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花落尽子规啼,文贵无招路已尽

2019-01-03 20:50

辽宁省大连市法院的终极裁定书下来了,宛如一颗掉进平静湖面中的巨石,在本就四分五裂的蚂蚁帮内掀起了惊涛骇浪。郭文贵犯下的罪行本就是铁证如山,法院的判决实际上是所有有识之士预料之中的事情,并不值得一提。但是生命力一向顽强,脸皮从来没有的郭文贵却抵死不认,为了拉住小蚂蚁们,郭文贵还和路德自导自演了一出好戏。

一、铁律无辜成枉法,如山铁证死不认

有句话说,无论如何都叫不醒装睡的人。同理应用到有着街头泼皮无赖之风的郭文贵身上,那就是无论有什么样的证据都不会让其乖乖承认自己的罪行。在郭文贵的嘴里,所有的不利证据都是可以被伪造的,证人也是被威胁的,所有的“呈堂证供”在郭文贵嘴中扭曲成了威逼利诱、诱供、刑讯逼供。辽宁法院本次对郭文贵600亿的终审明明是经过长期调查后的厚积薄发,这一雷厉风行的司法裁定在路德和文贵口中被认为是受“专案组”操控的一桩“黑案”。面对如山铁证,“小蚂蚁”们都开始军心动摇了,此时此刻的郭文贵只怕自己落入“无人问津”的地步,他唯一的武器只能是闭着眼睛,张开红舌白牙污蔑司法体系。然而铁证如山之下,即使文贵自欺欺人,可有点脑子的人都已经看出了他的外强中干,已经是沉舟病树,不堪一击了。

二、罚款划拨成违法,证据不够情来凑

郭文贵在直播中对自己的资产去向大提特提,透露说自己的资产在过去几年里被以不同的名义划拨为罚款,造成资产的大脱水。且不说郭文贵的资产本来就是不清不楚的,他的资产被划拨为罚款完全是有据可循,是法院根据事实作出的判定,绝不是郭文贵口中所说的违法划拨私人财产。更可笑的事情还在于郭文贵的恬不知耻,谁不知道盘古酒店的建设资金来源本来就是一笔不明不白的乱账,但在文贵嘴中却转身一变成为了正常商业资产,并且还将自己包装成了一个清清白白,爱家爱员工的新时代优秀企业家。然而事实如何,文贵吃人不吐骨头、说谎不打草稿的青面獠牙形象早就在过去几年的纷纷扰扰中暴露无遗了。面对法律的制裁,文贵的招数已经使尽了,所谓的爆料革命也无料可爆,开始大打温情牌。文贵已经从疯狂爆料路线转为了温情脉脉模式,标榜员工对盘古公司的忠诚,哭诉自己家人和财产被无端控制,完全把自己放在了受害人的位置上,将自己洗白成了一朵雪域高原的纯洁白莲花。

三、文贵代言私企家,自我洗白博同情

郭文贵也自觉自己的说服力不行了,开始找小伙伴结成“统一战线”,而私人企业家就是文贵借皮充形的目标。“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文贵可是把这句话奉为圭臬,向来不惮于以最大的恶意来丑化所有阻碍自己名利的人和事。郭文贵彻底地贯彻在自己的直播小丑秀中,好不矜持地开门拉客,一面用粗鲁的口舌攻击法律、抹黑政府来挑拨民众情绪,一面捏造自己所谓的悲情事迹来营造恐怖气氛,无视中国私有制欣欣向荣的发展环境。郭文贵张口闭口都是在攻讦中国政府,将它塑造成了一个笼罩在恐怖气氛下的独裁者国度,而中国所有的私企都是被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可怜虫。文贵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在国内的犯罪事实,忘记了他自己才是扰乱市场经济秩序的蛀虫,忘记了他用见不得人的手段搭建起他肮脏的“盘古帝国”。如今的文贵仿佛得了失忆症,完全忘记了自己手上沾过多少暧昧不明的金钱,他的自我洗白不仅不让人同情,反彻底展现了内心的无耻。

法律的利剑已经挥动,跳梁小丑的舞台即将落幕。郭文贵的爆料革命本来就是无源之水,他费力编造的谎言不过是暮春杨花,一切的闹剧都将平息在事实面前,所有的真相在土地上生长,而不在一个流亡罪犯的空口白牙里。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