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布错过了投降曹操的最好时机

2019-03-15 01:19


建安三年十月,曹操带着人马杀向吕布的下邳。

 

吕布知道遇到了有生以来的最大挑战,必须调动一切可以调动资源。他不但派人联络了附近的袁术和臧霸,还联络了远在司隶校尉部河内郡的张扬,牵制曹操。

 

张扬是吕布进入社会以来关系最铁的朋友。他俩本来是同僚,与张辽一起在丁原手下共事。

 

张扬先是进入天子刘宏的西园校尉军担任军职,后又被大将军何进派到并州招兵。董卓入京以后,张扬站在了关东盟军一方讨伐董卓。(《三国志·张杨传》:帝以所宠小黄门蹇硕为西园上军校尉…..并州刺史丁原遣杨将兵诣硕,为假司马

 

后来吕布败于李傕逃出长安,到处投奔。在吕布的逃亡之路上,张扬两次接纳了吕布。当时吕布是李傕朝廷的通缉犯,而张扬不过是占据一隅的小诸侯,又在离长安很近的河内郡。可见张扬对吕布确实不错。(《后汉书》:术患之。布不安,复去从张杨于河内)(英雄记:杨於是外许汜、傕,内实保护布

 

不过,吕布对张扬能来救援自己并没抱太大希望。除了距离的因素外,张扬的战斗力一般。

 

董卓杀了丁原掌控朝廷以后,张扬深明大义决定为汉朝讨伐董卓。他带着上千的兵将先单独干了一票,突然攻打上党郡的郡治壶关县城,打响了并州地区讨董第一枪,但这一枪没响,张扬并没拿下壶关,只好撤离。为了增加实力和粮草,他只好抢掠周围各县的老百姓。仗虽然没打赢,但张扬的队伍壮大到数千人。(《三国志·张杨传》张扬的杨遂以所将攻上党太守于壶关,不下,略诸县,众至数千人

 

张扬带兵的方法也很少见。手下有人谋反被他发现了,他把人叫来,叛变者被吓得够呛,张扬看着人家,然后就哭了,大帐里瞬间寂静。而张将军就是哭,也不问叛变的来龙去脉。这场景让对方更害怕了,认为自己一定因叛变已经被杀死了,否则张将军为啥要看着自己安静地哭呢?(《英雄记》:杨性仁和,无威刑。下人谋反,发觉,对之涕泣,辄原不问

 

慈不长兵,张扬不是一般的慈,慈已经升华到悲。

 

但张扬也有过辉煌。建安元年正月,逃亡东归的刘协和大臣们在安邑已经弹尽粮绝了。就在天子前无粮草,后有李傕追兵的绝境下,张扬出现了。张扬从河内郡野王地区带领数千人背着粮食送给了天子。奔波近半年的刘协总算遇到服务区了,加油喝水吃泡面让刘协安稳了许多。而张扬带来的护驾生力军让刘协踏实,刘协决定把安邑作为临时首都。(《后汉书》:百官饥饿,河内太守张杨使数千人负米贡饷。帝乃御牛车,因都安邑

 

雪中送炭绝渡逢舟,刘协立刻嘉奖张扬为安国将军,并假节。

 

张扬还被封为晋阳侯,晋阳侯是县侯,侯爵里最高的等级。后来屡立战功的张辽也等到了这个爵位,是在曹丕称帝的大赏之年,已经是二十六年之后的事了。(《三国志·8》杨将兵至安邑,拜安国将军,封晋阳侯

 

对刘协来说,安邑再安逸也不是家,洛阳才是。他热爱那里的土地,因为地下埋着自己的爸爸和妈妈,他要回家。

 

安邑离洛阳还有不短的距离,张扬打算带着人马护送天子到洛阳,但他手下的各位将军坚决反对,要那劳神子天子干嘛?还不够伺候的呢,太不自在。看着下属,张扬的心又慈悲满溢了,他带兵撤回了野王。(《三国志》:杨欲迎天子还洛,诸将不听;杨还野王

 

估计一路上张扬不拿兵器而是手持禅杖,口呼“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不久,张扬听说东归的天子又缺粮食了,他再次勤王送粮,并伴君到洛阳,等天子安顿下来,他又主动离开回到了野王。他说,天子是天下的天子,有公卿大臣佐佑,我是地方外臣,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应该在外面为天子抵挡战乱。(《三国志》建安元年,杨奉、董承、韩暹挟天子还旧京,粮乏。杨以粮迎道路,遂至洛阳

 

这个行为倒是符合张扬一贯不张扬的个性。

 

刘协被张扬的行为感动了,任命张扬为大司马,这是比大将军还高的上公职位。上一任大司马是李傕(《资治通鉴·》:(兴平)二年….. 辛巳,以车骑将军李傕为大司马,在三公之右

 

张扬的地位跟当初除掉董卓的吕布可以比肩。但张扬不是为了名利,他就是个慈悲的人,看不得天子挨饿,一看就要流泪到天亮,我无怨无悔的爱着每个人,我知道我根本没那么坚强。

 

看来张扬虽然带兵一般但搞后勤还是蛮不错的。

 

此外,张扬跟曹操有仇。当初张扬已经先手得到了天子刘协,但他最终支持曹操来到洛阳。谁知曹操稳住局势后,立刻要问张扬死罪。幸亏天子阻拦才保住了张扬的性命。。(《后汉书》:“操乃诣阙贡献,禀公卿以下,因奏韩暹、张杨之罪…..帝以暹、杨有翼车驾之功,诏一切勿问

 

所以吕布联络张扬合力攻击曹操,也符合张扬自身的利益

 

吕布也是没办法了,才聊胜于无地求救于张扬方丈。万一张扬是猴子请来的那个菩萨救兵呢。派去求救的猴子是秦宜禄,秦将军本来并不出名,但他因妻子杜氏的绝美和他妻子的追求者们而出名。(《三国志》:时秦宜禄为布求救於张杨

 

张扬打到了东郡,攻打曹操的后方,起到了些许牵制作用,但曹操最终买通了张扬的手下杨丑,杨丑把张扬杀了,带着人头投靠曹操,路上又被张扬的死忠手下反杀。

 

而臧霸也被曹操分兵挡在了下邳之外,北线的救援对吕布没起太大的作用。

 

史料没有具体记载这次曹操带了多少位将官围剿吕布,但至少有荀攸、郭嘉、于禁、徐晃、乐进这些人。当然,还有刘、关、张和白龙马一行,他们同样是因为无法降妖除怪找了救兵跟随返回的。这些将官里,于禁是围下邳的主力军,其他人负责扫清下邳周边的敌占区。徐晃收降了吕布的将官赵庶、李邹。(《三国志徐晃传》从征吕布,别降布将赵庶、李邹等

 

另外还有一直埋伏在吕布身边的陈登,压抑许久的陈登觉得天亮了,他甚至不顾家人的性命也要置吕布于死地,有种翻身得解放的疯狂。(《先贤行状》太祖到下邳,登率郡兵为军先驱

 

下邳已经城前风声鹤唳,让人想起解说员常常对中国男足说的一句话:“留给吕布的时间不多了!”

 

吕布以勇达天下,所以他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他亲自带着骑兵旅,出城冲杀曹操。双方一共对阵三次,第一次曹操赢了,第二次吕布输了,第三次吕布要和,曹操不同意。经过多年历练,曹操早已成为军事指挥家。

 

吕布的骑兵大将成廉,也被曹操俘虏了。因为史料遗失太多,高顺等人的表现没有记录在案。但可以推断,虽然他们的战斗力很强,但主将不能从容指挥调度,即使个别人有局部胜利,也无法扭转整个大势。

 

在大趋势面前,一个小浪花,是无法改变河流走向的。

 

吕布再不提把曹军推进泗水河的事了,他只好据守下邳。曹操看到已经确立优势,就趁热打铁发动宣传攻势,给吕布发了劝降信。吕布虽然武艺高强但在他高冷的外表下有颗温柔的心,像脆皮雪糕,外表黑又硬内心软而粘,不插根棍子支着,早就泥了。现在的棍子是陈宫。

 

吕布找陈宫商量:“要不,投降曹操?”

 

陈宫一下就急了:“曹操逆贼!是个无信小人,你现在投降,就是自取灭亡!”吕布气势已衰,也觉得当初不应该因为那个坏人陈登就冷落了好人陈宫,所以这次吕布没违背陈宫的意思,拒绝了曹操的试探。

 

不得不说吕布太憨了。说白了,就是傻。吕布既不了解别人,也不了解自己。

 

吕布不了解陈宫。

 

陈宫发动兖州政变时,早就把自己跟曹操对立起来了,虽然现在曹操有了天子品牌,但陈宫的脑筋死为人刻板,他可想不出什么降汉不降曹的自欺欺人的说法。如果吕布投降了曹操,自己怎么办?人活脸树活皮。我堂堂陈宫以后怎么活在这个世上?

 

所以,陈宫说不降,仅仅是在生死存亡间的尊严保护,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说的,并非是为吕布着想。

 

陈宫已经做好了舍生取义的准备,是高昂着头让风把头发吹乱了也腾不出手整理的那种,但陈宫把吕布豁出去了。(《三国志》太祖自征布,至其城下,遗布书,为陈祸福。布欲降,陈宫等自以负罪深,沮其计

 

吕布也不了解曹操。

 

曹操此时极少杀降将,因为他在创业阶段,不杀降将的政策是用来吸引敌对势力人才的。曹操有大局观,他不会因为私利杀投降诸侯的。吕布是占领过兖州,但刘备之前也没少跟曹操对抗啊,曹操二打徐州的时候,那个长臂刘备一直窜来蹦去的,不是还被曹操收留了吗。何况,这次是曹操主动提出的和解方案,他既不想在徐州拖得太久,也不会轻易自食其言。

 

吕布也不了解自己,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有什么。吕布最需要活下来,但他不知道自己除了搏命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活下来。

 

吕布虽然跟曹操有兖州之恨,但占领兖州不是他的决定,而是被陈宫和张邈请来的外援,所以,说到底吕布并非是得罪曹操的最大责任者。

 

吕布本身就是朝廷承认的徐州牧,并且他有杀董之功,曹操和天子都是认可这件事的,在曹吕双方没有决战之前,吕布的政治资本还在。

 

吕布武力出众,手下有很多精良能干的将军官员,他投降的身价并不低。更重要的是,彼此还没有做绝,曹操也给台阶下了,吕布能体面地投降。吕布完全可以顺着扶梯走下飞机,虽然不一定有鲜花和掌声,但起码不至于被紧紧捆着。

 

但吕布骁勇善战的外表却藏着颗妇人的凌乱之心,他的吕,是“吕端大事必糊涂”的吕。他总同意眼前人的思路,而损失了自己的利益。被陈宫一忽悠,吕布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以为自己不是吕布是破布,谁来都能撕下一块儿当抹布。他的心碎在了身体之前。 

 

吕布失去了投降曹操的最佳窗口期。

既然陈宫不让吕布投降,当然就要告诉吕布怎么办,不能只喊口号没有动作。守也要有个守法,无所作为的死守最终就是守死。

 

陈宫给吕布出了个主意,让吕布带着一部分兵在下邳城外驻守,陈宫自己据守城内,彼此互为犄角。

 

陈宫的原则就一个思路:“耗着”。下邳是自己的根据地,曹操远来欺主,持续供给肯定不如当地的吕布。以陈宫的判断,只要坚持十天以上,曹操的粮草必然会出问题,到时候吕布再伺机反攻,一定能成功。

 

吕布完全同意陈宫的主意,因为他没有主意。另外,同意陈宫的意见,也算是吕布为过去的疏远向陈宫低下头。

 

于是,吕布准备依计行事,但吕布的妻子反对,她对丈夫深深爱恋,无法承受离别之苦,万一丈夫在城外又搞上个相好的,就太难翻自己牌子了,幸亏曹操来打徐州,要不这死鬼老公,能天天在家陪着我?

 

妻子语重心长地对吕布说:“谁都知道,曹操对陈宫一直不一般,待如”赤子“。就是像对待婴儿那样无微不至的关心。将军,您扪心自问下,您对陈宫比曹操还好?他能不怀念旧主?”(《魏氏春秋》布妻曰:“昔曹氏待公台如赤子,犹舍而来。今将军厚公台不过於曹公

 

吕布不了解陈宫,也不了解妻子。但他确实对陈登的反叛心有余悸,妻子的话说到了吕布的内心。况且,吕布也确实因为陈登冷落过陈宫,吕布也确实因为陈宫在兖州没有成功,而对陈宫的计谋没太大把握。

 

吕妻晓之以理后,接着动之以情:“您把臣妾和这座孤城全交给陈宫,万一他心眼儿一活泛,把下邳献给了曹操……谁都知道曹操的爱好,您看他的名字,多嚣张,你让我一个弱女子守,我是守不住的。

 

吕布这下犹豫了,原来脑子里只有一个出城的主意,执行起来很轻松坚决,现在又来了一个不要出城的主意,这就不好办了。而且,妻子的两个“谁都知道”,确实谁都知道。

 

陈宫看吕布没了动静,又跟吕布商量另一个主意:“去曹操粮仓劫粮”。还是消耗曹军供给的思路,既然被动消耗有困难,这次来个主动消耗。吕布脑子不乱了,因为这是个新的主意,是唯一的主意。他安排陈宫、高顺守下邳,自己带骑兵去截断曹军的粮道。也只能这么安排,自己的武力最强。(《英雄记》布欲令陈宫、高顺守城,自将骑断太祖粮道。

 

吕布吹了半天集合号,可只有稀稀拉拉的兵家到场。沉默了一会儿,陈宫对吕布说:“要不,您回去问问夫人?”

 

吕布刚进家门,就听见……

 

“谁都知道…..陈宫跟高顺一直有矛盾,等将军您外出,没人能镇住他们了,下邳城一丢,您这个家就没了。您扪心自问下,您扔下我几回了?上次您就把我丢在长安了,好在隔壁老庞把我藏了起来……好吧,将军自去吧,您不用管我,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反正邻居多。”(《英雄记》妾昔在长安,已为将军所弃,赖得庞舒私藏妾身耳,今不须顾妾也。

 

吕布的脑子本来就乱,更受不了女人搅和,他忧郁地犹豫着,停止了军事行动。吕布的头更低了,身体站着,但灵魂保持鞠躬状态。

 

既然吕布头低得已经快趴下了,索性再低下头,把脸埋土里。吕布派许汜、王楷去找扬州袁术求救,希望两家“再婚“和好。


转自微信公众号:时拾史事(ID:historytalking)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