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疯卖傻遭行拘 在中国什么样的人容易患上“精神病”

2019-01-28 04:39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疯人不按大众逻辑的行事风格,往往会招致围观者的一片奚落。但偏偏有一些人内心很“强大”,不畏流言去装疯卖傻,疯癫的背后却是“我笑世人看不穿”的“清醒”。

据江苏公共新闻报道,近日,南京男子王某大闹医院后声称自己有精神病,警方将其带到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结果是“无可认定的精神病性症状”。目前,男子因涉嫌寻衅滋事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6日的处罚。

“精神病”是假,借此发飙才是真。据护士介绍,当日,王某在输液完后,还想继续输液,不过,由于已经达到医生规定的输液量,护士便拒绝了男子的请求。王某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瞬间暴怒,不仅在门诊把水杯砸碎了,又跑到大厅把桌子掀翻了,院长闻讯出来劝解,没想到他直接抄起身边一把扫帚就开始追着院长跑,想打院长。警方把闹事的王某带回询问,他理直气壮地回答,“我有精神病!”

为何不如实交代发飙理由,偏要甩锅给“精神病”?愤怒的王某其实并没被情绪浇灭理智,像他这样并没有精神病的正常人佯装成精神病患者,真实意图是为了逃脱法律制裁。导致这种“精神病”的关键病因是中国《刑法》第十八条给予精神病群体的特权: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间歇性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由于以上法律条款给与精神病人的特权,使得不少人在作奸犯科后理直气壮地像张某一样自黑为“我有精神病!” 比如1999年,北京男青年张旭东故意伤人致死后,在精神病鉴定人员面前佯装成一个缺乏自知、正处于迫害妄想中的精神病人,逃过了法律制裁,进入精神病院后说出了实情;2000年湖北松滋黑老大杨义勇在医院酿下血案之后,帮凶用重金收买法医,将杨义勇诊断为“间歇性精神病”。杨义勇因此被无罪释放后,向他人炫耀拿到了“杀人执照”,行事更加肆无忌惮,最后终被揭穿……近年来精神病杀手频现已是不争的事实,那些没被揭穿的假精神病们为社会稳定埋下了隐患。

不过,好在针对精神病的相关法律条款在近年来不断完善,让那些企图佯装成精神病来逃脱惩罚的戏精们逐渐打消这一念头。201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修改和之后出台的一系列司法解释,提供了一系列对有高度人身危险性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程序的实施细则。从此以后,无刑事责任能力虽然可以成为对定罪的抗辩理由,但不能成为传说中的“杀人执照”,因为这些“精神病”可能需要接受漫长精神康复治疗,而这种强制医疗程序并不一定轻于法定刑罚。

对精神病人采取强制医疗措施的初衷,本是为了减少真假精神病人对社会的侵害。但从目前来看这种强制治疗,却沦为“监护人”打击报复被治疗者的工具。这里的监护人并不一定是大众常识中的家属,还有可能是一些与当事人没有亲属关系的有权有势者。这是由中国法律对精神病患者的监护人规定决定的,即凡是被送治的人,都被医院当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处理,而且送治人自动成为“监护人”,当事人的命运被交给“监护人”全权处理。而这些所谓的监护人往往与当事人有复杂的利害关系、甚至利益冲突,这些监护人打着“为你好”的旗号将精神正常的当事人强行送入精神病院,并接受诸如电击、殴打、囚禁之类的治疗,以实现打击报复之目的。

比如1997年中国河南省漯河大刘乡村民徐林东替残疾邻居张桂枝写材料状告乡政府并“越级上访”,被关精神病院6年半。2010年湖北省十堰市民彭宝泉及邓复华因拍摄一个上访现场,被当地警方送进精神病院。2003年湖北武汉徐武因不满“同工不同酬”问题,将工作单位武钢炼铁厂告上法庭,败诉后上访多年。2006年12月至2011年4月被强制接受精神病治疗4年多。2011年4月,在逃脱8天后,被原单位人员强行带走再度进行精神病收押治疗……与那些渴望得精神病逃脱法律制裁的戏精不同,这些人并不想成为“精神病”。

由此看来,与其说精神病是一种医学意义上的疾病,不如说精神病成为别有用心者或者自保、或者攻击他人的工具,这样的人也往往容易患上“精神病”。

精神病之所以能跨出医学界,混淆其他领域中的是非黑白,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精神病鉴定机构管理混乱,很大程度上是背后的经济利益驱使。比如司法机关在看鉴定证明时,只看鉴定机构盖章即生效,鉴定结论往往由单位负责,而非鉴定人个人。这一点为犯罪嫌疑人方重金做假鉴定留下了空子,因为他们可以买通鉴定过程的某个环节,即使出现假证也很少追究鉴定方个人的伪证责任。即使追究责任,鉴定方也可以拿精神病鉴定存在技术难题搪塞过去,比如鉴定人员无法完全通过脑电波、细胞递质、基因等生物学上的客观指标来判断一个人是否属于有精神障碍,而且每一次鉴定结果可能都不相同。

这些正常人无论是主动争当精神病,还是“被精神病”,造成很多本需要治疗的真精神病人被遗忘,在医学领域之外制造了种种社会矛盾,一定程度上对司法公信力造成了损害,让本该伏法者逍遥法外,让健康又正直的检举者遭受身心摧残。

好在针对真精神病的治疗和假精神病的规范,医学和相关社会制度都在不断改进,希望有一天,“精神病”能彻底回归其单纯的病理学概念,整个社会不再因其疯狂。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