,“讨厌民进党”,“庶民政治”与“认同中华民国”三个概念配成了对儿,让抱持这三种心态的选民得以同声共气,特定挺韩媒体亦大发利市于销售这项“配对传奇”。

然而,在5点声明画出了“权贵”红线后,阶级斗争便快速催化了韩粉的质变,而且情势朝着“韩核心之外,皆敌也”的方向奔驰,并质变为“反菁英”。

纯就策略论,搞阶级斗争不是不行,但炮口对内,进而裹挟整个蓝军,最先逃离的肯定是知识菁英。少了知识菁英的支持,形同自我放弃文斗能力,只能诉诸于武斗。唯武斗工具可用,就只能依赖高含量的情绪,情绪动员要有力量,少不了年轻世代的激情奥援,想要年轻人支持,就必须有崭新而高价值的理念。

问题是,浩大的凯道造势,偏偏少了年轻面孔,满场高唱的,却是40年前的“中华民国颂”。

年轻人,仍锁死于柯阵营,在厌世与玩世的派对里,醉心于低级的搞笑表演。

随着知识阶层的逃离,中立选民也开始离散,因为诉诸于情绪的武斗,本来就与他们的属性不合。“中华民国颂”吓跑年轻选民,“非韩不投”吓跑中立选民,在以上三个概念的配对中,“讨厌民进党”遭到彻底淡化,甚至变成“讨厌非韩粉”,韩粉圈在自我强化的同时,也在自我窄化。

那么,数十万韩家军,到底是大军,还是仅存的皇家禁卫军?

如韩国瑜所言,“黑韩产业链”确实存在,但韩流的特性是,愈遭抹黑愈坚定,“韩黑”不是他应该担心的部分。真正让韩国瑜支持度下滑的是“毁韩产业链”,这个产业链的顶端供应商,不是民进党,而是挺韩特定媒体。

谣言打不倒韩国瑜,无论是出于“无差别泼粪”的某小媒老板,某理论大师,或是嘶吼尖叫的前韩粉名嘴,各种污蔑造谣只会帮助韩国瑜维持声势于不坠。

反观在凯道上狂呼“总统不是用钱买的”的真韩粉,质疑阴谋卡韩专搞党内互打的前蓝委,或把“无色”当有趣的“黑郭”学者,借由挺韩特定媒体刻意地声量放大,照三餐为韩排除异己,分化蓝营,绑架蓝营,威逼蓝营。“毁韩产业链”是不是在为韩国瑜树敌?是不是把韩当成获取各种利益的摇钱树?韩国瑜自己心里有数吗?

韩国瑜参选,没什么不好,所谓正当性是看政见,而不是看身份,普选民主就是如此,一切只看选民买不买单而已。要求韩国瑜站在绝对的道德高度,其实也是过于苛求,但最起码的是非公道不能没有。

什么是非公道?炮打党内“权贵”搞阴谋是在展现什么公道我想不出,试问,如今国民党内,谁比韩国瑜大?初选办法为韩国瑜量身订造,铺好红毯,布满保安,架足灯光,还有人搀扶,有什么规格比这更权贵的?

要不然,韩国瑜退党参选好不?还是,你自己当党主席筹党费好不?

流失中间选民与年轻选民,并非“捍卫中华民国”的诉求有什么错,错是错在“非韩不投”予人拥兵自重之感,与令人退避三舍的排他性。青天白日旗一旦被视为韩家军独家象征,若干韩粉的恶行恶状就正在糟蹋这面旗。

韩国瑜可以自己在民间调查一下,有多少国中生,高中生乃至大学生不愿与青天白日旗同框,就因为怕被当成韩粉。这概念几乎是真理,你过度消费什么,也就正在糟蹋什么。

王金平退出初选,韩国瑜立即呼吁王留在党内共同奋斗,问题是,王并没说要退党,韩国瑜坐视特定媒体炮口对内,“共同奋斗”这四个字,又怎么说得出口?

韩国瑜的困境是,选票愈来愈不够称王,支持选民却不让你称臣。

如果初选结果,是支持度下降趋势止不住的韩国瑜,胜过支持度趋势持续向上的郭台铭,那就悲剧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海上生明月 天涯共此時

    《華人應重視與支持華文媒體》今晚在遊行每週二的例行籌備會議上,我們藉機語重心長和出席開會的委員宣布了一些「心語」,告訴大家今年籌備「農曆新年遊行」開始,由於美中貿易戰的影響,為了怕...

    2019-12-14 21:19
  • 以平常心看第一阶段协议 中美关系已经进入新常态

    经过艰难谈判和文本修改,中美在13日同时对外公布了第一阶段协议的进展情况。根据协议,美方12月15日不再对中国1600亿美元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对中国2,500亿美元商品征收的25...

    2019-12-14 20:03
  • 十年 曾经的自己和如今的样子

    2009!2019!十年,你好!大学毕业已经整整十年,工作也整整十年。这十年,走过人生心灵的蜕变,走过人生角色的转变。这十年,有一些目标没有实现,有些人生经历已经体味过。十年,那时...

    2019-12-13 22:07
  • 平等贸易的前提是正常贸易,正常贸易的前提是自愿

    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草案已经达成,只等人大和国会批准,现在正是审视这份协议,发表个人意见的时候。贸易协议的达成与民事和刑事的审判是根本不同的。在民事和刑事的审判中的公正也好,公平也...

    2019-12-13 20:33
  • 北大女生被“虐恋”后自杀背后的控制模式

    北大女生包丽的自杀引发内地网友的广泛关注。《南方周末》的长篇特稿披露出包丽和男友牟林翰的充满屈辱感的感情,除了包丽的母亲,也有越来越多的同学出来指证,牟林翰对包丽的情感控制,可能是...

    2019-12-13 0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