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靠作弊来到美国”怪中国文化咯?

2019-03-12 19:43

古人云:“言必信,行必果”看上去似乎是在勉励世人去做言行一致的老实人,其实这句古语还有后半句,从而使整句话的意思发生了反转。

最近美国马里兰大学的一起作弊事件让所有中国留学生无辜“躺枪”。前不久在有着“公立常春藤”之美誉的美国马里兰大学,一名商学院会计系讲师David Weber向学校控告多名中国留学生“集体作弊”,并称这和他们的“作弊文化”有关:中国学生都靠作弊来到美国和马里兰大学。

随后,学校对这些中国学生展开了调查,结果显示:除一名学生承认有作弊行为外,不能证明其他被控告的中国学生作弊。紧接着5名学生向学校人权和性行为不端办公室报告提出指控,表示该名教授在数周内、七次因他们的种族和国家发表歧视性言论。校方起初要求韦伯停课,不过目前他已回到校园教书。马里兰大学对此表示,对个别事件不予置评。

因为有一个作弊的留学生是中国人,就将作弊行为强加给所有中国留学生,还进一步上升到中国“作弊文化”的高度,这位美国讲师得出来的结论未免显得以偏概全,他在事后辩解称自己那么说是为了提醒学生:作弊将对国际学生将造成严重后果,而并非歧视。强调作弊的恶劣影响无可厚非,但将作弊这种学术不端行为贴上“中国留学生”“中国作弊文化”的标签,则很难令人相信这番有针对性的言论不是在歧视。

不过这一歧视之所以发生并非毫无事实依据的偏见,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中国留学生确实一度为他人留下过话柄。

近年来留学生作弊的新闻屡见报端。《华尔街日报》曾做过一份调查表明,在美国读书的国际学生,尤其是中国学生的作弊几率是美国本地学生的五倍还多。一些教授和学生表示,中国留学生在作弊方面似乎“很有天赋”:据悉,在俄亥俄州立大学有中国留学生把作弊当成了一门生意在经营;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尔湾分校,中国留学生惯用以丢了学生证为由,让抢手代考的作弊计谋;爱荷华大学中作弊事件,路透社以及中国媒体采访到的作弊学生均是中国留学生,而这些中国留学生除了承认了他们作弊的行为外,也纷纷提到了帮助他们作弊的中介机构。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伴随这些关于中国留学生的新闻为人耳熟能详,“中国留学生爱作弊”的印象在国际社会上就逐渐深入人心。因此不少海外大学每逢考试,总是有意无意地特别提醒“中国”留学生要遵守学术诚信。比如不久前,英国利物浦大学提醒国际学生在考试期间作弊的严重后果时,在英文词cheating后专门用中文“舞弊”进行了标注。无独有偶,澳洲国立大学也曾被曝出,一名讲师在PPT中在英文下面用中文标注:“我无法容忍学生作弊。”此外,还有美国宾州州立大学一位老师在“中国间谍如何窃取美国知识产权”讲座上,在其全英文课件中特意用中文标注了“能骗就骗”四个汉字。

“三人成虎”,在这些铺垫下,美国马里兰大学Weber说出“中国学生都靠作弊来到美国和马里兰大学”、作弊行为出于他们的“作弊文化”这样以偏概全的言论也就不足为奇了。作弊、能骗就骗本质上都是非诚信行为的具体表现形式,但中国文化真的缺乏诚信元素吗?

熟悉中国文化者都知道中国并不缺乏“一言九鼎”“一诺千金”“言而有信”“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等褒扬诚信的语言体系,也不缺乏像季札挂剑、晏殊树信、季布一诺、杨震“不受四知金”、曾子杀猪、宋濂抄书、商鞅立木为信等脍炙人口的诚信故事,“诚信”在中国思想理论中也从来都不缺位:作为儒家“五常”“仁义礼智信”贯穿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流传千年,其中董仲舒将“信”与孔孟“仁义礼智”组合在一起,告诫世人在人伦交往中要做到诚实不欺、讲求信用。

虽然中国文化里有“诚信”,但此“诚信”和现代社会崇尚的“诚信”不完全是一回事。因为中国诚信文化诞生在以血缘亲情为伦理秩序基石的农业社会,这样的诚信往往凸显着亲缘和地缘维系的“熟人社会”特征。表现在诚信主要依靠一定地缘范围中熟人亲友之间彼此评价和训诫来维系,对人们在非亲缘关系中不诚信行为的约束相当有限。而现代社会的诚信诞生于陌生人组成的契约社会,因此维系诚信的不再是熟人之间的彼此评价,而是人们对规则的敬畏。因此不能指望传统熟人社会中的诚信观念可以自觉遵守现代陌生人社会中的契约文明。

抛开诚信因为所处不同社会历史背景,在传统熟人社会中,中国文化中虽然有“诚信”文化,但其内涵也并不是要求人无条件地遵守规则。最为典型的是,虽然儒家代表人物孔子曾说过“言必信,行必果”,但不能因此望文生义地以为是孔子将诚信作为终极美德,因为在这句话的后半句是“硁硁然小人哉!”。

众所周知,在中国文化中“小人”并不是什么褒义词,也就是说在孔子看来,能做到“言必信,行必果”的人只是固执浅薄的小人,只能算得上再次一等的士。因为他们只会盲目地遵守规则,在遵守的过程中往往不会明辨是非、不知晓大义。所以孟子补充道:“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直截了当地表明遵守诚信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符合道义,不遵守诚信也无伤大雅。所以在中国文化中“诚信”本身并非终极目的,只是通向仁义的途径。在这种价值导向下,公众很可能会选择性地遵守“诚信”,而非对规则的绝对服从。

综上,中国文化里的诚信因素,确实与现代社会要求的诚信观念有所区别,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民众的契约意识相对淡薄,以及对规则的敬畏感有所欠缺,民众不诚信行为也从不同程度上折射出这一点。不过世易时移,伴随中国进入现代社会这种境况终将成为历史,事实上,也确实在慢慢成为历史。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