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应为委内瑞拉做出选择(上)

2019-03-16 01:12

只有拉美这片神奇的土地才能孕育出魔幻现实主义,而要是观察到委内瑞拉怪诞的政治社会现实,即使是大师级的文学叙事,相比之下也要逊色了。

在联合国发布的数据中,这个国家的通货膨胀率在2018年达到百分之137万,2019年的GDP增长预计为-18%,移民与难民达到300万,截止2017年全国则有370万人营养不良,约为其总人口十分之一。很难相信它还可以变得更加悲惨,但在委内瑞拉,想象力一直小于现实。

在长达二十年的糟糕政策将国家经济毁于一旦后,现在的马杜罗(Nicolás Maduro)政权已经陷入危机,当地时间1月21日一场军事政变被扑灭,但仅两天后反对党领袖、国会议长瓜伊多(Juan Guaidó)就自立为临时总统,国家政权宣告分裂。

委内瑞拉的命运还在继续跌落,它开始面临外部军事介入的风险。美国宣布支持瓜伊多,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出兵委内瑞拉是一个选项,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则在笔记上写着“向哥伦比亚派兵五千人”并被媒体曝光。

事已至今,眼看马杜罗对其政权的保卫战将触发不那么愉快的结尾,包括欧洲、南美、俄罗斯等在内的外部国家也纷纷表态站队,带着各自的考虑投身其中。在同时面临着经济、政治、人道主义危机和外部军事介入四重威胁时,委内瑞拉又成为了大国博弈的竞技场。

一个国家 两个总统

事实上,马杜罗的总统之位一直未能稳固。在2018年5月,仅有21%支持率却以67.8%选票获胜,马杜罗被认为在选举中舞弊,其结果未能获得国际社会广泛承认。在美欧的制裁下,马杜罗凭靠军队和资源垄断维持着他的地位。

但比查韦斯(Hugo Chávez)更拙劣的经济才能,使其遭到人民越来越多的抗议和反对。在石油产量和价格大幅下降的情况下他继续坚持荒谬的经济政策,将主权玻利瓦尔与石油币关联起来后,前者贬值程度接近95%。马杜罗反对产权和市场,在负债危机中将最低工资标准上调了3,000%,尽管这对于民众维持生活聊胜于无。

很难说瓜伊多会不会更加称职,这个35岁的年轻人直到2015年才首次担任公职并成为国会议员,在此之前他只是参与过一些学生抗议运动。现在,这位任职不到两个月的国会议长发起了在世界引起广泛注意的政变,但他离拥有把马杜罗拉下台的那种权力还很远。

瓜伊多1月15日在《华盛顿邮报》上发布的文章中潜藏着一种无力感,他承认马杜罗在事实上统治委内瑞拉,并提出修宪和重新选举来使国家恢复正常,但最终只能通过呼唤国际社会的同情和军队的良知以达成这个艰难的目标。相比之下,马杜罗则在当地时间2月10日启动了委内瑞拉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以警告美国。

如今,两个总统也分别获得了来自不同国家的支持,已经有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表达了立场,美国、欧盟、加拿大以及大部分南美国家支持瓜伊多,俄罗斯、中国、伊朗、古巴等国则维持对马杜罗的承认。

无论是美国或是俄罗斯,都没有权利去决定委内瑞拉人民应如何生活,然而,不管委内瑞拉人民是否喜欢马杜罗,他们似乎都没有能力去改善自己的处境和这个国家的命运。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