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地球去流浪 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是残酷还是浪漫

2019-02-12 05:28

自中国科幻影片《流浪地球》在春节档上映以来,伴随强势的票房,美誉和批判声不绝于耳。该片是否开辟了中国科幻电影市场的元年还有待商榷,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科幻片有些与众不同。

不同于以往科幻片中作为“标配”的自由女神像,中国长城、上海东方明珠、2044年上海奥运大厦等中国标志性建筑频频出现,科幻片也可以“Made in China”,以中国人的视角呈现人类面对共同灾难时的自我拯救。

不过,标志性象征只是中国元素最外在的表象,由它们串起的中国特色情节才是该片真正区别于以往美国好莱坞科幻大片的。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带着地球去流浪情节的设计。未来太阳灾变,由于惧怕太阳氦闪爆发引起的灾难,人类决定组成联合政府,并给地球装上发动机,通过动力将地球推出太阳系,在宇宙中流浪,找寻新的星系作为人类的家园。

电影原著作者刘慈欣解释这一情节设计具有中国特色,因为如果是西方科幻电影中,人们遇到这种灾难会选择登船逃离,但在中国影片《流浪地球》中,人们却选择带着地球一起流浪,因为安土重迁是中国文化中的重要内容,更加难以割舍承载人类历史、文化、情感等一切传承的故土根源。

在一个以农耕文明为根源的东方文化里,中国人对故土家园有着别样的眷恋,这种情结在中国春节期间体现得尤其鲜明。在“回家过年”的总指挥棒下,中国人视春节期间的三倍工资如粪土,每个人都处在假期内超负荷的忙碌中,无惧旅途中数十个小时一站到底的艰辛……对春运这种不计代价的“人类在地球上进行的规模最大的集体活动”,《纽约商业杂志》总结为:对于中国人而言,春节回家过年就像朝圣,什么阻力都很难挡住中国人回家的脚步。

在该电影中“回家”的信念也一再被提及,所以有网友称流浪地球是一场太空版的“春运”,但实际上这场宇宙浩劫并没有春运那么温情脉脉。比如影片中虽然地球远离了太阳,但不断冲向木星即将发生碰撞,从而宣告逃离太阳系的流浪地球计划失败之后,为了保住全人类的家园地球,主人公刘培强不惜驾驶宇宙空间站冲向木星自爆,借助爆炸产生的推力,将地球推离木星避免二者相互碰撞。不过这种通过自我牺牲只求一线生机的悲壮浪漫主义背后,隐藏了中国人的实用主义。

因为当刘培强关掉了宇宙空间站的消防系统并毁掉了主控室的物理结构之后,就意味着火种计划事实上已经失败,已经不可能再利用太空站延续人类文明。接下来联合政府只能二选一:给他驾驶权限去引爆木星,火种计划失败,但人类还有一点机会;不给权限,火种计划失败,地球被木星吞没,人类100%灭种。

而刘培强之所以要舍弃火种计划去拯救地球,也是文化中的实用主义价值导向在起作用。虽然“火种计划”也很实用,因为它凭借空间站上拥有人类的30万颗受精卵和人类基因与文明的数据库,有可能在新行星上延续人类文明,就打算放弃正在撞向木星的地球上还活着的人口。

但是试图通过火种计划延续人种的希望更是微乎其微,因为空间站即使保留了人类文明的种子到达比邻星,也不一定适宜人类生存因而存活几率很小,很可能在找到宜居行星之前,空间站的燃料就已经消耗殆尽,即使载有人类文明的种子,空间站也只能成为漂泊在宇宙中的坟墓,因此刘培强才会说“没有人类的文明,不叫人类文明”。两相权衡,还不如用空间站上30万吨燃料去自爆以拯救地球上尚在活着的人类,兴许还有一线生机。何况刘培强在最后驾驶空间站最后冲刺阶段,是将睡眠舱和驾驶舱分离的。也就是说即使点燃木星的行动失败了,人类的星星之火依然存在。

而刘培强面对机器人MOSS宣布流浪地球计划失败后这一系列的选择和牺牲,和开启流浪计划的实用主义初衷也是相吻合的。影片故事定格在2075年,在未来太阳急速进入衰老期,在人类认识到太阳灾变要在100年后,在这期间地球上的那一代人本可以寿终正寝,但为了人类文明的延续,实施逃离太阳系的流浪地球计划。在这个计划在施行的过程中,逃离太阳系使得地球表面环境发生变化,人类只得进入地下城生存,但全球地下城仅能容纳35亿人生存,谁有资格进入地下城?只能通过抽签的方式,而全球剩下的一半人口则放弃在冰天雪地的地表中自生自灭了。

尽管实用主义的含义不止一种,但人类中心主义是中国实用主义不变的内涵。这一实用主义内涵体现在一事物的价值,取决于该事物能否满足人的需要。比如中国古代研究天文地理,不是为了探索宇宙的客观真理本身,而是为了预测人间的灾异。而对与人类无直接联系的客观真理很少涉足,比如中国古代鲜有逻辑学、物理学等自然科学知识,即使有科技,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鉴于此,中国实用主义重视满足人类直接的实际需要,而忽略了对与人类无直接关系的终极真理之追求,因此往往背上“短视”的骂名。但这种“短视”是相对的,因为中国实用主义在格外重视人类需求的表象中,中国人尤其重视后代人的需求。

影片《流浪地球》中全人类带着地球去流浪所演绎出来一系列或主动或被动实现人类利益最大化的实用主义,都在指向一个共同的目标:为了人类文明的延续。正如尽管流浪地球计划的迁移路途遥远,需要花去100代人的2500年的时间,刘培强仍自信满满地对俄罗斯伙伴说“我们还有孩子,孩子的孩子还有孩子”。因此中国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戴锦将这部影片总结为:这是一个“愚公移山”的故事。即“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

虽然对于个体来说,死亡意味着生命的终结,但因为一代代后人生生不息的“繁衍”,突破了个体生命的有限性,使人类文明的种子在时间上得到了延续。成语“愚公移山”强调的“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表达了中国人对于生命之流“生生不息”的无限期待。

虽然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超越现世有限性的宗教,但因为对生命繁衍之“生生不息”的崇拜和实践,使生命因为承续性有了无限性的超越性维度,而这种超越并非靠上帝给与个体的永生,而是现实的个体生命始终包含在整体“生命连续体”中的自然回馈。所以愚公精神始终保持着不畏惧个体生命有限的乐观豁达,只因生生不息早已为生命的自强不息埋下了伏笔。

而在中国人心里,与其说“家”是一种社会组织,不如说它是无限“生命延续”的承载者、保护者,所以中国孝文化强调“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只因繁衍后代在中国人观念中并不只是生物学意义上的,而是对人类生命永不停息的敬畏,更是通过这种现实的方式去超越自身的有限性,而非通过宗教。

而整个影片中祖孙三代履行彼此接力的责任为主线推动了整个剧情的发展,其中实现人类利益最大化的实用主义拯救计划,对于当下个体的生存发展来讲是残酷,对于未来人类生生不息的希望则体现出温情和超越性的一面。当然,如果未来人类真的能预见地球遭遇灾变,选择保护谁、牺牲谁都可能并非上策,没有完美的选择,只有多样化的人类文明。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