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扶贫需解决官场“潜规则”

2019-02-12 05:02

每年在中国传统节日春节期间,都有数亿的人员从大城市迁徙往返于乡间老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城乡之间的那条截然的分界线也似乎没有那么明显,中国县域乃至乡村的经济发展在很多中东部地区也快速地追赶着城市的步伐。不过,在那些资源匮乏、发展困难的贫困地区,中国依然拥有近3000万贫困人口,难以走出困境。

“扶贫”的图片搜索结果

2019年春节假期后首个工作日,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聚焦脱贫。2月11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加大力度推进深度贫困地区攻坚,提出新增中央财政扶贫资金主要用于这些地区,确保今年再减贫1000万人以上。

中国近些年来大力地推动国内的扶贫工程,以保证在2021年帮助所有贫困群众摆脱贫困,以实现中国曾在邓小平时代就曾设定好的奋斗目标“小康社会”,一个没有贫困,丰衣足食的理想社会。

这被中国执政党承诺为“一个都不能少”的“扶贫工程”,至今已进行了近6年时间,将中国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由2012年的9899万减少到2017年的3046万,但这3000万贫困人口,集中在中国的西南地区,以及西藏、新疆南部地区,却是最难解决的难题,被称为“难啃的骨头”。

这些地区的脱贫关系中国领导层的承诺。2016年12月2日,中国国务院印发《“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2018年8月,中国再次印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对这些地区进行了重点支持。

然而,随着中国脱贫到了最后阶段,扶贫中的乱象愈发凸显,而对乱象的治理也愈发关系扶贫成败。比如,日前媒体披露河南省周口市扶沟县葛店乡薛寨村之前评定的72户贫困户中,有68户是错评,只有4户是真正的贫困户。低保户146户大部分是买卖得来的。而据中国官媒报道,这类基层扶贫领域的“潜规则”,不同地区均有体现。

在中共纪委公布的基层扶贫腐败案件中,便有数不清的类似以权谋私、贪腐腐败。湖南省永州市宁远县中和镇立脚村党支部原书记欧阳四清在担任村综治专干、村主任期间,以办理低保需要开支为由索要好处费。

再如,新疆阿克苏市依干其乡托万克乔格塔勒村党支部副书记吐尼亚孜·艾赛提搞弄虚作假、优亲厚友,在其负责为贫困户安装取暖锅炉工作期间,将不符合条件的亲属纳入贫困户名单,免费安装锅炉……被查到的都受到处罚。

“扶贫”的图片搜索结果

而在民众层面却也同样拥有浓厚的“潜规则”氛围,靠找关系、贿赂等获取扶贫指标,瓜分扶贫蛋糕。

从官员到社会层面的腐败文化,究其原因除了长期在不健全的制度和风气下浸染之外,中国社会基层监督不健全,权力运行不透明,基层官员权力得不到有效约束无疑是主要根源。

负责完善权力监督,查处腐败的中共纪委和监管部门,在最近的纪检会议中要求加大对扶贫领域的反腐,可谓对此处境了然于胸。

中共扶贫正如反腐一样,只有根除官场腐败的“潜规则”,才能继续在路上。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