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官僚病 中共发文力挺李克强

2019-03-12 06:47

近日,在中国总理李克强痛骂官僚们的“形式主义”后,中共便针对这一痼疾颁布了由中共中央签署的《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文件决定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强调2019年要彻底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为基层官员减负松绑。

“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是中共近几年一直在批评的现象,中共称之为官场“作风问题”,也推出了众多治理措施,比如仿照反腐运动中的反腐巡视而来的政治巡视和督查,就是被用来解决官场“形式主义”不作为的问题。习近平称之为“抓铁留痕”,重视落地执政的实际效果。

然而,这个督查政策治理效果并不理想。政策在敦促下级和基层官员落实政策的初衷,在官场也被扭曲、异化,成为“形式化”的督查,以至于底层官员为迎接无数的督查、检查而无暇做事,本就任务繁重的底层办事人员叫苦连天,成为前一两年的普遍状况。

习李等中共高层对此痛心疾首,多次讲话要求治理。近期,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更是在两会上面对全世界媒体做政府工作报告中发怒,痛批中共官场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李克强在报告中说,“政府工作存在不足,一些改革发展举措落实不到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仍然突出,”尤其是“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频、重留痕轻实绩,加重基层负担。”

总理的痛批看来是与中共高层的整体想法是一致的。中共颁布的《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可以看做中共针对政治督查政策执行扭曲和异化问题做出的调整。在这个文件中,中共将基层负担重、上级官僚形式主义作为主要纠正的问题。

这其实看到了中国行政体制中的一大不足。高层政策在基层会被不断地扭曲、异化,这很大程度上确实与中国的行政体制中基层空虚、权责不对等的缺陷有关。

我们看到,中共高层政策文件很多,从中央需经过四个中间环节(从部委,到省级,再到市级,再到县级),一级一级向下传递,真正落实政策的是基层的县级和乡镇等基层官员,而中间环节大部分都是在开会、传达文件,经过层层加码,把任务分解到基层。但基层官员一方面权力最小,另一方面事务最多。因为他们不仅要介绍上级多头领导,比如曾有中国政协委员调查,一个乡镇要对接上级的36条线,应对80多项考核,管理100多本台账,面对如此繁多的事务怎么可能精细化管理和行政。

这也是中国行政经常被批评的“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基层空虚,人员不足,基层永远处于超负荷状态。中共领导人也常提到“要夯实基层”,进行行政改革,将人员下移。但目前来看,尽管中共做了不少工作,但效果还不是很明显。

当然,基层事务超负荷、执政扭曲的原因并不能都归结为基层人员不够,还要追问庞大的中间环节的官僚阶层,以及整个官僚体制本身就存在着必然的“形式主义”,倾向于让政策空转,不作为。

也就是说,当高层没有强力推动一项政策时,他们多数不会主动作为,消极怠政现象明显。当高层通过“政治高压”推动一项政策时,官僚们为了避免问责,就容易“形式主义”地执行任务,将政策“层层加码”,最后在基层扭曲、变异,这也是官僚们“宁左勿右”的本性。

我们发现,中共近几年的两个政治核心词,一个是“不作为”,一个是“形式主义”,两者其实是同一个问题的“两面”,都是官僚体制病的极左、极右的表症。

此前中共更多地是痛批“不作为”,现在,随着中共对官僚阶层的控制力增强,中共开始更多地痛骂“形式主义”。官僚阶层不可避免地在执行政策中会存在“形式主义”问题,但中共似乎很难能仅仅在官僚体系内部解决这个问题。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