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传教士与996:意识形态的窗户纸,快要被捅破了

2019-04-16 01:56

最近关于996等一系列问题,马云和刘强东等人相继发声,只说明一个问题:这个局面资本家的传教士们已经节节败退搂不住了,他们不得不撸起袖子亲自下场了。

 

但这一下场,不免狼狈不堪。

 

2015年,马云在韩国一电视节目中谈及最后悔的事一度哽咽,他说后悔忙于工作,根本没有时间陪家人,如果有来生绝对不会这样了。但就在前两天(4月11日)的阿里巴巴官方公众号发布的《马云谈996》中,马云却一改口风,表示:“我很幸运,我没有后悔12x12,我从没有改变过自己这一点。”并称“今天中国BAT这些公司能够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

马云:我后悔终日忙于工作,没有时间陪伴家人,于是我决定让员工终日忙于工作——这样我就有时间陪伴家人了。逻辑严密,有理有据,使人信服。

 

马云刚说完996是一种福报,刘强东马上就说我现在还能8116,还在朋友圈里分享了一个鸡汤,无非就是努力奋斗才有美好未来的意思。但现实并没有鸡汤那样岁月静好,曾经声称“永远不开除任何一个兄弟”的东哥,终于在一年之后来了一个“解释权归本人所以”——声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兄弟”。

同时在京东内部发文:要坚决解决“三类人”:

 

这一份杀气腾腾的内部邮件竟然用了“三类人”这种说法,怕是东哥没有好好读党史,真不知道“清理三X人”这段历史,否则谅他也不敢用这个专有名词。刘强东表示要坚决裁掉因家庭和身体原因不拼命的员工,网友吐槽:京东里还有比刘强东更因为家庭和身体原因耽误工作的?

 

资本家的伪善还不仅限于此,上周(4月8日),京东官微回应外界猜测,确认了京东取消旗下快递员底薪,还将快递员的公积金系数从12%降到7%。但曾几何时,刘强东曾标榜自己为快递员缴纳五险一金,并骄傲地宣称“如果京东少缴五险一金,一年至少多赚50亿”;2017年11月2日,刘强东在泰国一场讲座中表示,京东快递员的平均工资高出同行业50%,任何快递员在京东工作个5年,可以带着足够的钱回乡买栋房子;同时,刘强东也喜欢在社交媒体上塑造自己牵挂快递员、同情体力劳动者的形象,网上随处可以搜到刘强东送快递的照片和肉麻如斯的公关稿:“京东自创立以来,刘强东就给自己定下了一条规矩,每年抽出一天做回一线快递人员:一方面是为了深临一线检验京东的服务,除了商品质量,刘强东最看重的还有服务;另一方面是为了体验兄弟们的艰辛,底层出生的东哥一直与快递员以兄弟相称……”

 

 

现在到好,别说五险一金了,“兄弟们”的基本工资都没了。刘强东曾经的所作所为用恩格斯的话最好批判:“你们吸干了无产者最后的一滴血,然后再对他们施以小恩小惠,使自己自满的伪善的心灵感到快慰,并在世人面前摆出一副人类恩人的姿态(其实你们还给被剥削者的只是他们应得的百分之一),好像这就对无产者有了什么好处似的。”然而终究还是撕下了他们虚伪的面纱。

 

他们那一套岁月静好的心灵鸡汤,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还是那句话,为啥马云刘强东不惜自打脸亲自下场,因为整个局势和舆论越来越失控,传教士的宣传已经不够了,他们也只能撕下面皮,亲自下场在意识形态的战场上站在了自己应该站在的位置。

 

说完了已经开始有点慌的资本家,那么传教士是什么一种情况呢?我在《生而贫穷》第二章里画过一张图,讲现在这些资本家、食利阶层如果愿意的话,是可以脱离劳动生产的,通过平民阶层的精英和自己的传教士们控制社会经济运行。比如从基层员工提拔的中层,他们就扮演了公司管理者、公司利益维护者、公司制度保障者、公司价值观宣传者的身份。

 

这次马云力挺996的事情,一位阿里的朋友私信我说,中低层的员工都在骂,中层及以上都在支持,泾渭分明;然后有一位赞美马云的基层员工,已经在准备裁员的名单上了。没有什么讽刺故事比真实世界来得更精彩了。

 

最具有代表性的一个职业就是人力资源管理相关的岗位。去年互联网裁员潮时,我刷一个匿名职场APP时看见了一个吐槽,楼主发言:“大快人心!开除我的HR也被谈离职了,妈的这个狗B跟我谈的时候抠的一笔,本来答应好的补偿各种克扣,说好的按月算年终奖借口我绩效不达标也没了,好像省下老板的钱就能给她一样,现在好了,老板用完这条狗了就一脚踹开。这货离职了朋友圈还发个鸡汤,拍了张公司大楼还说什么感谢三年的成长,真·丧家之犬,到死了了也没活明白”。这并不是针对人力资源工作的朋友们,只是这个职业尤其特殊性,它设置之初的目的就是维护运营的效率与公司的利益——这句话的另一种描述就是让资本家成功剥削更多剩余价值,可以说这个行业从诞生起就带着异化的本质。

 

另一个容易“精神分裂”的传教士职业是公司的公关部。我有一位朋友去年刚从某手机大厂离职,促使他离职的最重要契机就是他们部门有一位工作十一年的老员工在晚上加班时猝死了。我去深圳找他喝酒的时候,他就跟我吐槽说,就员工猝死的这个新闻,第二天上午还能见到,但是下午之后各大新闻平台全部撤稿,社交媒体相关消息全部屏蔽,就是那群公关部的狗干的好事。然后部门领导一对一找每一个员工约谈,不是同事去世了安抚他们,而是要求他们删除朋友圈并且对外界噤声。他们的基层领导觉得这事挺操蛋的,拒绝约谈员工,结果是部门上级主管领导找每个人谈话,我这位朋友直接当面喷了这位领导,然后转头提辞职,股票期权也不要了。他跟我讲,让他出离愤怒的是看见了一位公关部同事发的朋友圈,大致意思是危机公关连续工作了72个小时,太累了终于结束了云云,仿佛自己完成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成就。我朋友在下面评论了一句:“你们就是一群狗”,直接拉黑。

 

我跟他说这个事情真是“出离讽刺”了,一群员工连续加班72小时,为另一个员工的过劳死洗地,他们这些人里要是再倒下一两个就真有意思了。但是,这个本质还是无产阶级斗无产阶级的戏码,猝死的是劳动者,出来洗地的还是劳动者,背后坐享其成的资本家费过一丝力气吗?这就是资本主义精神奴役的功效,资本家连那条督促劳动者工作的皮鞭都不需要亲自挥了,自然有他的代理人去完成,在配合着传教士xi nao一条龙服务。HR和公关部一个主抓人事管理,一个负责意识形态输出,就仿佛是资本主义的组织部和宣传部。


但是,我还是要强调,这里不是针对HR工作或公关工作的基层劳动者。讲一个历史故事,当年六小龄童之父六龄童为领导人表演了戏剧《三打白骨精》,郭沫若看完了之后义愤填膺,觉得唐僧真是猪队友,遂成一首诗:“人妖颠倒是非淆,对敌慈悲对友刁……千刀当剐唐僧肉,一拔何亏大圣毛。”但是毛主席看完之后感觉不对,写了一首和诗:“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这四句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反动派很早就有了,但我们要分清,唐僧只是蠢,本质还不是彻底的坏,唐僧和孙悟空之间只是人民内部闹矛盾,他不是不能争取的——我们要挽救他、教育他、改造他,把他拉到正确的轨道上来;而我们最主要斗争对象是真正的敌人——那个在唐僧背后真正吸人血、吃人肉的白骨精。所以说毛主席的姿势水平,那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毛选第一册第一篇第一句,就问了一个革命的根本性问题:“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首诗的妖僧之辩,也是在探讨这个问题。

 

就拿公关部来说,我有一位学妹曾经就在百度公关工作,就是“这届百度公关”新媒体运营的一员。她也是有些虚荣,进了互联网大厂之后就喜欢秀,经常在朋友圈里晒工作证、工作餐、工作环境这些东西。结果魏则西的悲剧发生之后,她就收到了无数或熟或不熟的人的“问候”,问她人血馒头好吃吗?那时候她接近于精神崩溃了,经常凌晨三四点做噩梦醒来,失声痛哭。后来她诊断出重度抑郁,辞职回老家养病了。但你说我这个学妹品性不好吗,也并非如此,她就是学新闻毕业,校招海投了很多家简历,光百度就选了好几个部门,然后恰好被公关部录取了,人之常情一个应届生也不大可能放弃这工作吧?工作了之后也没理由马上辞职吧?只能不断在安慰和暗示自己:这只是一份工作——在合理化自己的选择,但终究逃不过潜意识中良心的谴责,只能在这种分裂中愈陷愈深。这就是典型的异化。

 

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分工愈发细化,所以许多传教士的工作并不是精英或更以上的阶层来做了,许多基层的劳苦大众也被赋予了价值观输出的细分工作。他们不但经历了剩余价值的剥削(比如那个连续加班72小时的公关),更忍受着臀脑分离式的精神分裂的折磨:一方面明知道自己是个苦逼的阿米巴原虫,另一方面又为了一口饭吃不得已做了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看门犬。这些人同样是需要挽救需要解放的对象。

 

当今传教士还有一群人,算是传教士群体的新形态,就是网络上一些自媒体博主,因为号做大了,脱离雇用生产了,又跟行业内一些老板称兄道弟谈笑风生,在酒局饭局上被人恭维了几句“老师”,恍然间觉得自己就是统治阶层的一份子了,自发自觉地维护起了资本主义价值观了,开始对着劳苦大众狺狺狂吠了。殊不知那些资本家亲自豢养的传教士还能分到一些骨头,他们连骨头汤都没分到过,还要真·贵族们背后戳脊梁骨说他们又穷酸又装逼。只能说入戏太深,也是自作孽不可活,这个群体迟早会被认清本来面目,并被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所唾弃,然后发现没了人民的关注度,他们屁都不是,没有人需要他们输出意识形态了,也没有人在饭局上称他们老师了,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梦醒之后无路可走,比丧家之犬还要惨。

他们资产阶级有自己的传教士,我们无产阶级也有自己的先锋队。我在这里就为反对在996第一线的同志们提供一些理论支持。

 

资产阶级传教士们维护996的说辞无非两种:第一,市场经济,每个人都是自由的,你不想干你辞职啊,你找别的工作啊,合同不是你签的吗,那你bb个啥?第二,个人奋斗才有美好未来,你现在不拼命,将来就后悔,你不努力还想获得美好的生活,你懒你有理吗?

 

我们先说第一条。这个问题我们初中课本就说过:“工人看似有签订契约的自由,但是他们不受雇于这个资本家,就得受雇于那个资本家,饥饿的威胁使他们无法摆脱被资本家雇佣、受资本家剥削和压榨的命运。在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的条件下,所谓雇佣双方的契约自由,对于工人来说,是徒有虚名的。”多么言简意赅,不需要我过多解释了。

 

我在《不是“逃离北上广”,而是廉价劳动力注定被驱离》讲过我一个朋友的租房经历,房租到期了,结果中介说涨价。这家中介是连锁大户,曾经给出的承诺就是“三年不涨价”以此来吸引北漂年轻人的。但是他们非但涨了价,中介工作人员还给出了一个看似非常“合理”的逻辑:你可以选择不签约啊,这是你作为消费者的自由,我们是公平的哎。但是就算不在这家租,整个区域内的房租普遍涨价了。我朋友说终于理解了我一直说的“无产阶级没有真正的自由,他们只能选择被这个资本家剥削或被那个资本家剥削”是什么意思了。我就说嘛,小布尔乔亚们就缺少被生活教育,哪一天被资本的铁拳锤爆了狗头,分分钟就能理解中学政治课本里讲的内容了,我们这个社会才是最好的“老师”啊,虽然这个老师往往是通过体罚的方式让你学会知识的。

 

这个现象不止是马克思主义学派批判过,自由主义学派同样批判过。自由主义从霍布斯、洛克再到密尔、康德,一直都是资本主义最高指导思想和哲学背书,这一学派也批判这个问题那就说明它真是个问题了。当代哲学家、思想家、古典自由主义大师、社会契约论集大成者——罗尔斯,结合了康德对于自由主义道德性的哲学要求和卢梭的“大契约论”思想,对社会契约提出了道德层面的规范。

 

为了更好地理解传统契约所具有的道德弱点,我们先从两个例子说起。假如,有一个甲方客户找我要在公众号发广告,我们谈好了价钱一万一篇,他同意了我也同意了,这就达成了一种契约(注意这个契约的含义不要跟法律上的要约、合同弄混了,本文所有内容不涉及法律上的讨论,完全是政治和道德意义上的)。第一种情况,我在自己公众号上把广告发出来了,甲方说不好意思我们方案有变动,不需要你这个广告了,不能给你钱。这大多数人都觉得是甲方过失没错吧,毕竟我这边已经提供了劳动和服务,公众号已经产生了曝光量和广告效应,这样单方面的说我们不会付钱了,完全不讲道理对吧。第二种情况,我已经把这篇广告软文写好了,发给甲方客户确认,然后甲方说不好意思我们方案有变动不需要了。那么这种情况大家觉得谁占理呢,是不是觉得我已经写出来了付出了一定的劳动,就算不能给全额的广告费也要给一定的报酬对吧?第三种情况,我还没有开始写,甲方说取消了,我说不行,我现在缺钱,你必须得发我这广告,因为我们在前面已经说好了,不能浪费感情。这个时候呢,是不是就觉得我不那么理直气壮了。但是你从上面三种情况来看,无论哪一种,无论是我占理还是甲方占理,占据主动地位的永远是甲方,因为甲方有钱啊,所以对我来说最好的情况是什么都没有,坏的情况是付出劳动打了广告还什么都没有;而对于甲方来说情况恰好相反,最好的情况是一分钱不付打了广告,最差的情况也能什么都没损失。说明在契约中我们双方的地位是不对等的。

 

好,第二个例子。很多小区都有给老年人推销保健品的现象:一群人穿着白大褂,免费体检,然后告诉来体检的老年人你血里有颗粒,需要吃我们这个XX药,我们这个药还能治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一般的大爷大妈们,说实话,没有那么高的科学素养,一听理疗仪、电磁波、血液颗粒这种唬人的话,再加上还有一个自称的大学生给你煽风点火,几万块钱的废物仪器也就这买卖了。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签订契约的双方虽然是自愿的,但是信息地位是不对等的,一方是可以用各种专业术语唬人的“大学生”,一方是对自己身体状况很看重的老年人,我们从一个普通人角度出发,都很明显的会认这是不道德、不可取的。

 

我们看上面的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权力和地位不对等,第二个例子是信息不对等,这两种情况都使契约产生了道德上的困境。在我们社会中也是如此,国家、企业的管理者与普通民众、打工仔,无论在权力地位上还是在所得信息上,会有更加明显的不对等情况。因此,罗尔斯指出,传统的契约具有道德局限性,而道德局限性的由来产生于权力的不平等和信息的不平等。

 

资本家与劳动者的地位不平等更加明显,这就不用我说了。在这一场不平等的契约与博弈中,劳动者们仅仅是饿死而已,但资本家们失去的可是宝贵的剩余价值啊!

 

那么什么样的契约才具有道德上的意义呢,一些法律思想家认为,只要契约实现了两个条件——互惠和自由意志,那么它就具有道德分量。罗尔斯再次基础上还指出,除了互惠和自由意志,还要求所有人在签订契约时的地位和权力平等,才能使契约具有道德性——如果不平等,就去弥补这种平等。

 

《劳动法》就是弥补这种不平等的一种方式,正是因为劳资双方的地位不平等,所以需要国家和法律层面的保障去给走钢丝的劳动者装上一个“安全网”,这也是为什么资本家们提出公然践踏《劳动法》的996制度会引发如此广泛的愤怒,因为这真的是触碰到最底线了,我们劳动者已经退无可退了。

 

第二点,关于个人努力的鸡汤,其实是非常高明的xi nao术,把“996=努力奋斗=自我实现”这一条逻辑连在了一起。但是,我们需要绕过传教士们布置的幻术,个人努力固然没有错,但是努力没有应有的回报就对了吗?你加班不给加班费,岂不是让我的努力没有一点可以预期的回报?努力的人有,工作狂也有,但是没有不要钱的工作狂。换句话说,我们越努力工作就越要追求公平的回报,不然我“努力”图啥呢?图我们是兄弟吗?还是图你能更多陪一陪家人以后不后悔?自身努力与打破剥削、反对不平等不公平,非但不是对立,相反是高度统一的。

 

因此,我们越要努力奋斗,就越要反对996这种敲骨吸髓的剥削模式,要让劳动者切实享受到自身奋斗带来的收益,而不是用剩余价值供养了少数特权阶级吸血鬼。正所谓“取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这是每一个劳动者都是要思考的问题。

我们在回到开头的问题,为什么资本家们豢养的传教士们都搂不住局面了,必须要让大佬们不顾面皮亲自下场了呢?其实诸如996的工作模式在体力劳动者中并不新鲜,当年东南沿海的血汗工厂里剥削地比现在互联网大厂狠多了,当年富士康被媒体曝光的就有二十二次自杀事例(实际数字肯定更多),更不用提黑砖窑、黑煤矿还有尘肺工人等等一些列事件。但是我在《“看不见的底层”和被污名化的穷人》这篇文章里讲过,这些体力劳动者们已经成了“看不见的底层”,他们被主流社会所驱离,没有任何一点话语权。人们看到了这些新闻报道之后顶多是内心泛起一丝波动,然后觉得离自己的世界遥不可及。

 

但是资本的屠刀终究还是落了下来,当初以方兴未艾最为活跃的互联网行业为代表,资本对于白领的劳动力也展开了凶残地无差别剥削,脑力劳动者的疯狂加班也成为了一种常态。在最初,互联网行业的待遇确实高于其他行业,这个原因我也说过,因为热钱都在往里面涌,劳动者都多少少也能分到一杯羹,那时候马云还能讲讲“月薪两万最幸福”的鸡汤,还能骗到一大票的无知群众。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工作五六年的老员工有了,工作七八年的老员工有了,工作十几年的老员工也有了,那么后辈看在眼里难免不会低估:他们拼命十多年,不也就这样么?也不像传教士灌得鸡汤那样,拼命多少年换来财务自由了啊?曾经,劳动者们本着努力奋斗换来未来美好生活的愿景,默默地忍耐了这种疯狂的“免费加班”;但是当他们意识到,这种努力奋斗只能换来老板的美好生活时,他们决定不再沉默任人宰割了。

 

一个非常重要的是契机是去年年底各大互联网公司裁员潮,多少工作十几年为公司奉献了青春的老员工,因为年龄大了,身体跟不上了,工作效率有所下滑,成为了“性价比低的人”(刘强东语),被无情裁员,很多甚至合法的补偿都没有完全满足。其他员工看在眼里会怎么想?肯定会意识到,这就是我未来的可能性之一。公司无论给我饼画得多么大、“我们是相亲相爱一家人”的歌唱得多好听、老板的鸡汤讲得多动人,都抵不住冷酷的现实对于脑力无产阶级脆弱小心灵的冲击。阶级意识也开始孕育出萌芽。

 

我之前的文章就讲过,其实所谓的“资本寒冬”是一个伪概念,因为之前是资本过热,现在不过是一个常态而已,重要的是劳动者们创造的财富分配严重不均,绝对大头都供养出了资产几辈子都花不完的跨国巨富。资本的潮水退去,当这些巨富们的年收入不过是从100亿变成了年入99亿,他们就开始慌了,开始不满了,开始怀疑曾经的“兄弟们”工作不努力混日子了,于是他们急不可耐地举起了皮鞭,这时候劳动者们彻底被激怒了。曾经互联网公司的加班政策其实是在法律的边缘游走,既没有加班费也没有相应的调休,但是因为行业如此大家也不能说啥,都是灰色地带的擦边球;但是当这些巨富公然践踏《劳动法》,就是宣告着我肆无忌惮我无所顾忌,那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本来岁月静好的(伪)小资产阶级白领们,诉求仅仅只是想安安稳稳吃饱饭,没事了还可以去星巴克秀一秀自拍再买个奢侈品包包,但猛然发现这些资本家不仅仅是“又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还想着从马儿身上榨出汁来,残酷的现实比一切说教都更能让人清醒。

所以说这次事情的本质是一个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故事,资本家们得寸进尺步步紧逼,突破最后的底线都毫无顾虑;于是那些曾经被消费主义和资产阶级成功学洗脑的精神上的小资产阶级们,终于开始有一点回过味来了。而且这群人,与血汗工厂那些被驱离的体力劳动者们不同,他们能熟练运用社交网络表达自己的观点立场,是稍微有一点话语权的。而当千千万万个有这么一点点话语权的人开始“是可忍孰不可忍”了,曾经岁月静好灌鸡汤的资本家也终于坐不住了,开始撕破“温情脉脉的面纱”不惜自打脸亲自下场了,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意识形态的窗户纸,快要捅破了。

 

无产阶级的觉醒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让子弹飞》中张麻子又发枪又发钱,还让漂亮的小姐姐们敲鼓助威,最后跟他来的也只是一群鹅。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利益割裂的世界,资产阶级无产阶级注定利益会有冲突,那我们你代表你的我代表我的,我们堂堂正正威武之师,正面对抗去分割这些利益,没有毛病。怕就怕那些臀脑分离的人,被资产阶级价值观洗脑,明明自己每个月月光甚至还要靠父母接济,但就因为透支收入买了点上档次的消费品以为自己晋级上流社会了,瞧不起体力劳动者,一边抱怨着加班一边鄙视那些维护自身权益的人。正所谓“千防万防,工贼难防”,因此,提防被资本家和传教士洗脑到福至心灵的臀脑分离者,成为了重中之重。

两种最具代表性的观点,就是我上面反驳的“自由选择论”和“努力论”。还比如这种,认为没有资本家就没有工作机会的人,这种认为没有地主农民就会饿死的人:

 

这里,送上一首革命歌曲《谁养活谁》给诸位观众,希望大家能以身作则,摸一摸自己的屁股究竟该坐在哪里。

 

谁养活谁呀?大家来看一看,

没有咱劳动,粮食不会往外钻,

耕种锄割全是咱们下力干。

五更起,半夜眠,一粒粮食一滴汗,

地主不劳动,粮食堆成山。

 

谁养活谁呀?大家来瞧一瞧,

没有咱劳动,棉花不会结成桃,

纺线织布没有咱做不了,

新衣裤大棉袄,全是咱们血汗造,

地主不劳动,新衣穿成套。

 

谁养活谁呀?大家来谈一谈,

没有咱劳动,那里会有瓦和砖,

打墙盖房全是咱们出力干,

自己房两三间,还有一半露着天,

地主不劳动,房子高又宽。

 

谁养活谁呀?大家来想一想,

创造世界全是咱们的力量,

吃穿用住生活不能少一样,不是咱送上粮,

地主早已饿断肠,到底谁养活谁,不用仔细想。

 

谁养活谁,大家来看一看,

没有咱穷人开荒山,财主哪来的千倾田?

没有穷人来种地,财主家粮食哪能堆成山?

没有穷人把屋盖,财主家哪有楼堂瓦舍一片片?

没有穷人种棉养蚕纺线和织布,财主家哪有绫罗绸缎穿?

 

想一想,看一看,穷人养活地主还是地主养活咱?

想一想,算一算,咱穷人养活地主多少年?

不信神,不靠天,全靠党把身翻。

斗倒地主和恶霸,封建势力连根端。

斗倒地主和恶霸,也有吃来也有穿。

斗倒地主和恶霸,穷苦大众坐江山!

 

来自微信公众号:大浪淘沙(IDknowledgewealth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林志玲改名“黑泽志玲”?

    2019年6月18日,四川宜宾地震后,林志玲发了一条微博如下:谢谢她、祝福她的网民当然是有的。引人注目的是骂她的。这些批评也不算新鲜了,打从林志玲宣布婚讯后,骂她的人就很多。有人P...

    2019-06-20 05:53
  • “一国两制”尊重台湾 黄智贤刺痛谁的玻璃心?

    台湾政论节目主持人黄智贤日前在海峡论坛大会演讲时称,“一国两制”是对台湾最大的尊重与体贴,我们这一代要把台湾带回家”。黄智贤说,“我是中国的台湾人,我们要和平,我们要‘一国两制’”...

    2019-06-20 05:38
  • 习特通话 央视突然插播中美友好电影

    北京星期三(6月19日)一改近几个星期对美国的好勇斗狠、誓言要跟美国打到底的强硬姿态,对华盛顿摆出令人惊讶的柔和姿态。北京的姿态一夜之间大转变受到国际媒体的注意,同时受到中国网民的...

    2019-06-20 05:07
  • 美联储又惊动全球! 黄金与国债疯狂

    用韩国央行李柱烈的话说,昨晚美联储(FOMC)似乎比预期的更加偏鸽。但与上一次相比,美股表现在边际量上却出现断崖式下跌。6月4日,美联储释放出强烈的降息信号。当时,全球资本市场为之...

    2019-06-20 04:28
  • 拆掉洋地名,中国就能文化自信了吗?

    中国政府似乎正在推动一场全国范围内针对住宅小区的改名运动,很多城市要求当地住宅小区修改他们的名称,理由是这样的名字夸大事实、崇洋媚外、故弄玄虚、怪异难懂,甚至还将之与“...

    2019-06-20 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