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厢大陆惠台爱“同胞” 那端台湾修法当“敌国”

2019-05-28 04:04

由于台湾政治与经济的混乱,同文同种、发展又一日千里的中国大陆多年来吸引人数不下百万的台湾人前往经商、学习或定居,中共对此给予租税、土地、住房、奖学金等各种优惠,大陆人民也曾对远从海峡彼端而来的同胞十分欢迎与好奇。当2018年3月国台办宣布31条惠台政策后,各省市紧跟着相继出台更细致的相关条例,故台湾人所享的权益,较过去来说在质与量上俱有飞跃性提升。尽管大陆声称这是给予台湾人“准国民待遇”,但在部分层面实则属“超国民待遇”,委实令部分知情的大陆人民又羡又愤。

然而,台湾政府并不喜欢滚滚人潮西进大陆,无论是李登辉治台时的“戒急用忍”、陈水扁的“积极管理”、或马英九有限承认大陆高校学历,都是希冀力阻之。即便这波人潮里有不少“手拿人民币、心怀台独梦”的两面派,丝毫没因大陆的优待就幡然醒悟,但台湾当局仍旧想拦阻,宣称这是“淘空台湾”,这种论调在2014年“太阳花运动”爆发时尤其势炽。而如今,民进党政府眼见挡不住大陆的统一吸力,自身又无能改善内政,干脆接二连三地处罚西进的台湾人。从2017年10月取消十九大人大代表卢丽安户籍开始、2019年数度裁罚担任厦门社区主任助理的台湾人、2019年3月惩处政协委员凌友诗重金、宣言将修法限制领有居住证者出任公职教职,还有发函清查参与“千人计划”的台籍学者名单、要求高校下架赴陆实习的活动,台湾陆委会甚至开辟“台生专区”网页渲染至大陆求学的风险,无一不是要打压台湾人前往大陆营生的意愿。这种无力抗衡大陆、反倒朝自家人民开刀毫不手软的做法,暴露了台湾当局色厉内荏、又口称“民主自由”的虚伪本质。

倘若说,民进党政府先前的裁罚,还可振振有词地摆出《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当借口,但近期的一连串修法已是完全打算凭恶法惩戒西进人潮,以及升高对大陆的敌意。今(2019)年当地时间5月7日,台湾立法院修改《刑法‧外患罪》条文,将大陆、港澳、境外敌对势力或其派遣之人一并纳入,这不仅是将大陆港澳地区视为“敌国”等同公然将“两国论”入法,无视自身宪法中的两岸定位,“境外敌对势力或其派遣之人”的涵盖范围更可由台当局自行解释。可以想见的是,日后一旦有主张两岸和解、呼吁承认“九二共识”、甚至鼓吹统一的人士或言论,台湾政府皆能援引此法威吓判刑。

此外,《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亦在日前初审时被修改部分条文,明订担任过国防、外交、大陆事务等机关的首长或将领,不准参加大陆政治性质的活动,更不许向五星旗敬礼、唱《义勇军进行曲》或其他歌颂礼敬行为,若“妨害国家尊严”将剥夺其退休俸或罚款。台政党“时代力量”亦提案修改《广播电视法》、《卫星广播电视法》、《有线广播电视法》、《国家机密保护法》,声称这是为了强化“民主防卫”,以免台湾媒体与社会遭中共渗透。而比起《劳动法》、《工厂管理辅导法》、《矿业法》等攸关民生又亟需修改的法案,台湾政界显然还是优先选择“反共拒统”,先堵死两岸交流再说,仿佛只要达成蔡英文所说的“守护台湾的民主”,其余问题都属次要。而可笑的是,被台湾社会视为“亲中卖台”的国民党,对这些修法都没太大反弹,立法院国民党团总召江启臣甚至建议替《外患罪》补充“境外敌对势力”取代“敌人”字眼,与民进党沆瀣一气。马英九和吴敦义等人,也只对修改后的《国家机密保护法》延长渠等出境管制年限颇有微词,压根儿没抨击其他恶意修法,显见在对抗大陆这件事上,台湾不分蓝绿其实都很乐意。

《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尽管开宗明义写着为因应“国家统一前”而制定,并将大陆地区定义为“台湾地区以外之中华民国领土”,但对两岸交流与大陆人民多有歧视和限制,比之外国还不如,如大陆配偶便为此屡受刁难,故实质上是将大陆视作“准外国”的恶法,早已不合时宜。且其中禁止担任“大陆地区党务、军事、行政或具政治性机关(构)、团体之职务或为其成员”的条文亦殊不合理,大陆实行的是以公有制为主的混合制经济,有三名以上党员之处又皆可申请成立党支部,故学校、企业、社会组织内多半有党支部存在。但按照台湾的逻辑,这就是“党政军机关”的象征,因此国务院所属的中国银行要招聘台湾人,就遭台陆委会警告触法;富士康集团内有党支部,台陆委会也声称鸿海应出面说明。这类质疑无非是既不明白大陆的复杂政治现实、又刻意误导台湾人民正确认识中共的治理方式。党支部不过仅是中共加强基层建设、联系社会各层的工具,根本不代表以此控制各机关。若照台湾此等标准衡量,几乎没法避开同中共“党政军”机关的接触,倘使真要开罚,只怕在陆台人个个都有“通共”嫌疑。再说,即便真出任中共党政军职务,又有什么不妥?为何出任美日公职军职便是“台湾之光”,到同属中国的大陆任职便是“亲中卖台”?这个中错乱,委实教人摇首。

而今《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又被添上“妨害国家尊严”的规定,根本沦为拒统促独的工具,保的只是“台独”或“独台”的尊严。试问:称颂大陆政府为中国大多数人民(除台湾地区)带来富强的成就,何来“妨害国家尊严”,这难道不是该庆贺的事吗?参加阵亡将士或日本侵华战争死难者祭典,替中国人民的历史苦难哀悼,是不是也要被形容为“妨害国家尊严”?出席大陆阅兵典礼,观赏曾抵御外侮和撤侨护侨、协助“中国人民站起来”的解放军英姿,莫非也是“妨害国家尊严”?与大陆共同呼吁或磋商两岸统一、结束几十年的民族分裂,又如何会是“妨害国家尊严”?若歌唱《义勇军进行曲》不行,那唱《我和我的祖国》或《我的祖国》之类的“爱国歌曲”,会不会也将被台湾认为是“妨害国家尊严”的“统战”?毕竟前者就曾被龙应台称为“红歌”,欧阳娜娜吟唱后者后也遭台湾大众臭骂“舔中”。

反倒是巴不得美国介入两岸战事、蔡英文高呼世界各国一道“反中”、声称钓鱼岛属于日本、面对日军驱赶自家渔民不敢吭声、甚或美化日本殖民罪责的言行,不但没被责骂是“妨害国家尊严”,更遑论受法律制裁。而《外患罪》与其他法律的修改更是荒谬,句句意在针对大陆,宣扬“台独”者则不受《内乱罪》惩处,论及两岸关系密不可分或统一者却被认定是“中共同路人”或“境外敌对势力”,不时受到各种压迫。因此,在台湾政府的推波助澜与台湾社会的氛围里,支持“台独”或“台湾是个主权独立国家”才是最主流又符合“政治正确”的举动,以及够资格享有法律保障;反之则连“言论自由”的“基本人权”也得不到,且不少台湾人还认为就是因太过“自由”才会出现统一的主张,故颇赞同立法惩罚。这种是非颠倒又双重标准的荒谬局面,天底下恐怕很难在台湾以外的地方再找到第二个。

从经济上来看,台湾本就脱离不了大陆,无论是荷兰殖民时代或郑成功统治时,都颇依赖大陆的转口贸易与移民;日据与国民党统治前期则是少有的畸形发展,因此当限制放松后,两岸立刻又恢复紧密往来,加上台湾自身的落后,故西进以求餬口的民生大势不可能阻挡。还有自政治上来看,两岸更是同属中国,台湾政府无论有多想推动“台独”或“独台”拒统,但在法律上就是改变不了这事实。且讽刺的是,民进党高呼“台独”多年,却在完全执政后仍不敢放手当真“正名制宪”,反而还想拿“中华民国”这残骸借壳上市做台独招牌,毕竟其在解放军的武统攻势面前毫无胜算,故只能如此偷天换日哄赚民意,这也凸显“台独”的镌空妄实。

归根究柢,台湾社会对“国家”的定义与认同,早已被“台独”与“独台”侵蚀得千疮百孔,故才会在面对大陆促进统一和便利台胞的政策时,动辄詈骂是“统战”或“消灭台湾主权”。反之,若听到欧美日本有任何诋毁或围堵大陆的举措,台湾就忙着拥上前欲出任反华急先锋,忘了两岸对立不是国与国的纷争,而是中国内战未了的遗绪;忘了双方不是不共戴天的寇雠,而是血浓于水的同胞。两岸的历史记忆断裂实出于殖民势力的侵略导致,台湾岂能以此为由割裂彼此关系?为中国之兴而喜、为中国之难而悲,这才是台湾应有的“捍卫国家尊严”之举。要知道,中国大陆不分官民,追求国家统一的决心与实力沛然莫能御之,微小的台湾根本无法撼动两岸交融的进程,眼下台湾还能不停叫嚣的原因不过是出于中共的忍让,且大陆人民已对此渐感不耐,“武统”之声不绝如缕。因此台湾政府与人民应好好思索:一旦大陆对台湾人民不再抱持任何同胞之情、只考虑如何收回台湾岛的话,届时台湾还能有渲染大陆为“敌国”的空间吗?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