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这个故事,我给子女讲了很多次

2019-05-15 20:13

潘谈摄影间里,大人物没有秘密。当潘石屹对话柳传志,会发生什么?

 

一场大佬间的相互“攀比”;一次青春被拒的羞耻追忆;一回父母育儿的经验交流;一轮风云人物的退休梦想。

 

谈童年,忆饥饿,聊子女,论人生,苦难被时间熬成金子,而活下来就是一场胜利。

 

以下为潘石屹对话柳传志实录精编,正和岛作为凤凰网视频合作方经授权发布。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作 者:潘谈摄影间;编 辑:林红瑜

潘石屹:先让柳总化妆。


柳传志:还要化妆吗?

 

潘石屹:还要打点粉,打点粉它就不反光了。


柳传志:好。你是怎么想起来要改行呢?

 

潘石屹:没有。


柳传志:不像是做票友,一本正经的。

 

潘石屹:没有,我前段时间拍照片,要把中国这一代企业家记录下来。


柳传志:是啊,那时候觉得你是业余爱好。

 

潘石屹:凤凰网说你既然拍照片,那跟视频也离得近了。我觉得也行,就上了他们的贼船。是不是也得给我打点粉?


柳传志:你的脸都粉嫩粉嫩的了。

 

潘石屹:反光。

柳传志:我抗战时期出生的,1944年。和抗战胜利以后的不一样,最起码我多跨了一个阶段。


潘石屹:多跨了一个阶段,对。

 

柳传志:1949年我5岁了嘛,已经记得很多事。你让我谈1949年什么呢?你得引导着说。


潘石屹:对,我引导着说。你当时状态是什么?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充满阳光?

 

柳传志:那时候我父母在上海。父亲在中国银行工作,给党做地下工作。在上海,就是十里洋场的回忆。


解放后,他被调到北京筹建中国银行总部。那时候,北京完全是一种荒漠的感觉。风沙很大,街上有骆驼。

 

我7岁读3年级,每年放寒暑假,一大堆作业没做,老师也不管你。小孩的时候,我觉得充满阳光。

 

潘石屹:你回想起来童年,都是充满阳光的。要我的话,童年是吃不饱饭的。

 

柳传志:你小时候哪年?


潘石屹:我1963年出生的,大概是最吃不饱饭的时候。1971年西北发生了大面积干旱。

 

柳传志:我告诉你,1970年整个中国已经好多了。最困难的时期,是三年自然灾害,全国都吃不饱饭。你那个可能真的属于甘肃地区。


潘石屹:区域性的,甘肃、陕西。我小的时候,全靠救济粮。

 

柳传志:你最饿饿到什么程度?


潘石屹:最饿的时候,一年12个月,我们家粮食就够吃6个月,剩下的从周围的村子里借。

 

柳传志:那你得形容这个饿,比如说晚上是不是喝稀的啊。你光说不行,得说饿到什么程度。我能给你形容我饿到什么程度。


潘石屹:我小时候懵懵懂懂,晚上饿得流口水。有次我带着个书包去领救济粮,村子会计不给,说我们是地主家庭。

 

柳传志:你们还出身地主。


潘石屹:对,出身地主。我回家以后,我爸说了一句话,地主家的人也不能饿死啊。

 

柳传志:我现在跟地主子女谈话呢。


潘石屹:我们家庭背景,完全不一样。最后我妈说,别吵了别吵了,她去领。结果领回来什么呢,就这样一堆,全是红薯干,都发霉了。煮一煮就吃了。

 

过了几个月,什么东西都没了,没吃的了,不得不把我的两个妹妹,送给别人家。一个妹妹大概是两三个月大,也没有奶,谁家有个奶羊,就送过去,可以喝羊奶。

 

又过了一段时间,另外一个大点的妹妹,三岁多吧,送到陕西去。我们甘肃人,对陕西的理解就是八百里青川,有粮食。送过去以后,我妈天天做恶梦,天天做恶梦,说我又梦见你妹妹怎么了,又梦见你妹妹怎么了,最后我又把这个妹妹从陕西背过来。

 

走的时候说的是我们土话,结果回来说陕西话了。一年时间就变了,都讲陕西话了。


那个时候是真饿。有一天生产队队长在村口的黑暗中看着,数着,一家一家的,发现全村27户人家,17户趁着天黑逃荒要饭去了。那是一个不光彩的事。有的人家里日子过不下去了,天没亮就沿着陕西、河南这样走去要饭。

柳传志:你那时候还小,所以形容饿只能形容到流口水,我能形容得比你生动,真的。


潘石屹:你给我形容一下。

 

柳传志:1961年我高中毕业。17岁正在长身体,但那年是最困难的。到什么程度呢?肚子里一点油水都没有,完全就是干熬。有一天夜里头饿醒,怎么也睡不着,我就起来把大药丸子搁嘴里头给嚼了。那个药叫银翘解毒丸,嚼完以后更难受了,烧得我浑身冒冷汗。


反过来最难受的是什么?是吃撑着了。为什么会撑着呢?因为饿怕了。我大学上的是西安军电。

入伍了,到部队里应该够吃,部队里比地方上粮食又多多了。依然不够,没有油水。

 

平时一个人一个馒头,切三刀,四两半。大食堂里,两千多人,三口大锅。大家都冲最稠的那口锅奔去。有时候为了捞稠的粥,棉帽掉到粥里,跟老鼠似的。谁看见也跟没看见一样,照样㧟。

 

10月1号,部队会餐,主食随便吃。好不容易饭随便吃了,傻了吧叽进去以后,我咵咵扣了一盆米饭,扣满了。平常都省,但那天桌上,放着三大脸盆菜,还有肉,那玩意每人一份。我吃完之后,饭真的吃不下。

 

那还了得,我就慢慢一勺勺往肚子里塞。那顿饭我大概吃了三钟头,最后把饭全撑下了,头上冒冷汗,肠子往下坠,一直喘气。我才知道,原来撑的比饿的难受多了。最后同学扶着我回去,算没撑死,真的。

饿的感觉,我这辈子就记下了。

潘石屹:是,这个是你的童年,我给你说说我的童年。有一次我睡得迷迷瞪瞪,我爸爸进来把我叫醒。

 

他说现在有大事情发生了,村子里有人写了个反标,公安局介入调查。

 

柳传志:首先查地主家庭。


潘石屹:先查了,公安局查了几天没有查出来,想了个办法,让村民投票。


我爸一看,投他的票越来越多了,借上厕所的机会跑到家里,进来就讲——你是这个家的一个男子汉,家里面要出大事了,你以后一定要把这个家的人给我带好。你妈妈还病着,你的两个妹妹得带好了。

 

我说好好好,这我就答应。那时候我还特别小。

 

柳传志:那时候几岁啊?六七岁?发生这种事,大概在70年以前我估计。


潘石屹:第二件事情跟我说的是,这是个冤案,你要给我伸冤去。

 

柳传志:你兄弟姐妹几个?


潘石屹:我老大,两个妹妹,我妈瘫痪下不了床。他说这个就全靠你了。我想第一件事情,责任就够重大的了,第二件事情,还让我去给他伸冤。我说好吧好吧。

 

柳传志:我的老天啊!那时候你明白事吗?你觉得你已经很明白了?


潘石屹:对我的冲击特别大。查了两天,让公安局一逼,最后真正写反标的这个人出现了,就把我爸给解放了。

 

柳传志:今天再看当年,好多事情觉得挺荒唐。但我们当时做的时候非常真诚,非常相信那是正确的。

 

饿得都吃药丸子的时候,团支部书记跟大家说:同学们,现在亚非拉的人民正在受苦受难之中,还希望大家再捐一斤粮票。

 

当时我们的定量是一个月32斤,没有油水。一两一两的粮票都是计算着吃的。捐一斤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全班同学几乎全举手了。

 

潘石屹:一天的口粮没了。

 

柳传志:那你得慢慢把它化开吧,今天少吃点,明天少吃点。做的时候非常真诚。

柳传志:家庭出身我也不跟你似的,我出身还不错,到中学念书,稍微用功点,成绩也还可以。

 

十五岁的时候,团组织跟我说,开会讨论下关于入团的事。我们家这头都觉得,入团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那天晚上我父亲专门赶回家来,跟我一起吃饭准备庆祝一下。

 

开会时,团支部书记请大家给我提意见。谁知道这一提意见,好家伙,炮火非常强烈,说我骄傲自满到额头长天上去了。大家说话非常绝,我听懵了,一个劲懵了。

 

后来我才弄明白,当时宣传活动都是我亲笔写的词,安排组织活动的也是我,跟人说话经常很不客气。别人提问就说,你懂什么。别人说起来什么,我就说你记错了。那个样子一定很可憎,引起公愤。

 

潘石屹:找不着机会。

 

柳传志:大家逮着机会就猛提,言词比较刺激,一下子把我提懵了。我父亲听了这事,想了想跟我说,骄傲自满的情绪,你要好好想想,大家提得对不对,要有的话你好好改,但是我相信你是好孩子,你一定会入团,你不用为这个事多沮丧。

   

我父亲又说,明天到学校你就低着头,谁你也不用看。上完课,你就在那坐着,低着头不用给人打招呼,两三天以后自然有人会跟你打招呼,那就好了。

 

我相信那一定是他以前拿来用的东西。真是挺灵。一个礼拜以后,我马上就老实了。

 

我牢牢记住了,自己以为了不起的时候,也许别人真的不一定怎么看。你一定要想到,其实人们都容易把自己估计得过高。

 

潘石屹:柳总,您这个故事,我记得是好多年前您跟我讲过的,我想差不多小十年前了。

 

在我比较近的人里,我的弟弟、我的孩子,我给他们重复了讲这个故事。

 

人的一生中,知识多点、少点,技能强点、弱点都不要紧,可是有一个错误是绝对不能犯的,就是骄傲。

 

柳传志:人要正确看待自己。


潘石屹:对,正确看待自己。周围的人谁愿意跟一个骄傲的人在一起。

 

你人一旦变骄傲了,别人不愿意跟你合作,不愿意跟你共事。你自己放低了,周围的人都会帮助你,力量聚集身上,一些看不到的情感、同情,都会聚集起来。

 

柳传志:是,我一儿一女。我儿子从美国回来,特别怕让人知道他是我儿子。他怕哪些事做得不好,给我带来麻烦。

后来我跟他们说,不必有这个忧虑,你们记住了,如果你们对人谦虚、平和,而且能做事情,那就是给我加分。

 

你们说是我的孩子,我一定不紧张。你们要是跟人拿出那种范儿来,那就是给我减分了,你们自己掂量好了。

 

所以我们家孩子可能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待人总还是有礼貌、谦虚、平和,大概也跟我这故事有关系。

潘石屹:您的儿子我没见过,从来没打过交道。上一次聚会,您带女儿过来,我记得是中国企业家聚会,非常谦虚,非常平和。

 

柳传志:她本来也没多大能耐。

 

潘石屹:她非常平和。柳总你们这一代企业家打开了市场经济,每一个人的贡献都是巨大的,我都很敬佩。但做法有一点不一样,您用一个比较温和的方式。

 

其实从我心里来说,温和更可取。文化大革命都是激进的方式,激进给这个社会带来副作用。如果是用慢慢的温和的方式,让这个社会进步,不是更好吗?

 

柳传志:我40岁办公司,相对现在的年轻人创业来说比较晚。但是40岁以前,我经过文化革命、经过很多政治运动,也学到了东西。

 

改革开放,国家要发展,必须走一条新路。每每遇到改革,总是有牺牲。我自己下定决心,不在改革中牺牲。把这先定为一个信条,有理想而不理想化。大环境不允许,我就依靠小环境,小环境也不允许,那我就别动。这种事在当时是很多的。

 

因为你看,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咱们国家在加入WTO以前,很多僵化政策,但是你要跟他硬磕的话,就得进监狱。我宁可不做。

 

潘石屹:现在你看都改到哪一步了。我们都想让中国社会进步发展。

 

柳传志:要坚决守法。为什么联想会改制呢?因为我绝不干偷偷摸摸的事,我绝对不做违规的事。

 

潘石屹:当法律不健全的时候,我们也得遵守法律。


柳传志:那当然。

潘石屹:您刚才说的坚决守法,跟我一直坚持的想法是一样的。两年前我们行业有两个税,一个是企业所得税,一个土地增值税。

 

这两个税有一点点矛盾。你要重复交,交了以后,等这个公司清算了才退回来给你。他原来是这样设想的。

 

可是房地产有担保责任。建完房地产要一辈子担保。这样的话,这税永远退不了。

 

得重复交多少呢?就我们这个小公司,9.8个亿的税。交完之后我把这个不合理的地方,写给税务总局局长。

 

结果税务总局局长很重视,让副局长、总经济师、总会计师开了好多次会。

 

柳传志:当时那个局长是谁?

 

潘石屹:王军,就是现在的局长。他主持好多人开会。开完会以后,下发红头文件。我们税交上去不到半年,钱又给我退回来了。

 

我就特别高兴,没想到这么快。三四个同行也退回来了。退回来以后我跟他们说,我体会到了中国在进步,在依法治国。

 

咱们是一个进步的力量,让法制完善,社会更加公平一点。在这个过程中,现在存在一些不合理的地方,你可以提出来,通过个人提出来。

 

柳传志:这里边合理不合理,我们站的角度也未必全面。

 

有的时候我们站在我们这个角度认为不合理,人家站在另外一个角度,他不一样。

 

八十年代,我踩在红线边上。现在大政策总体比较稳定,但真的还得老老实实在里边走。有不合适的地方你可以向上反映,这是最好的方式。

 

潘石屹:我现在是什么状态呢?社会上需要的事情我去做。如果不需要,我就不给他们添乱。以解决温饱、以赚钱为目的的事情,不是我唯一的目标了。

这可能对一个上市公司来说不太合适,可我心里面就有这个想法,做一些自己爱好的事情。柳总是没退休吗?

 

柳传志:目前还没有。

 

潘石屹:你们这一代人对于金钱看得比较淡。王石、任志强,这些人都是,穿衣什么都看得比较淡,心目中的理想,都比较大。

 

柳传志:著名的西装、手表,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些名牌叫什么。我跟你这,戴一块好表,你对我尊重了吗?那肯定不是。咱们谈的肯定是别的方面。其实到我这个年纪,就觉得要给有能力的年轻人搭建舞台,让他们充分去表现。

 

我在2000年分拆公司,开展新业务,就准备不在第一线冲杀,尽量多搭舞台,按这个方向去走。

 

有关心的人,也有很多人关心着我,我觉得这已经是非常非常高兴的事了。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正和岛(ID:zhenghedao)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论解决香港问题的法理依据

    解决香港问题的法理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和五十年内不变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英方认为联合声明至今还有...

    2019-08-17 18:45
  • 俄罗斯和中国在克什米尔问题上会产生纠纷吗

    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大国正在联手合作以塑造一种新的多极世界秩序,但就克什米尔而言,它们现在的立场似乎有些不同。在印度和巴基斯坦这两个敌对的南亚国家中,中俄往往会选择不同的合作伙伴。 ...

    2019-08-17 08:13
  • 解放军牛刀您歇着 我来劏这只鸡

    【鱼论】解放军牛刀您歇着 我来劏这只鸡港警:还没使出全力,不需大陆帮忙京港台:2019-8-16 23:59| 来源:法广 |   法新社香港8月16日消息,香港警方三名...

    2019-08-17 07:45
  • 黄埔与功德林

    今天是抗战胜利74周年,老姚心里又高兴又难受。刀枪的战争是人肉堆起来的,大陆南京的30万......老姚查了一下:1947年5月20日,国民政府对1946公布的抗战伤亡人员总数进行...

    2019-08-17 02:33
  • 不被关税搞死 人民币要暴贬到惊人价位

    美中贸易谈判卡关、大陆刻意让人民币一口气贬破七元大意图用用汇率贬值方式抵抗美国调高关税的压力,美国与大陆透过电话协商贸易纠纷,盼能挽救危机。美中贸易谈判前途未卜、十月底还有英国脱欧...

    2019-08-16 0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