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佛系政治家柯文哲如何面对成败

2019-01-28 02:22

在2019年1月27日的台北市立委补选中,“柯家军”陈思宇经历大败,而柯文哲又再度成为媒体的焦点。此次败选,对于“白色力量”无疑是个大挫败,但面对败选,柯文哲的态度和语气异常平静,仿佛“置身事外”。当记者问到对败选的看法,柯文哲的回答十分“佛系”,他表示“不管成功或失败都是生命中的一部分,成功也要写检讨报告,失败只是写更多而已”,这样的思想可谓柯文哲的个人特质。

柯文哲个人的宗教信仰是什么并不清楚,但他对佛教的喜好时常表露无遗。例如他说在面对烦恼与压力时,每天阅读金刚经是让他追求心灵平静的一个方法,另外,他认为慈济证严法师的影响力并不亚于台湾现任总统蔡英文。个人认为柯文哲是台湾政坛中少数将佛教义理和政治做结合的“佛系政治家”。政治家通常被认为是具有权力欲的野心家,而另一方面,佛系则似乎是对许多事情都抱持消极的态度,是看淡一切、无欲无求的一种生活态度。这两个看似矛盾的概念究竟是如何结合在一起呢?

佛系在大陆语境中被理解成对许多事情都无所谓,是消极的意涵,但这可能是对于佛教义理的一大误解。佛教强调“断舍离”主要是认知到“苦海无涯”,而在佛教中认为“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借此认知到世物的“空性”,以消解烦恼的成因,如“无明、分别、执着”等。

就佛教的基本义理认为,事物的聚合都是有条件的,是因缘而生,因缘而灭,并没有本质性的存在,因此它是“无自性”,仅有“空性”,此即所谓的“缘起性空”。而在认知到事物的道理和法则后,人类应该如何面对这样的“残酷”事实,就需要一套处世哲学来因应,就是对于“智慧”的培养。

因此,抱持消极的态度看待和面对事物,其实并非佛教的本意,而只是一种“虚无主义”的表现。真正的智慧应该表现在将“消极出世”和“积极入世”的人生观进行一种平衡的搭配。或许可以用柯文哲的案例来做为一个说明。

柯文哲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到佛教的义理,并不清楚,但可以知道的是他曾在台大担任长达17年的外科加护病房主任,对于死亡的体会相信比一般人更加深刻和透彻,也练就他对生死的超然态度。一般人在面对生死等重大的哲学问题时,如果没有足够的理论架构做为支撑,最终大部分人都是无法直视它,只能选择逃避面对。而柯文哲因为他的特殊身份,让他在经历和面对大量的生死案例下,一方面有些麻木感,但另一方面仍然渴望寻求一些信仰跟解答,或许是因为这样才让他与佛学相遇。

佛教的三个基本预设是业力、轮回跟涅槃,而在这个基础上则有相应达到涅槃的修行方法论。从佛教信仰者的角度来看,会说得出这些预设是描述性的,它们就如同自然法则一般存在,但无法解释其原因,例如为何会有万有引力也是物理学家无法解释的,所以它才被称之为法则。当然在跳脱佛教徒的角色来看,这样的说法毕竟有些神秘主义的色彩,同时也无法用理性来证实,但它们的确是一种可能的解释,因此佛教才会被纳入到信仰的地位。

但面对生死仍然是一件严肃的哲学思考。孔子曾说“未知生,焉知死”,有人解读为一种消极逃避死亡的一种生死观。而柯文哲将这句话倒转过来成为“未知死,焉知生”。他说因为看过太多的生死,因此得出这样的感悟,即人终究会死,而死亡不是人生的目的,只是过程。而这个所谓的过程也非常富有佛教的色彩。

在这样的解读下便有当代“存在主义”的积极意涵。根据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在《存有与时间》中提到,人是朝向死亡的存有,因此才能开启其“本真性”,意即认真严肃地活出人生的意义。而柯文哲在做为一个政治家提到对市政工作的看法,常常是用一种近乎义务论的描述,即“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对他来说,工作本身似乎带有一种“修行”的性质。

类似“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柯文哲的工作态度就是用心把握当下做好每一件事,而对于未来的方向发展和目标,更是抱持一种“随遇而安”的心态,这种深受佛学影响的体现,或许才能解释柯文哲如何从医学跨界到政治,却依然能甘之如饴。这也能解释为何他在遭受到如此多的抹黑跟打击,但却仍然恪守本份做好市政工作,不論面對成功或失敗,柯文哲都抱以平常心來面對。而这样的“佛系”似乎是他能在台湾政坛屹立不摇的一个重要特质。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