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共识与台湾共识之外 两岸需要“新共识”

2019-02-09 22:08

中国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1月2日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提出五点原则(以下简称“习五点”),倡议在一个中国、一国两制的“九二共识”基础上,实现和平统一目标;虽然再次强调“两岸同属一中”的立场,但亦充分流露谋求统一与解决所谓“台湾问题”的急迫感。

蔡英文总统旋即强硬回应表示,台湾始终未接受九二共识,因为北京定义的九二共识就是(没有“各表”的)“一个中国”,而且台湾民意也绝不会接受一国两制,而这就是“台湾共识”。

习近平谈话的语气真诚,但软中带硬。与二十年前的“江八点”不同的是,“习五点”未提及“充分尊重台湾同胞…当家作主的愿望”;而相对于十年前的“胡六点”,“习五点”则既未提到台湾参与国际组织活动空间,也未提及结束敌对状态与探讨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在蔡英文的回应里,执政两年多来始终避谈的她终于首度公开否决九二共识,强调两岸协商必须是在政府授权与人民监督之下进行,“四个必须”则是两岸关系朝正面发展的基础,最后更呼吁大陆“勇敢踏出民主的脚步”。

虽然双方说法存在各种解读空间,也不一定所有人都喜闻乐见,但双方说的确实都是实话。

第二天,大陆国台办直指蔡英文是在煽动两岸对立,破坏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并且痛斥蔡“完全暴露顽固坚持“两国论”的政治本质”。台湾陆委会随即回击:“国台办企图以谩骂我国家领导人,规避蔡总统客观指出台湾人民不接受“一国两制”的事实”,并且强调国台办说法“只证明北京当局无法面对中华民国仍然存在的客观事实,更证明其欲以“一国两制”消灭中华民国的野心。”

“摊牌”的意义在于另寻两岸新共识

实话和丑话都说了,双方各有坚持,也各有理据,一来一往的言词交锋几乎接近于“摊牌”:大陆以民族主义对台湾人民动之以情,用大陆经济体量诱之以利,并且胁之以威,再次强调不承诺放弃武力;台湾则以民主和民意回击,明白拒绝一国两制,而向来不太认同中华民国、甚至拒唱国歌的民进党,也摇身一变成为中华民国的捍卫者。

两岸这一轮言词交锋,似乎可能引发对立升温的隐忧,也让两岸和平前景蒙上阴影。不过,从正面角度看,双方歧见与矛盾的症结,也在这轮言语交锋中得到厘清,未必不能成为开启更加务实的对话,从而谋求新共识的可能契机。

这种“摊牌”不意味两岸关系更形恶化,反而可能有助于双方更清楚对方的底线,从而避免不必要的误判:大陆方面明确不希望台湾继续搞“文化台独”、“阴性台独”,不乐见两岸分裂分治现状继续“一代一代传下去”,必要时将以武力解决台独分裂势力。而主流民意始终倾向维持现状的台湾则明确拒绝形同“消灭中华民国”的一国两制和平统一方案。

但要让这次双方的“摊牌”具有更大的建设性意义,其中一方至少要主动抛出更清晰的两岸和平统一路线图:首先,陆方应理解“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已被污名化,其推进两岸和平统一进程的效用已经不大,非另辟蹊径不可。同样的,台湾应该主动释出善意,有效降低对岸认定台湾拒统求独的疑虑,而非继续强调满足内部消费需要的“台湾共识”。简单的说,两岸今后需要的,既不是陆方片面定义的九二共识,当然也不是台湾自说自话的台湾共识,而应共同营造一个让双方都能接受的“新共识”。

新共识指向两岸和平统一路线图

参照过去许多聪明人提过的设想,新的“两岸和平统一路线图”或可包含以下三阶段:第一,重启双方曾有的善意;第二,抛弃僵化主权观,创造两岸共享主权的新论述;第三,符合两岸人民意愿与利益的终局安排。

在第一阶段,台湾应该重启过去曾有的善意,可行途径包括:呼应余英时近日接受《今周刊》专访的提醒:“不希望台湾人拚命把“台湾”…去中国化”,把民主、而非台湾摆在第一位,以免让两岸问题恶化为两种版本(中华与台湾)的民族主义之争;确保以中华文化为两岸共享符号,台湾应该在教科书与公开论述中避免称对岸为“中国”,而应正名为“中国大陆”,并且采纳台湾学者冯建三的提议,自称中华民国或“岛屿中国”。两岸的分治现状,不是国与国关系,而是大陆中国(mainlandChina)与岛屿中国(islandChina)的关系,这既符合中华民国宪法与《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简称《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的定性,也达到重申“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意义。

台湾也应该重申陈水扁在位时提过的“四不一没有”(不会宣布独立,不会更改国号,不会推动两国论入宪,不会推动改变现状的统独公投,以及没有废除国统纲领与国统会的问题),甚至更积极地重新恢复国统会的运作,毕竟1991年在李登辉时代通过的《国家统一纲领》未曾被正式废除(虽然陈水扁在2006年宣布“终止适用”),当然也可以随时重新恢复适用。

相对的,大陆应该释出的善意则是撤飞弹,承诺放弃武统,签署两岸和平协议,建立军事互信机制…等。

双方释出真正善意,而非互挖墙角,除了可满足现阶段台湾“怕统”与大陆“防独”的需求,也可望创造真正让两岸相向而行、而非渐行渐远的氛围。

在第二阶段,双方应跳脱僵化的旧主权观,共同探索国际关系学者卡斯纳(Stephen Krasner)提出的“共享主权观”(sharedsovereignty),方有可能真正打破两岸延续七十年来的统独僵局。这方面的新概念,其实已经有不少人探索过,不管是陶百川、费希平各自提过的“中华邦联”构想,或是谢长廷的“宪法一中”主张,特别是黄年提出的“一中屋顶”,乃至于包括现任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在内的跨党派人士(如施明德、苏起、焦仁和等人)于2014年提出的“大一中架构”(另称“处理两岸问题五原则”),都是值得两岸共同探索的可行方案。近日,项武忠和林满红亦分别提出类似的中华邦联构想,包括让两岸共组中华邦联,同时拥有联合国会员身份,并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继续享有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地位。

若上述刍议可能实现,当可有效化解台湾冒进求独(或大陆武统)的必要性,也可消解双方历史互信基础薄弱与客观实力差距过大的疑虑,推进真正具有实质意义的和平统一进程。

最后,在达成上述两个阶段的基础上,两岸关系的最终安排其实就无需双方过度忧虑了。根据上述这个两岸和平统一路线图,在完成第一与第二阶段后,两岸之间应可自然而然达到心灵契合的境界,也可望进一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和平统一状态。

到那个时候,两岸之间的“应通尽通”与“心灵契合”早已不是问题,而在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体制最终逐步获得实现之后,在和平共荣与民主自由基础上实现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更已成为没有争议的事实,其意义不止于“复兴”而已,更是开创中华民族从未有过的万世太平荣景,而两岸统一与东亚永久和平也将不会止于念想。

(本文首发于《多维CN》第42期名家栏目)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