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張曉明傅自應報告: 澳門特首選舉急需中央聲音

2019-05-09 20:15

    講政治,政治正確,在國家任何地方,任何相關的政治活動和政治準則中,都是一件大事。政治方面若出現問題,對國家和執政黨的路線、方針、政策,乃至未來穩定發展,對年輕一代的導向,毋容置疑的將會產生複雜的負面影響!

  在向國家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先生和澳門中聯辦主任傅自應先生報告的內容展開之前,首先想回答幾年來,眾多朋友們對筆者提出的一個相同的提問:「支持誰做澳門第五任特首?」

「位卑未敢忘憂國」!

  答案十分明確:如同歷屆支持何厚鏵特首、崔世安特首一樣,中央支持誰做特首,筆者就會和絕大多數市民一樣,支持誰做特首!

  若問這一答案產生的原因,毫無疑問的來自於有着良好愛國傳統,自覺和中央保持一致的澳門市民共同應有,愛國愛澳內心的使然!

劉銳紹認為中央不會太快表態

  再有三個月,澳門的第五任特首將會誕生,在當前似乎只有立法會主席賀一誠先生一人參選的輿論聲中,賀一誠先生約在半月前卻被爆出了擁有葡萄牙國籍,是葡國公民的消息。並且,加之賀一誠先生前不久辭去的全國人大常務委會常委之職,同樣是在雙重國籍身份狀態下擔任的問題,導致葡國國籍的問題好似已經被放大到了「政治正確與否和對國家的忠誠度」,以及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澳門基本法》相關條款的「合法與否」層面,在社會上引發廣泛解讀。

  如此狀態下,筆者作為一個旗幟鮮明與持之以恆的愛國愛澳,以真名實姓擅長撰寫調查報告和時事評論者,尤其是向國家和澳門政府建言之人,面對澳門特首選舉這一重大活動,以及事關國家和澳門「政治」與「政制」中出現的某些帶有大是大非爭議的輿論聲音,認為有必要綜合一些接觸到的各界人士的意見和媒體言論,原計劃準備電郵或寫信給張曉明先生和傅自應先生,報告相關問題和筆者的建言,希望這兩位分管相關事務的主要官員,把澳門特首選舉中出現的新問題,新情況,本着對國家、對澳門的現在及未來負責的責任感,以官方機構的權威性,及時、準確的報告給習近平主席和中央相關領導,傳達澳門市民期待得到中央權威性聲音的迫切願望。但最後想來,直接以見報的方式報告,也許比通過一些「水手」層層傳遞,不知最終是否會到達兩位主任手中的方式,更有效率和準確性!

 前不久,賀一誠先生出席工聯「五.一」國際勞動節酒會時,被傳媒追問何時正式公布參選,他說:「就快,五月二十日左右,目前正等候辦公室裝修完成,有消息一定會通知傳媒」。

  筆者為此在想,「裝修」可能不是主要問題,主要問題不排除是「取消葡國國籍的申請結果」,以及中央的態度。

  記得賀一誠先生辭去全國人大職務獲批以後,有輿論認為賀一誠先生已經同等得到了「祝福」。為此,資深時政評論員劉銳紹先生接受電視採訪時就認為中央不會太快的表態。

  筆者在認同劉銳紹的觀點之外,還認為最終結果亦有可能在中央「四中全會」後出現。

  鑑於劉銳紹和筆者的這類未必正確的認識,於是想到了「時間」緊迫性的問題?因此想說,如果,賀一誠先生的「雙重國籍」問題,從國家「政治」層面、《國籍法》層面、《基本法》層面,以及在年輕人和全球華人中的負面影響層面,都不存在任何問題的話,那是否需要中央的聲音,還賀一誠先生一個輿論公道。相信有了中央的聲音之後,澳門所有愛國愛澳人士都不會再討論這件事,讓賀一誠先生集中精力撰寫出政綱,參選特首。

  若果,賀一誠先生的葡萄牙國籍問題,存在某些問題。那麼,中央的對策、方案以及指導意見或指示精神內容有哪些?是否有必要不拘泥於形式的傳遞出來?有了這種聲音,無疑會有利於澳門各個方面的積極照辦和全力配合!

賀一誠葡國籍被放大到政治和國家忠誠層面解讀

  四月二十六日,網絡上出現了題為「葡民事登記證明顯示 賀一誠仍屬葡萄牙國民」的文章,其中有說:根據國籍法第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承認中國公民具有雙重國籍」。

  賀一誠作為立法會主席,這問題就更跟他脫不了關係,因為擔任此職者需為中國公民。基本法如此寫明:「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副主席由在澳門通常居住連續滿十五年的澳門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擔任。」基本法對特首亦有同樣要求。

  一位熟悉澳門法律的消息人士甚至假設賀一誠在任立法會主席時根本沒有中國籍。這位人士說「中國公民沒有雙重國籍。你要不就是中國籍,要不就是外籍;如果他是葡籍,他就不可能有中國籍」。

  而其中眾多的讀者留言中,竟然出現「澳門回歸二十年了,至今依然是葡國人做立法會主席」這類帶有政治意味意思的質疑聲音。並且,面對賀一誠有著近二十年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也就是常委的身份的問題,澳門的愛國媒體《新華澳報》永逸先生,四月二十九日發表題為「從賀一誠向葡國申請退出民事登記說開去」的文章,其中有說:在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接受賀一誠辭去全國人大代表的請求,並予以公告之後,葡文報章《今日澳門》刊登一則消息謂,賀一誠在宣布參選特首的記者會前一日,已經向葡國駐澳門總領事館提交了喪失葡籍的申請,並已交到里斯本,會由葡國司法部處理,司法部會有約三十日去核准、要求更多資料或拒絕申請……

  因為按照基本法的相關規定,立法會主席也必須是中國公民,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按照國家《憲法》和《人大代表法》、《人大代表選舉法》的規定,全國人大代表以至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更應該是「絕對純度」的中國公民,不得擁有外國國籍以至是外國居留權……
上述《新華澳報》永逸先生文中信息,在社會各界都有人圍繞「有葡國公民身份做全國人大和澳門立法會主席是否合適?」這一問題有爭議!

  爭議信息之一:永逸先生文中:「已經向葡國駐澳門總領事館提交了喪失葡籍的申請,並已交到里斯本,會由葡國司法部處理,司法部會有約三十日去核准、要求更多資料或拒絕申請……」此說法是否說明賀一誠先生的申請尚在葡國司法部的處理中,存在被要求更多補充資料或拒絕申請的可能性?離選舉這麼短時間,這個問題是不是不可小覷?

  爭議信息之二:永逸先生文中:「因為按照基本法的相關規定,立法會主席也必須是中國公民,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按照國家《憲法》和《人大代表法》、《人大代表選舉法》的規定,全國人大代表以至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更應該是「絕對純度」的中國公民,不得擁有外國國籍以至是外國居留權……」此表示是否說明立法會主席和全國人大代表不能有外國國籍?假設對永逸先生的話理解無誤,《基本法》第四十六條和七十二條,分別對特首和立法會主席有着一個共同的要求:「澳門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擔任」,如此以來,是否存在做立法會主席都存在問題呢?

引導青年人愛國首先需要榜樣的力量

  習主席在幾天前的五四講話中,明確的要求青年人要愛國,傅自應主任在澳門對青年人也發出了同樣的聲音。

  熟悉澳門的人都知道,尚未回歸之前,在何賢等老一輩反殖民統治的愛國先驅們親自組織、領導、耕耘下,澳門有了深厚的愛國自覺性之土壤。

  在回歸之後,中央政府的「一國兩制」和「澳人治澳」良策,對澳門的厚愛博彩經濟政策,以及何厚鏵的得力領導下,市民的愛國傳統和熱情,加之政治上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政治正確」之追求,有了更高的高度。如此良好的愛國愛澳和政治覺悟的傳承延續下,澳門社會穩定,經濟發展一直有序而良好。因此,在對待五年一屆的特首選舉這樣重大政治事件中,澳門市民不同港台歷來選舉時的輿論和行為那樣,沸沸揚揚,總是有人在期待「翻天覆地」的局面出現。澳門市民總是因為高度支持中央的決定,表現出風清雲淡,相信中央,隨遇而安的淡定心態!

  如此狀態下,本來澳門的這場特首換屆,無論在中央指導下建制內一個人出場,還是兩個人出面展開溫和的君子之爭,選出符合國家發展大局,澳門社會廣泛認可,有利於未來發展和市民利益的愛國愛澳人士,組建第五屆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做好發展、民生和穩定工作的同時,下力氣樹立起新一代像何賢、馬萬祺、崔德祺、柯正平、陳滿那樣一批用自身行動塑造出自身價值的愛國愛澳的鮮明楷模形象,去作為榜樣的力量,引導與培育出大批愛國愛澳的青年人。但是,因為賀一誠主席的國籍問題,被媒體輿論引發爭議和上升到政治與國家忠誠度的高度以後,令有些年輕人在雙重國籍問題上產生了不一致的觀點和看法。

  因此希望得到中央權威性,旗幟鮮明,符合國家和澳門的法治精神的有力答案,去對網絡大數據時代,大數據人和澳門有的時事討論網站,按照自己的喜好去有選擇性的保留或刪除一些觀點的做法,以及有媒體出現涉嫌帶有傾向性,非客觀公正性和大眾性的另類輿論闡述立場!

何厚鏵也是優秀的人選

  觀察香港和台灣,其經濟和民生等各方面發展滯後於澳門的原因之一,就是缺少既愛國又愛本地,又德高望重,能夠統領原有本地居民,團結來自四面八方的政治領袖所發揮的作用。

  澳門不同,因為何賢、馬萬祺、崔德祺三大家族的存在,做過全國人大常委會常務委員的三大家族之首的何賢先生之功德,帶給了何厚鏵先生福氣,加之何厚鏵做特首時表現出的領導力和豐富智慧,在緊跟中央部署,創新發展澳門中凝聚了澳門的政、商、社會各界社團力量,形成了以何厚鏵為重心的澳門「定海神針」與「壓艙石」角色。

    當第三任特首選舉的時候,據說崔世安因為得到了何厚鏵的支持,而形成了無人出來競爭的局面。

  時過境遷,從當今崔德祺家族成員表態支持的賀一誠來看,崔世安十年特首生涯已經形成自己的班底,勇於和據說支持梁維特的何賢家族、馬萬祺家族發聲異同的表現看,就應該是個例證。

  面對現狀,有市民開始用問題和客觀道理並存的聲音問:在由絕大多數廣東人構成的澳門,支持一個非廣東籍的浙江籍人士做特首,是否尊敬廣東籍居民的感受?並且,事件還引發出對賀一誠先生的令尊賀田先生的討論聲音,立法議員區錦新先生在《訊報》題為「賀一誠參選所帶來的茶杯風波」文中,就傳遞出市民間的說法:「賀(一誠)先生當然也算是老澳門,但其令尊翁是在七十年代才到澳門紮根的,並非六十年代那群「反殖英雄」之列……」

  關於這點,有着外省籍貫的筆者認為,賀一誠先生澳門出生,是澳門永久居民,自然是澳門人,籍貫問題是存在的事實,但不應該成為其他問題。當然,如果用「原居民」的思維看待問題,各種觀點亦並非都錯,也有其值得思考的價值。例如中國歷史上的歷代皇帝,到新中國的毛澤東、朱德、賀龍、陳毅、習仲勳等老一輩領導人,在領導任何一個區域的時候,總是有尊敬原居民「土著」的地域意識,注重選用他們「土著」中德高望重者做首領。但澳門不同,時代不同。假設按照多年來一直在民間有市民和傳媒人士談論的一個話題得以落實,何厚鏵再度出來參選特首的話,相信在澳門本地,無論從政商、社團各界,到草根市民之間,何厚鏵的民調指數一定會高過其他任何一個澳門居民。

  曾經,筆者圍繞這個民間說法做過一些分析,假設按照佔澳門人口絕大多數的廣府人,原「土著」,也就是現在的廣東籍澳門人中大多數的意願,以及《基本法》並未禁止離任十年之後的原特首,再出選特首的想法和理解成立的話,何厚鏵出來無論是同籍貫浙江的賀一誠,或是廣東的梁維特競爭,相信他們都遠遠不是何厚鏵的對手。

  處於這一分析,假設賀一誠先生的葡國籍存在某些問題;假設五位司長都不參選的話,筆者認為市民中關於希望何厚鏵先生出馬參選的說法,其實可以圍繞六十四歲和賀一誠先生只有兩歲之差的何厚鏵先生,再度出山參選的可行性和可能性,納入到為了國家好,澳門好,大灣區發展好,澳門市民好,以及重視澳門絕大多數居民屬於廣東籍方面的思想感情方面,做些深度的思考……

  假設,由何厚鏵這位澳門的「定海神針、壓艙石」,再出來參選做特首,憑藉他父輩在國家和澳門市民中的威望,自身十年特首,十年全國政協副主席的經歷和在澳門經久不衰的影響力、行政能力,對國家的忠誠度,按照國家規劃,跟隨國家發展的腳步,尤其是十年特首的經驗,以及崔世安做特首期間的十年旁觀與思考,筆者和眾多市民一樣,十分相信在他領導下將會把澳門打造成真真正正,令香港和台灣人仰慕的「澳人治澳」卓越典範,「一國兩制」成功豐碑!

  當然,亦可以由何厚鏵先生從現任司長、現任澳區全國政協常委,以及三大家族之中的馬萬祺家族中,選出一個參選人;或者何厚鏵先生牽頭聯合馬有禮先生,崔世安先生做大多數市民和社會各界的代表,共同推選出一個參選人。

  實話實說,筆者和賀一誠主席短信交流多年,他對筆者關於立法會對政府監督功能不夠到位等批評,都能及時回覆,印象深刻。從感性方面來說,筆者希望賀一誠先生的葡國國籍不存在任何政治、法律等方面的問題……但是,理性來講,任何個人感情或感想,都必須首先無條件的服從中央具有權威性和一錘定音的聲音! 許旭

       注:此文首發於今日《訊報》4版,但上午8时發現《訊報》網站應該是因電訊公司的問題,未看到此版,資料庫亦未更新,所以發至這個難能可貴,歷來暢通無阻的多維網。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