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外卖员张根离职了但生活还得继续

2019-01-29 04:11

这几天,题为《一个北大毕业生决定去送外卖》吸引了大陆社会的目光。或许它爆红的原因在于人们对于这两种身份背后所意味的阶级想像产生冲突,因此引发好奇想一探究竟的心理。在名校毕业生与外卖配送员的身份叠加造成的错位感,轻易捕获了人们的注意力。尽管外界的解读各自不同,但在体验4个月的外卖生活后,张根最终还是离开了岗位。

有人认为这足以证明张根的行为只是一种"间隔年",意即拥有选择的年轻人基于好奇心,主动投身外送员行列,以便获得在"底层"生活的体验。也有认为张根是遇到人生的困境,在现代资本主义分工体系下遭遇的意义缺失问题,使得他转而采取一种带有逃避但又近乎本能式的非理性行为,就是投身到社会大众所认定的"底层"工作。

或许第二种解读更加合理。因为如果张根觉得这只是一种"间隔年"的体验生活,那么他在从事的过程中,其实可以直白地告诉亲友他的工作内容,然而他对此却是抱持一种遮遮掩掩的态度,代表他在一开始其实并不能了解这份工作给予他的意义是什么,也认为自己无法说服亲友们。

就像大众耳熟能详的成长剧本,文章处处体现张根在工作期间对于生活的反思,也逐渐地给予这份工作一种意义感,最终让他能够重新热爱生命、拥抱生活、品味人生。但这并非外送有什么高贵之处,而仅仅是在这份工作中能够还原"劳动最光荣"的意义感。

外卖工作和待在写字楼办公,同样都是社会分工的一环。但在外卖小哥眼中,劳动过程和成果的意义关联性十分明确,就是将商品送到需要的客户手中,从而体会到社会分工的重要性,每个人都能在他的位置上对社会做出一定程度的贡献。而待在写字楼办公则需要在一个更大的意义框架下被重构,否则它可能仅沦为一种中产阶级为了自身生存而不得不从事的工作,那么个人也将仅沦为赚钱的工具和手段而已。

另一方面,这种"集体性"的意义感,也让他能在一定程度上化解"焦虑感"。现代资本主义的主要特点之一是个人主义,过于强调个人命运与成败的结果是导致个人遭受莫大的"焦虑感"。在面对社会急速变化,个人只能不断充实自我以便面对挑战,而背后的驱动力就是莫名的"焦虑感",这也使得现代人的"幸福感"不断低落,只能选择以速食形态的娱乐或消费主义来增加短暂的"幸福感"。

换言之,在强大的"焦虑感"所带来的压力下,任何长期规划和沉潜对个人而言都是"非理性"的。但所谓的人文、艺术、宗教和美学都需要一定的物质条件做为基础,否则它们无法在人类文明的历史洪流中被积累和承载。而在缺乏了深刻的精神生活的情况下,人类面对生存的虚无感便会不断油然而生。

张根的案例似乎突显出当前的高等教育只是为了培训职业工作人员,而并非培养学生具有自学能力,以便面对未来的挑战。而这样的挑战不仅只是生存层面的,也涉及到对于生活的热情和意义的拥抱等问题。教育的理念在一定程度上决定学生的素质,因此在高等教育中,通识教育始终有它的必要性,即便它看起来一点也不功利,甚至有些曲高和寡。

另一方面,选择用个人主义的方式来面对和处理"焦虑感"显然注定会是一场悲剧,除非拥有强大的精神生活做为支撑,例如在捷克作家赫拉巴尔的《过于喧嚣的孤独》中的主角便有这样的味道。张根离职了,但生活还得继续,个人在时代命运中不断遭受到虚无主义的鞭打。在这个"集体感"缺失的年代,个人究竟如何重新面对生活呢?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