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驻华外交官员再行“领事探视权”

2019-01-11 20:50

北京时间1月8日和10日,加拿大驻华领事官员再次被允许行使领事探视权,探望了去年12月被中国逮捕的加拿大公民斯帕沃、康明凯

探视已被加拿大官方证实。

1月8日,媒体率先披露称,加拿大驻中国领事官员当天被允许探视了去年12月被中国逮捕的加拿大公民斯帕沃(MichaelSpavor)。两天后,加拿大官方消息证实,另一面加拿大公民康明凯(MichaelKovrig)也获准被探视。

加拿大联邦外交部发言人稍后通过用电子邮件散发的声明证实了这一消息。

联邦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外交官正为斯帕沃及其家人提供更多领事服务,并将谋求进一步与斯帕沃保持接触”,此前斯帕沃和.康明凯.都只被允许领事探视过一次:2018年12月14日和16日,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JohnMcCallum)分别探视了康明凯和斯帕沃。

康明凯是前驻华外交官,被捕时为非营利机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Group,ICG)顾问;斯帕沃是企业家和网站PaektuCulturalExchange创始人,自称“致力于促进朝鲜和国际组织间可持续合作、跨文化交流、旅游、贸易和经济往来,为企业和个人服务”,以两次成功组织前美国NBA明星罗德曼(DennisRodman)访问朝鲜名声大噪,也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私人朋友自诩。两人被捕的原因都是被控“损害中国国家安全”。

联邦外交部拒绝透露更多细节,理由是“需要保护当事人的隐私”。他们称正试图安排对康明凯的第二次领事探视。许多西方分析家认为,加拿大遵从美方要求扣押并试图向美引渡中国公司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激怒了中国政府,中方对两名加拿大公民的逮捕“目的是报复”,加拿大一再宣称,鉴于加美签署了长期引渡协定,他们针对孟晚舟的做法仅仅是“按照法律协定行事”。

党争的喧嚣

对此加拿大反对党联邦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家奥图尔(ErinO'Toole)批评加拿大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Trudeau)对外交采取“十分天真”的态度,敦促杜鲁多立即直接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联系,以尽快解决这一问题,他还敦促杜鲁多要求中方同意“每天都进行领事探视”、“而不是任由中国提供目前这种最低限度范围内的、聊胜于无的领事探视”。

曾任外交官的联邦保守党籍国会议员库西StephanieKusie表示,接到多个不愿透露姓名前任或现任领事官员的电话,这些人都对联邦政府未积极采取整治行动感到遗憾,称“这是个政治问题,而不仅仅是领事问题,需要政治回应”,“一线民众认识到总理采取行动的必要性,今天我们要求政府这样做”。库西称所有与她联系的现任官员都表示,他们目前未参与处理该案件。

迄今杜鲁多拒绝就此事直接和习近平联系,称“此举弄不好适得其反”。

针对反对党的压力,加拿大联邦总理办公室未置可否,但联邦外长方慧兰(ChrystiaFreeland)的办公室则进行了反击。外长通讯负责人劳伦斯.赫尔曼(LawrenceHerman)称,加拿大领事官员已对两名被扣公民行使了领事探视权,并正努力寻求定期探视权,反对党将这个问题变成“正当问题”是“完全不负责任的”,加拿大联邦政府所采取的每一项相关行动,其目的“都完全集中在确保两名加拿大公民安全上”。

当地时间1月6日,刚刚退休的加拿大商业理事会(BCC)CEO、前联邦自由党籍外长曼利(JohnManley)称,自己不会前往中国,也建议商业伙伴不要去,“联邦政府需要发布中国旅行警报,或提供针对加拿大公民的‘当前中加关系紧张不会对加拿大公民赴华旅行构成安全风险‘的担保”。

然而对于联邦保守党人“总理应该直接找习近平解决问题”的敦促,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马大维(DavidMulroney)表示坚决反对,指出“这样做会把事搞砸的,中国有中国的规矩,如果习近平主席亲口说‘不’,事情就完全弄死了,应该尽量不要把事情弄到不可回头的地步,这样至少还有个商量的余地”。

“鸡同鸭讲”

1月7日,.杜鲁多.和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Trump)通了电话,重申“尊重司法独立和法制的重要性”,杜鲁多感谢特朗普在要求中国释放被拘捕加拿大人问题上支持加拿大立场,同意继续要求中方释放两人,但未谈及二人姓名。同日,加拿大国家安全顾问召见了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对加拿大官员未能获得足够的领事探视次数探视两名加拿大被中方扣押公民表示不满。

杜鲁多连日来一直寻求国际声援,自去年底起已先后说服英国、法国、美国、澳大利亚和欧盟等发表支持加拿大立场、要求中国释放二人的意见,1月7日当天,杜鲁多办公室公布杜鲁多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前一晚通话的纪要,通话中同样谈到加拿大公民被捕问题,“并重申了尊重和遵守司法、法制的重要性”。加拿大联邦外交部发言人贝鲁贝(GuillaumeBerube)当地时间1月10日证实,仅过去一周内杜鲁多就打了许多这样的“求声援电话”,已知通化对象除了杜鲁多、安倍外,至少还有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DonaldFranciszekTusk)

特朗普和杜鲁多通话同时,由6名加拿大国会议员组成的代表团正在中国访问,他们中的一人——联邦国会议员库珀(MichaelCooper)称,他们直接向会晤到的中国官员提出了释放两名加拿大公民的要求,“并认为对方得到了我们所传递的消息”,但他承认那些中国官员并未直接参与处理相关案件。

于此同时,加拿大许多官方人士不断发表基调性声明,论点集中于“希望中国理解孟晚舟事件加拿大行政体系无法干预司法”、“中国应立即释放两名加拿大公民否则就是罔顾法治原则”,日前《温哥华太阳报》上署名加拿大亚太基金会(AsiaPacificFoundationofCanada)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前驻华外交官贝克(StewartBeck)的文章集中表露了这样的意见,文章称,中国和印度这样的东方国家“拜开放所赐获得了经济发展的机会,西方原本以为它们会因此也接受西方的法制观念,但事与愿违”,称“加拿大希望中国走向法制体系,这不会很快发生,或许永远不会发生”,但“中国没有理由不接受我们对法制的理解,即加拿大司法体系不接受政治干预的影响,我们对西方司法体系和自由主义的传统感到自豪,中国政府尽管可能不喜欢,但应该理解孟晚舟事件不能通过加拿大政府的政治干预来解决”,称“让中国理解必须释放加拿大公民应该成为沟通中加法制观念的桥梁”。文章称,该基金会2018年3月全国民意调查显示,43%的加拿大人将自己视作亚太的一部分,2016年只有34%,2013年只有18%,27%的加拿大人认为加中关系有所改善(这数据不高但比前几年好很多),80%受访者认为加美关系恶化,59%(历史最高水平)支持加中自贸协定,高于2014年的36%,60%认为中国是机会而非威胁,远高于2014年的19%,但他警告“这一切可能因为此次事件而逆转”。

然而许多对中国及加中关系较为了解的观察家相信,加拿大联邦政府及反对党所采取的努力,似乎是在缘木求鱼,上述努力大有“鸡同鸭讲”、越说越说不清楚之憾。

加拿大环球新闻1月7日在一则报道中对对加拿大议员代表团的努力表示悲观,理由是7日《中国日报》一篇署名文章指责加拿大在孟晚舟事件中“扮演了美国忠实追随者角色”,称“不论被动或积极,这都将最终损害其国家利益”。

1月9日,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发表公开文章,严厉抨击加拿大等国“奉行白人至上主义”,这一行为至少表明,类似贝克基调的加方言论,似乎的确只能收到事与愿违、甚至适得其反的效果——中国官方对这种“教训式”的口吻是反感和不买账的,他们不耐烦听诸如“司法独立”等教科书式的解释,他们的逻辑其实很简单——“孟晚舟被捕是尊重法制,康明凯被捕就是违反法制,这到底是哪家的道理”。

无论如何这种“鸡同鸭讲”的状况都必须早日结束,因为不论在加拿大或中国,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都不希望两国关系因此走入死角,都期待着这一莫名其妙开始的僵局能够早日得到圆满的、皆大欢喜的解决。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