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长安还是取洛阳?隋末一道连错两次的选择题

2019-06-06 02:10

隋大业九年,隋炀帝杨广亲征高丽,礼部尚书杨玄感趁后方空虚,在黎阳起兵反隋,一时聚众十余万,进逼东都洛阳。


下一步该如何走,李密给杨玄感出了一道三选一的选择题:上策是长驱直入向北攻占幽州,切断隋炀帝的归路。中策是向西径取长安,控制潼关。下策是就近攻打洛阳。


从李密的分析来看,就近攻打洛阳必然造成顿兵坚城之下,胜负难料,实际上可以否决。攻占幽州的所谓上策虽有取得速胜的可能,但也有较大的冒险性质。与之相比,向西占领关中,据守潼关天险,东向争天下,虽然多费些时间,却可以稳操胜券,最为稳妥保险。


然而历史上每次遇到上中下三策的选择,决策者总是选择的下策,这次杨玄感也不例外。杨玄感认为,不攻城不足以显示军威,百官家属都在洛阳,攻占洛阳则可以震动天下,获得更多人的拥护,因此坚持要攻洛阳。结果是洛阳打不下,此时才决定进攻长安,但为时已晚,宇文述和来护儿率援军赶至,杨玄感败死。

四年后的大业十三年,轮到李密自己来做这道选择题。此时李密已成为瓦岗军事实上的首领,先后攻占兴洛仓、回洛仓,开仓赈民,军势大盛,达到数十万,同样进逼东都洛阳。柴孝和向李密建议,先不管洛阳,向西占领长安,以关中为根据地稳步发展,兵马强壮后再向东平定天下。这一策略,和李密当初向杨玄感提出的建议并没什么两样。然而李密没有采纳,理由是杨广还在,追随他的军队还很多,而瓦岗军里都是山东人,没有攻克洛阳的话,不会愿意向西进关,把他们留下则会各自称王称霸,这样的话就会失败。于是和杨玄感一样,李密也选择了打洛阳。结果是在洛阳一带与王世充、宇文化及死磕,一直打个不停,最后耗尽老本,不得已向李渊投降。

杨玄感和李密先后失败,证明当时的情况下,攻取洛阳的战略选择是不明智的。而李渊自晋阳起兵,径直攻取长安,数年后平定天下,则充分证明攻取长安确实是正确的战略选择。长安有险可守,洛阳毫无屏障,要选择根据地的话,毫无疑问长安比洛阳有优势得多,杨玄感和李密当时做出的选择委实令人难以理解。


杨玄感希望攻城示威,见一座打一座,特别是洛阳作为东都,更加不可放过,以为这样天下就自然拱服,这样的想法听起来有些书生气。当时各地虽然已经有人起兵反隋,但还不成气候。攻城成功也许可以威服这些小股势力,但毕竟造的是隋朝的反,要想吓得当时仍然强大的隋军拱手投降,隋政府瞬间土崩瓦解,未免异想天开。难道是读书多了,理想化地以为和书上写的商汤灭夏,周武伐殷一样?


炀帝倒行逆施,不到十年的时间就将文帝积累的厚实家底败得干干净净,搞得天怨人怒,但也还没到一捅就倒的程度。炀帝本人固然草包,性格怯懦,还真有可能一打就服,不过当时还看不出来。


两年后在雁门被突厥直接打哭,不是现在网络语言调侃的说法,是真哭,被突厥围困在雁门后束手无策,整天只会抱着小儿子哭,眼睛都哭肿,这才原形毕露,不排除有些势力就是因此才起心造反。但至少在杨玄感兵变时,隋炀帝的表现甚至还比较英武,怎么看都类似汉武帝一样的人物,不大像是个好欺负的主。


即便是到了隋朝大势已去的时候,各路势力墙倒众人推,但大家谁也不是省油的灯,想称王称孤的同样大有人在,到时候都是敌人,又怎么能指望他们轻易臣服?


杨玄感决策失误就算了,李密在有前车之鉴的情况下仍然重蹈覆辙,而且还是否决了自己当初提出过的正确策略,就更加让人看不懂。


从当时的形势来看,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抢占关中的战略仍然是可行的。柴孝和提出这一建议时,还特别强调要当机立断,不要让别人抢先,反受其害,果不其然被李渊后发先至。李密所担心忠于隋朝的军队还比较多和自己军队里的人不肯入关,这两个问题如果成立,那么在当初杨玄感起兵时也同样存在,甚至当时忠于隋朝的军队比现在更多,不知当初自己建议杨玄感入关取长安为何又不考虑。


实际上所谓山东人不愿意跟随入关的问题,似乎是个伪问题。军队哪有不调动而长期只待在一个地方的,那就不用打仗了,何况又不是一入关中就不回山东了。隋炀帝征高丽,那是千里迢迢,九死一生,征发的士卒再怨声载道,也要到了绝境之下才会生变。隋炀帝在江都,从驾骁果禁卫军多是关中人,久居在外思乡欲归,倒是产生了叛乱,主要原因是有永久滞留的可能,看不到前途出路。


瓦岗军众人乱世从军,无非是想搏取富贵,入关中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机会,若是诱之以利,应该不会有什么不满。李渊带着一帮河东人,顺顺当当攻占关中,不见有什么问题。往前看远一点,刘邦还在汉中时,的确有少数人思归逃亡,但是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后来带着一帮丰沛故人定都长安,大家立功封侯,开开心心的,也没有谁闹着要回乡。李密做出这一令人费解的选择,硬要找原因的话,可能有两点:


一是李密对取长安还是取洛阳也没有十足把握。当初作为杨玄感的谋主,眼看着杨玄感选择了打洛阳而不是长安,李密似乎也没有努力去争取一下,可见李密的态度也不是很坚决,对打洛阳还是存在侥幸心理。否则的话,自己作为一条船上的命运与共的人,想必不会坐视杨玄感大概率走向失败还一味死跟。要不是被抓后还比较机灵,想办法成功逃脱,就陪着杨玄感早早挂掉了。


看看李世民,对自己认为正确的意见,向李渊提建议时那叫一个坚决,不达目的不罢休。李渊晋阳起兵后向长安进军,在霍邑被隋将宋老生拒守,又遇到十来天连续下雨,李渊便想要退兵,李世民是死命劝阻,最终说服了李渊,硬是把已经撤退的部队又给拉了回来。


李密虽说不如李世民那样英明神武,但也并非优柔寡断的人,如果对自己的主意有足够的信心,应该不会只提一提建议就算了,采不采纳听之任之,像个局外人一样。要知道,当时跟随杨玄感上的可是造反的船,失败便只有死路一条,性命交关的事,不至于这么不重视。


二是李密过于自信,这可能是更为主要的原因。四年后李密再到洛阳时,已是瓦岗军的首领,坐拥数十万之众,很是有些志得意满。也许是之前瓦岗军的发展太过顺利,让李密心态膨胀,认为凭自己的能力和目前的实力,夺取天下毫无悬念,根本不需要去先抢关中,在哪里都是一样。李密自为盟主,号召各方势力共同灭隋,李渊给他灌了一碗迷魂汤,大加追捧,表示拥戴,李密便信以为真,认为连唐公都推崇自己,想必各路势力也没有不服气的,天下不足定。


老奸巨猾的李渊看透了李密头脑发热的弱点,只用了几句奉承话,就让李密自动充当肉盾,顶在关外挡住东路势力,自己一路顺利攻取长安,据守蒲津和潼关这些险要,安安心心扫清陇右凉州势力,然后毫无后顾之忧地东出潼关,此时各路势力便再难与之相抗。试想如果李密先一步取长安,据守蒲津等黄河渡口,鹿死谁手还真是难以预料。至少是让李渊当时就面临前不能进、后有刘武周和突厥势力的形势,那是极为难受的一个局面。要不就得与李密夹河死拼,不顾一切渡河争夺关中。只是黄河天险易守难攻,怕是没那么容易,后方要是被刘武周趁机攻击的话就完了。要不就只能退回晋阳,以河东为根据地再图发展,那就很有可能如李世民所说,成为一股普通的造反势力,与关中相争毫无优势,最终沦为刘武周之类的角色。

所谓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虽然说起决定性因素的是人,但并不意味着就可以无视地利这一重要条件。


汉末各方势力割据,曹操说自己“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其实是无可奈何,不得不如此。曹操在陈留起兵,当四战之地,发展起来是很困难的,只能说点豪言壮语,给自己长长志气。要是能有更好的选择,比如河北,又何尝不想像袁绍一样“南拒河,北阻燕代,兼戎狄之众,南向以争天下”。


曹操最后成功了,确实做到了任天下之智力,固然是很厉害,但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对手不大给力。而李密才能不如曹操,对手又比袁绍、刘表等辈厉害得多,却过高估计自己,放弃抢占战略要地的机会,未免轻视天下英雄。


事实上,李密坚持打洛阳,却连王世充也没打赢。即便是打败王世充夺取了洛阳,在这样一个四面受敌、无险可守的地方,想要扎稳根基进而平定天下,除了自己要有足够的实力,还得指望李渊、窦建德诸人都是些无能之辈,这个可就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事了。

本文转自公众号:时拾史事(ID:historytalking)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整顿地产族是治理香港的最佳途径

    自1997年香港回国祖国以来,20年一晃就过去了。这20年来,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成果,平心二论,除了中港政治和内部建设方面,因为遭遇反动派的非理性挑战而屡屡碰壁,其他经济文化商贸科...

    2019-06-16 12:58
  • 对中美贸易摩擦应淡定为好

    当今社会都把中美贸易摩擦称之为“贸易战”,由于爭斗时间長,美方气势汹汹,鹰派人士声称要把中国推向敌对一面,致使国内有不少人难以克制,火冒三丈髙,主張要硬斗一场,更有人髙调判定,中美...

    2019-06-16 10:49
  • 贸易战美国败了吗?

    中国大陆媒体参考消息网北京时间6月16日报道,美国标准全球公司网站6月14日报道称,中国对美出口减少了16.3亿美元,而进口下降了39.5亿美元。从贸易逆差的角度看,5月美国在自己...

    2019-06-16 06:59
  • 张朝阳失宠

    张朝阳依然渴望得到关注。 他会临时起意做一起沟通会,让公关部组织媒体在两个小时之内赶到搜狐媒体大厦,也愿意为搜狐的各种活动站台。只是,面对媒体对搜狐发展规划的追问,他给不出具体的...

    2019-06-16 06:13
  • 霍尔木兹海峡扼住了谁的命门?

    自5月份4艘油轮在中东阿联酋水域触雷后,近日又有2艘油轮在阿曼湾触雷,情况蹊跷。美国及其中东盟友指责伊朗布雷袭击油轮,伊朗否认跟这事有任何瓜葛。 美国军方周五(6月14日)公布一...

    2019-06-16 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