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这次谈判有更大可能成功

2019-01-29 22:10

中美贸易谈判再一次与华为案件撞车,似乎现在已经成为了固定套路。2018年12月1日,“习特会”进行之际加拿大当局应美国要求逮捕了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而在今年1月28日,中国副总理刘鹤率团抵达美国的当天,美国司法部宣布对华为提出23项刑事起诉,并向加拿大提出了引渡孟晚舟的请求。

这使得中国代表还未开始谈判之际,就背上了计划之外的心理包袱。达不成协议的话,中国就得承受更大的经济风险;达成协议却没能帮助孟晚舟的话,就会受到国内民意的指责;如果达成协议还能让美国在孟晚舟案上让步的话,就意味着要在贸易协议上出更大的价码。

最后一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在引渡请求发出后,可以推定孟晚舟肯定不只是某次谈判的筹码,相关的司法程序估计会长期进行,以警告在“技术转移”、“知识产权盗窃”问题上美国的强硬态度。而且,财政部长努钦(Steve Mnuchin)也在29日表示:“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所以这不是贸易谈判的一部分”。

尽管谈判在中国略为被动的情况下开始,但这并不意味着白宫就占据了很大的优势,整个过程将向中国不利的方向发展。有一些信号表明特朗普(Donald Trump)想尽快达成协议的愿望可能要比北京更加强烈。

白宫在这次谈判上下足了功夫。“习特会”上的原班人马被搬了出来,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是谈判总负责人。努钦还提前放风,表示特朗普将和刘鹤在1月31日会面并讨论贸易问题,并提到谈判仅包括技术转移、减小逆差等特定的议程。作为谈判代表之一的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也在29日说,这次谈判“非常重要”,而总统对达成贸易协议持“适度乐观”的态度。

可见,白宫对这次谈判颇有“势在必得”的态度,在人员安排、谈判事项、外部心理预期等方面都做了精细的准备,与此同时,白宫也明示不希望孟晚舟案干扰谈判。

对特朗普而言,采取继续升级关税这个选项的代价正变得越来越大。

从最容易解决的贸易不平衡问题来看,贸易战至今并没有起到效果。美国对中国的逆差在2018年同比增长17% ,虽然在关税打压下势头有所减弱,但这说明对中国商品的依赖短时间内不可能消失,因为这是美国制造业的空心化造成的结果,美国人即使不从中国处买,也会从东南亚或者其他地区买。

因此,贸易战至今只是一个施压的手段,而不是解决问题的工具。现在,美国经济增长开始放缓,消费者信心不断下调,甚至美联储也改变了原有加息路径,证明在未来白宫很难再像过去两年一样任性地使用贸易战来威胁其他国家了,特朗普必须让经济记录这一最重要政绩能够持续保持下去。

特朗普现在也面临着更危险的国内政治环境,使他急于取得外交成果来稳住民意。民主党入驻众议院使得他在国内议题上难以取得进展,在政府关门35天后仍没能得到建墙拨款后,他的威望和支持率迎来了一轮大缩水。在盖洛普(Gallup)1月2日至10日的调查中,特朗普的支持率仅有37%,是自2017年12月以来的最低点,他的一些核心支持者认为他在政府关门中不够强硬,一直倾向他的福克斯新闻则批评他不知道如何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打交道。此外,司法部表示“通俄门”调查也接近尾声,而特朗普的前幕僚将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闭门供证。

在这样的情况下,特朗普将很难再祭出之前承诺的对中国商品全部征税,2019年他连任的竞选准备将会开始,在其之前他需要尽可能多的成果来提振选民的信心,与中国达成可见的协议是重中之重。

尽管与刘鹤的谈判不太可能会是最终的协议,但这次双方在核心问题上有更大可能会打破僵局。努钦在28日白宫记者会上称中国官员同意需要协议核查机制,因此双方很可能会达成一个阶段性的协议,而不是一揽子解决现有争端。库德洛在29日对福克斯财经说:“总统认为,他和习主席可能是最终谈判者。”而在此之前,刘鹤很可能会成为“最终谈判”的铺路人。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