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逃美商人郭文贵及其“法治基金”的一些看法

2019-03-15 02:52

中国“红通”商人郭文贵逃遁美国之后,一直在社交网络上搞风搞雨,油管、推特都变成了他的“练兵场”,各类国际重大事项,都被其生拉硬靠将功劳揽到自己身上。近日,在蹭完“委内瑞拉紧张局势”这一波热点后,百无聊奈之际再次拿出他那臭名昭著的“法治基金”站台吆喝,大肆宣扬海外民运分子的骗捐事件,企图掩盖自己与他们实属一丘之貉的真实目的,明确提出不再接受小额捐款,可这却侧面衬托郭文贵急需大额钱款的现实窘境。至于又蹭越南“特金会”热点,编造“法治基金”荒谬绝伦的政治功能,则再次让我们看到郭文贵犹如一个地摊边的无良小贩,明明是个穷鬼,却又放不下身段接受他人小额捐款,以邻为壑,巧舌如簧的市井泼皮模样。

小额捐款不入眼,实则文贵缺大钱。26日,郭文贵在视频中直接嫌弃“有的战友太穷了,不要再捐1美金了”,扯出“捐1美元需要耽误很多时间,因每次捐1美元就被PayPal公司扣掉0.36美元”这样荒诞的理由。27日直播中,郭文贵再次严正申明:“战友们,如果你们捐1美元那就不要捐了”。俗话说“一份也是爱”。郭文贵这样明目张胆的的拒绝接受小额捐款不仅再次伤害了无脑蚂蚁们的脆弱心灵,更是无意中泄露其缺大钱的现实窘境。据网友爆料“本周二纽约州法庭判决,瑞银有权强行出售郭文贵所购价值6100万美元的空客飞机,郭文贵提出的诉讼被法官驳回。”这一碗冷水再次泼得郭文贵透心凉。面对数十起诉讼案件,郭文贵急需大额钱款来应付,而小额捐款对郭文贵来说还不够塞牙缝,这才是郭文贵拒绝小额捐款的真实目的。

再撕民运诈骗捐,蛇鼠一窝相互嫌。郭文贵在26日的直播中称“现在有人说反对捐款,太对了我最恨的就是捐款,将募捐来的钱用于私人当然反对,但是如果为了绝大多数人的捐款那是不同的。”当我们听到这句话时,不禁让我们想起《皇帝的新装》这则寓言,回想当初郭文贵在与海外民运撕逼时,总是拿他们骗捐、诈捐的把柄来说事,近日其则明确指出“博讯的韦石、夏业良、腾彪、何凭、胡平都是为了钱根本没有情怀,给他们捧场的人出卖了自己的良知,博讯韦石动不动反共要求捐钱,其在北卡福莱纳州多大的房子、账号那么多钱”。其实,郭文贵和那些海外民运人士一样,都只不过是一群窜逃海外,怀揣“政庇梦”,为了维持艰难生活而放弃做人底线,骗捐诈捐,有家不敢回的逃荒者。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群逃荒者定将白发苍苍,行将就木,彻彻底底地退出历史舞台。

又蹭越南特金会,险恶用心世人厌。有网民说的好:“哪里有点热,哪里就有郭文贵。”这话一点也不假。26日直播中,“热点王”郭文贵又恬不知耻的蹭起了越南“特金会”的热度,企图以他人建议的幌子煽动“美朝结盟”,让中国政府做中间担保人。若美朝联盟当真成立,将来会夹击中国,最终受伤害的还是广大中国老百姓。郭进而抛出“其追求的喜马拉雅、法治中国不能靠美国或者任何人,必须靠我们自己,这就是为什么成法治基金的最终目的”的荒谬论断。郭文贵兜兜转转了一大堆,最终还是露出了“法治基金”这条狐狸尾巴,骗捐、诈捐、求财若渴的“司马昭之心”已然人尽皆知。如今的郭文贵为了尽可能多地苟延残喘几日,寡廉少耻已经成为了日常,哪怕煽动世界混乱都在所不惜,其险恶用心着实令世人作呕。

其实,这个所谓的“法治基金”也只不过是郭文贵为了获取政庇而开辟的蹊径之一。如今的郭文贵已到了末路穷途的边缘,无钱应付大量的诉讼案件,海内外更有众多民运的强力砸郭行动,蚂蚁帮数量的急剧下降,“法治基金”的破产倒闭是早晚的事,届时,等待郭文贵的将是被遣返受审的结局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