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有餘忘縮手 眼前無路想回頭

2019-02-03 09:12

《鍾馗春節是門神》

鍾馗是傳統道教諸神中唯一的萬應之神,要福得福、要財得財、有求必應。相傳唐開元年間,唐玄宗病中夢見一個小鬼盜走玉笛以及楊貴妃的繡香囊,玄宗大怒,忽見一個大鬼奔進殿來。此大鬼蓬髮虯髯,面目可怖,頭繫角帶、身穿藍袍、皮革裏足,袒露一臂,一伸手便抓住那個小鬼,一口吞了下去。玄宗駭極,忙問來者是誰?

大鬼向玄宗施禮,自稱是終南山鍾馗,高祖武德年間,因赴長安應武舉不第,羞歸故里,觸階石而死,幸蒙高祖賜袍葬之,遂銘感在心,替大唐除盡妖魅。唐玄宗驚醒後,大病也霍然而癒。(自此以後,民間每逢陰盛之期,都拿鍾馗畫像貼於室中,做為避邪之利器。值此農曆新年前夕,久居海外的華人有此印象,每到餐館用餐,偶見其畫像,只以為是商家用來避凶,反倒忘了鍾馗也是有求必應之「福神」。)

上週五是 (FCBA)法拉盛華人(工商)促進會第37週年慶,對將於2019年2月5日正式走入豬年的華人而言,回首2018年絕對是膽戰心驚的一年,除了美中的貿易戰,在紐約的人面對大麻合法化、取消特殊高中的考試、選址流浪漢的住所、監獄的遷移,無一不牽動華人的心情。因此;今年的年會,商會的成員在籌備時也就格外的慎重,將特殊的政治獎頒給了州檢察長詹樂霞(Latisha James),商業貢獻獎給法拉盛銀行總裁(John Buram),社區服務獎給卸任的商會數位前理事。

元月25日雖然紐約多個機構都舉行慶祝晚宴,FCBA一本初衷,晚會在8時準時開始,州市級的民意代表早已陸續到達享用可口的Coppertail,市主計長施靜格(Scott Stringer),皇后區長凱茲(Melinda Katz),國會議員孟昭文(Grace Meng)都於8時前就位,州檢察長也在舞獅前趕到。典禮在既定的程序中,於唱完美國國歌後開始,為了彰顯華人的價值,我們特別請孟昭文介紹詹樂霞後,並與戴宏理事長與商會所有理事,共同見證與頒發特殊榮譽獎給州檢察長。

在頒獎儀式前,市主計長施靜格和皇后區長凱茲都在致詞後離席,看他們行色匆匆,我們了解他們都在準備競選其他重要公職,肯定有重要的集會等著他們,趕場只為了他們重視這個華人具有歷史的商會。事實上商會的每一位理事,雖然來自不同的領域,但大家心中都有一把尺,那就是要爭取華人的尊嚴,而不在乎利益與表面的景象。會後各級民代爭相在Twitter上發表參加FCBA的千人晚宴,使FCBA這四個英文字母,早已在主流社會植下極為深刻的印象,而它代表的是華人與我們的生命、榮耀和光輝。

很多華人問筆者,為什麼每次在FCBA的活動中,都要對主流社會的人,展現那麼強勢的主動?這話問的太好了。首先在紐約,我們看到市長白思豪有多項的政策,包括教育的,都是為了維護少數族裔的權益,然而同為少數族裔的華人,竟成為被犧牲掉的對象,政客們心中的少數族裔,竟只是非裔與拉美裔。而華人竟成了跟他們照照相,被募款的少數族裔的代名詞,在政客心目中,捐款的華人不必說話,握握手就支票兌現。(可是FCBA晚宴全場講的是英文,他們很清楚,不說清楚、講明白,我們的支票和選票一樣,不會輕易的給。)

移民美國是我們自己的選擇,從早期移民心有所失的夾著尾巴做人,我們不可能在經過多年努力之後,永遠要抱著「遺憾」過夜,更不願華人下一代繼續努力的平靜孤單,辜負時光在這片僑居地上,也不容他們在虛幻的熱鬧中迷失自我,又孤獨的走在所謂少數族裔的寒酸中。所以從我們開始,肯定要端正自己的態度,在這多元文化的第一大國裏,塑造力所能及的天空。

今天在全美有心華人的共同努力下,華人的地位在微妙的改變,北卡州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一名教師(Megan Neely),在26日對一年級和二年級研究生發出電郵,稱有學生在休息室和學習區「大聲說中文」,認為學生沒有努力提升英文水平,要教職員確定兩名研究生的身份,以便日後拒紀他們的學習。她更進一步勸戒國際學生,注意在教學樓說中文的可能後果。(這位女助理教授已被院長(Mary E. Klotman)逼向研究生致歉,Duke已被要求辭去研究生課程主管職務。)

這些年我們在公開場合,不只一次告訴主流社會,我們只看華文報紙的習慣,希望他們有事要到華人社區來宣告,還有希望華人不只不要分兩岸三地,且要把華人的定義包含來自東南亞的華僑,為的就是不想連在少數族裔的範圍內,還要遭同為少數族裔人的歧視。只有小鼻子小眼睛的人,才會玩這種分地區毫無意義的小圈圈。各地區華人真是想不開,就勇敢回到自己的家鄉去打拼,否則既要留下來賺美金,就做好美國公民的本份,維護華人社區的共存共榮。

華人生活在今天的美國,不必因美中的關係,使自己變的不自在,甚至於「胡言亂語」,它可能會影響到華人社區的民生經濟,卻不致於損毀我們在美國做出的貢獻和我們的價值。真正會打擊華人的事務,是華人相互之間的惡意中傷,有些事自己不做或沒有能力做,不必去打擊在做的人,甚至不要去揭華人的短處,回過頭來傷的是你自己,擴大到整個社區,才叫得不償失,畢竟「人在做、天在看」。

昨天在法拉盛新春大遊行的記者會上,華韓兩裔攜手合作這些年,唯一共同的心願就是至少農曆新年已成了紐約學校的公定假日。私下接受記者訪問時,我們就特別提到當1999年改為「農曆新年」遊行時,就是為了接納韓裔社區的加入,從文化的底蘊上,華人文化海納百川,包容性大過於韓裔很多。另外「以退為進」,2010年之後為了配合民代的提案,FCBA更把遊行提高到「社區共同活動」的高度,而不再設定在亞裔的層次。

過去,每到農曆新年遊行當天,7號地鐵老是維修停駛,我們據理抗爭了多年無效,選區重劃後,州參議員史坦文斯基提議「別抗爭」,她安排籌委會到MTA辦公室和主席對談,當時我們就力排其他主張「抗議」華人的意見,接受坐下來和MTA協商的安排。幾年下來,春季仍然是MTA維修的重中之重,但他們都會先打聽遊行的日期而避開。

黑暗是失明人士一生的至友,但是長期處於黑暗的人,卻能依靠其他的感官,使自己在人生的旅程上視野擴闊,得到想要達成的目標,所以才會有人形容眼明的人反而瞎了,瞎的人反而心如明鏡,半生在美國,近10年我們深刻的體會「以退為進」的可貴,能夠善用主流社會的力量,用之以心、動之以情,並有效的展現華人社區的實力,當我們有需要協助時,主流民代的助力,絕對的事半功倍。不過並非每個其他族裔的人都會講情義或重視我們,如何分辨就需要一定的經驗與智慧。


《川普投降了嗎?》

美國史上最長時間的聯邦政府停擺,毫無懸念的由川普政府奪得后冠,1月25日總統川普在壓力下,終於做出了讓步,結束了35天的停擺,簽署不含建牆基金的3周短期撥款法案,使政府恢復正常工作到2月15日。固執的川普也不忘警告,15日之前國會必須拿出加強邊境安全的方案,否則不惜再次讓政府停擺,或者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有的人形容川普政府的讓步等於是承認失敗,國會民主黨全面勝利,事實上衆議長佩洛西和參院民主黨領袖舒默在發表聲明時,也都以勝利自居。(甚至有人用「投降」來形容川普,但結果真是這樣嗎?)

我們會以比較保守的態度來看待川普的妥協,首先從川普的當選總統開始,我們已嗅到美國對整個自由主義「左傾」的態勢開始「有感」,因此在看到川普競選時表現的反傳統,加上對婦女的輕挑語言,仍然願意將選票投給他,根本的原因,就是找回美國原有的「價值」。川普上台後,百分之百的朝老百姓的期望前行,然而他老先生的操作手法和他的言語一樣激進,刺激了部份溫和人士的擔心,深怕他的激進,會使美國由左走向偏右,而這才是為什麼去年期中選舉,民主黨能在衆議院大勝的主要原因。

第二、政府的停擺使80萬僱員的生活失據,雖然川普一再要求大家共體時艱,為國家的安全挺過難關,但他卻忽略了,美國人花未來錢的習慣很久了,好多基層的員工,是真的靠每週政府的薪資在過日子,並沒有多餘的積蓄,可以跟政府一起「打拼」。更重要的是,民主的制度中,執政者最擔心的是民調,政府停擺後,有58%的反對建圍牆,只有40%贊成,本來就不想讓川普實現競選承諾的民主黨,當然會趁勢態度趨硬。

最後我們認為不服軟的川普總統,接受了幕僚的建議,不以「國家緊急狀態硬闖」,怕缺乏正當性,反遭獨裁的指控,更何況有「通俄門」的如影隨形,不論人民有多在意,它一直是民主黨手上的「上方寶劍」。國會預算辦公室28日公布,政府停擺35天,全國經濟損失110億,是政府要求的建牆費之一半,其中有30億是永久損失,再加上川普是為了保護國安而禁止非法移民湧入,民主黨處處在為非法移民而戰。如果2月15日之後,川普簽署「國家緊急狀態」,人民還會認為缺乏正當性嗎?

那麼你認為川普總統是「投降」呢?還是商人本色的「欲擒故縱」?華人文化的背景是「以退為進」。現在由國會參衆兩院17位兩黨議員組成的談判小組,30日開始就邊境安全展開談判。參與談判的議員對可以在2月15日臨時撥款案資金耗盡前達成協議,避免再次關閉感到樂觀。我們認為民主黨是否會禮尚往來做出讓步,要端看2月5日川普到衆院做「國情咨文」後民衆的反應而定,老先生準備的內容能否煽情全國人民將是「關鍵」。


《美中必須結束貿易戰》

美中結束在華盛頓的高級別貿易磋商,川普總統邀請中國副總理劉鶴到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面,劉鶴轉交習近平的親筆信,希望和川普再次會面,呼籲美中各讓一步,期盼能夠在3月1日前達成協議。白宮在會談後發表聲明稱,談判中就解決雙方分歧進行了「富有成效」的討論,美國尤其側重於就結構性問題和減少赤字達成有意義的承諾。

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華特西澤說:「如果我們要達成協定,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們取得了實質性進展」。我們從各項議題中發現,其中最難化解的仍然是人工智能、信息技術、高端裝備,雖然中方已淡化「中國製造2025」,但它依舊是美國最關注的重點。美中之間最大的障礙是一些「義和團」式的所謂專家,不斷的以美國最近的起訴華為,是在原有的貿易戰之外,開闢了科技戰場,甚至提到打仗,連海、路、空三軍之實力都搬上來大加分析。

為全球經濟、天下蒼生,美中都必須結束這場貿易戰,只有貿易戰繼續惡化,才有導致局部軍事衝突的危險,如果真是如此,誰能告訴蒼生地點是南海?朝鮮?台灣?值得嗎?再者;真的發生軍事衝突,將會是首次美中之間直接產生的磨擦,這將會使因政策的南轅北轍而形成的自然對立,可能提升到仇視的層次,且一旦不幸成為現實,就離第三次世界大戰不遠了,末日時鐘的速度恐怕就不用再計算與提醒了。

新中國成立以來,直接與美軍交鋒,始之於「抗美援朝」,推動這場大戰的黑手是前蘇聯的史達林,用中國軍隊來綁住美國干預歐洲的腳步,使蘇聯能在東歐大張旗鼓,捷克、匈牙利、南斯拉夫、羅馬尼亞等國相繼淪陷,成了史達林的膝下之臣,直接走入了最黑暗的時期,一直到蘇聯瓦解,才重新恢復了原貌。我們想強調的是,韓戰並未給美中關係帶來太大的重創,反而在後來美蘇冷戰期間,給美中的關係開啟了「善門」。

新中國在抗美援朝之後,由於內部不斷的政治運動,且韓戰蘇聯除了供應武器,還讓中國舉債之外,基本上並未在經濟上給予中國太大的幫助。是鄧小平看到了這一點,才在1979年以副總理身份訪問了美國,受到卡特總統夫婦和白宮熱情的接待。美國後來在越戰的失利深受打擊,剛好借助鄧小平之手,一方面教訓越南,一方面試水是不是可以跟中國做朋友?鄧小平的睿智就在於他的判斷,為了「經濟改革開放」需要美國,回到中國後,馬上實現了「越南保衛戰」。

美國雖然在格局上有些自私,但基本上,只要友好於美國,一定會在實質上大量的提攜對方,事實證明,經濟改革開放取得成功,除了中國證明了人力、物力的可貴,美國大肆開方便之門,是絕對不可缺少的因素,受老美的影響,80年之後,台灣也開放了兩岸的「探親之路」。我們必須強調,美國另外一個小算盤可能是,寄望中國經濟改革之後,能走向美國的民主制度之路,卻萬萬想不到五千年古老文化的根深蒂固,加上中國龐大的人口,最終在發展道路上自成一格,以中國式的民主產生了「社會主義」的新面貌。

大半生在美國,我們深刻認識了其他國家稱美國的「霸權」主義,其實是美國的領導人,老是想把自己認為最理想的民主制度,輸出到其他國家,然而人文的不同,卻產生極大的反彈。台灣真正走上了美式的民主,是近20多年的事,好多過去的現象,例如立法院全武行,都曾經成為各國的笑柄,不過台灣只有2300萬人,而中國卻有13億人口,坦白說要養活、吃飽了、小康了都不簡單,如何能像台灣走上美式的民主。

中國在經濟突飛猛進之餘,仍然能有效的維持「中央極權」,反而使他們能集中國力去開拓盛世,才會有所謂的中國製造2025的口號唱響。反觀美國雖然一直在發展沒有停,但兩黨的相互較勁,特別是自由主義左傾的迷失,拖垮了不少國力。忽然之間,美中不只是逐漸站在平等線上對談,甚至中國喊出2025要超越美國,這場貿易戰的形成,其實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最近我們再三的思考鄧小平的遺言,更加覺得這位使中國脫胎換骨的老人,是個非常有高瞻遠囑的偉人。(我們有理由再次相信,川普與習近平見面時,就是美中貿易戰結束的時候,美中的科技只會是競爭而不是「戰」。)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垂緌飲清露、流響出疏桐 居高聲自遠、非是藉秋風

    《夢一場》星期日應邀到新開的海鮮音樂餐廳名字叫「好久不見」剪綵,它是由一位來自河南洛陽白先生所開,餐廳不大挺有創意,我們在致辭時,特別鼓勵年青人創業,但希望他們守法守紀,能發揮文化...

    2019-08-25 05:21
  • 暴徒瞄准无人问 港警举枪天下知

    【鱼论】暴徒瞄准无人问 港警举枪天下知香港街头,只有他的“镜头”对准暴徒2019-08-25 11:25:30 来源:观察者网(观察者网 讯)昨天(24日),香港暴力示威者卷土重来...

    2019-08-25 02:28
  • 美法邀俄重返G8 可能吗

    定于8月24日召开的G7峰会可能将是历史上首次不发布联合公报的一次,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可意外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和欧盟之间的贸易裂痕并不比中国小,而在气候治理上...

    2019-08-24 22:41
  • 香港问题的大局认识:避免历史遗憾和得不偿失

    近来,香港因《逃犯条例》,出现大规模街头运动, 多次爆发数十万人和上百万人参加的游行,警民冲突不断,举世震动。即便后来港府宣布,有关《逃犯条例》 的修订草案已经“寿终正寝”,而反对...

    2019-08-24 09:29
  • 大陆人并不羡慕“台湾民主”!

    长久以来,由于历史变迁以及现实政治等多重因素,台湾社会整体面对大陆都具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成为了台湾社会整体轻视,甚至鄙视大陆的一个&ldqu...

    2019-08-24 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