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蒋化”的一巴掌 郑丽君挨得冤不冤?

2019-01-23 04:10

资深艺人郑惠中因不满文化部长郑丽君推动去蒋、废除中正纪念堂,在餐会上掌掴郑丽君,影片一出引发议论。

郑惠中说,这件事她想好几个月,今天来就打了,至于为什么要打人,“因为她推动废除中正纪念堂,认为对方不懂得感恩,这种人,我这样子打她,只是刚好而已”。事后,她对自己的行为道歉,但反对去蒋,撕裂族群,她觉得没错。

这一掌清脆响亮、出其不意。但出手再漂亮还是暴力,当然不对。很多人都出来谴责,前行政院长赖清德、副院长陈其迈、发言人Kolas、内政部长徐国勇等人都在脸书声援,强调立场可以对话、暴力不该容忍。郑丽君也在脸书发文回应:“个人受辱是小,台湾民主不容践踏”。

的确,民主不容践踏。可同一天,马英九出席228抗暴战士黄金岛告别式在场外还遭到独派竖中指、丢鞋攻击。对此,某绿营人士只文青地说:“历史不断被省思、转型正义要被推动,历史很多事件、很多受害者家属,要如何让伤痕愈合,需要一起努力,不管过去站在哪一边、哪个党派,为台湾向前走,深刻反省才能走出黑暗、看见阳光,对于抗议行动有包容的心情相互理解,让台湾这块土地愈来愈好”。其实,换个说法或是马英九检讨、认错还不够,所以遭此对待刚好。

大家一致谴责暴力,但郑惠中的一巴掌也打出了很多“回忆”:

1991年立法院院会,民进党立委张俊雄表示要递交抗议书,登上主席台,在主席梁肃戎院长不及防备的状况下,打了梁一记耳光,梁肃戎不甘受辱,立即以耳光回敬引爆一场激烈冲突。

2008年10月,在立法院教委员会审预算时,管碧玲拿纸板干扰预算审查,遭国民党立委洪秀柱夺走纸板,管碧玲立即冲上前质问洪,随即打了洪秀柱一个耳光。

还有2009年4月22日,立法院内政委员会原定听取陆委会报告“三次江陈会”事宜,邱议莹从后方突袭赏了李庆华一耳光,李错愕之余,连“喔”三声,急忙回头理论,蓝绿阵营赶紧把两人拉开。

可见,这样的暴力由来已久,并非郑丽君独享。当年那些蓝营人被掌掴时,却少有绿营力挺声援,这次郑惠中秋风扫落叶的一掌,又有名嘴说你看这就是威权的遗毒,高级外省人的心态,这些艺人和党国体制何等水乳交融云云,真为族群和谐,又何必祭出神补刀?

其实,比起掌掴事件,最大的暴力不就是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一群人冲进立院瘫痪议事,而后转攻行政院。四年后,岛屿没有添光,当初学运造成的轰轰烈烈影响,如今也已烟消云散。时过境迁,有人成为乱神、有人摸奶袭胸、还有人被爆援交,花朵没有等到盛开与播种,便已枯谢,很多参与者甚至隐姓埋名到大陆工作求职。根据统计, 2017年,大陆对台湾贸易逆差1114.1亿美元,是台湾最大的贸易伙伴和贸易顺差来源地,可见形势比人强,独立的个体和经济的受益,究竟何者重要。难怪马英九都忍不住说,这些人自以为爱台湾,最后却害死台湾。

但是,面对如此暴力,很多人沉默了,隐忍了,郑惠中或是其中一个,当她别无他途,用同样的方式选择回击,最后又竟成众矢之的。掌掴事件背后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国族认同已成台湾社会最为撕裂的矛盾。面对历史,当然应功过并陈,可是,当历史的阐释权已经被少数人独断甚至定于一樽,如此转型正义便成了斗争清算。民进党要还历史真相,可是目的不纯,历史反而愈发掉进了无底洞。就像郑惠中说的,若去蒋那要不要去日呢?遥想去年9月,促转会的内部会议录音被曝光,一些人甘当鹰犬沾沾自喜,酿成民主丑闻,早已背离了成立的宗旨, 继续存在又所求者何?

郑惠中的一掌在蓝绿阵营解读各有不同,但是无论抱持何种政治观点,打人终究不对,谴责暴力应该成为社会共识,只是比起这一巴掌,更大的国家暴力谁来制约呢?如此端看,郑丽君挨的一巴掌或是很多人的共业,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孰令致之?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