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隐若现的神秘“五眼”

2018-12-16 00:11

“五眼联盟”Five Eyes成立于1941年8月14日,系根据《大西洋宪章》成立的盟国情报分享系统,最初只有美、英,1943年根据《布鲁沙协定》加入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由于这5个国家都说英语,也被称作“英语之眼”。

“五眼”最初是为了配合反法西斯战争需要搞的情报分享体系,假想敌是德国和日本,但二战后变成了针对苏联-东欧集团的体系。由于北约机制后来居上且更加得心应手,上世纪60年代后“五眼”渐趋沉寂,但一直在活动。

“9.11”后,美国以“反恐需要”为由重新激活“五眼”,这在当时是惩于北约内部法、德等国经常标新立异,美国在这些国家的情报收集和交换工作变得越来越困难,因此希望基于“英语系”的“五眼”能发挥新时代核心的作用。自2016年以来“五眼”开始带有越来越多的针对中国色彩。

近年来,美方借“五眼”,以“联盟信息安全和国家安全”为由,多次排挤、打压包括华为在内中国高科技企业,其中包括阻挠其参与联盟各国移动通信设备、技术投标等行为。孟晚舟事件发生后,许多分析家都指出,其背后有“五眼”的因素存在。

是否真的如此?我们可以梳理一下时间线,看看孟晚舟案是否如某些人所称,是一起“孤立的事件”。

8月23日,澳大利亚政府以“安全”为由禁止华为参与该国5G网络相关建设。11月28日,新西兰政府通信安全局宣布将华为剔除在其5G网络设备、技术和服务供应商名录之外。12月5日,英国电信集团表示,他们不仅将步澳、新后尘,还会把已在其3G、4G移动网络中使用的华为设备移除。

如此一来,仍未明确在5G网络建设中让华为“出局”,号称“U14”的大学联盟仍在与华为积极展开相关研究合作活动的加拿大就成为“五眼”的众矢之的。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和民主党参议员华纳(Mark Warner)联名致信加拿大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希望后者效仿澳大利亚的行动。

而作为呼应,今年8月下旬,加拿大情报局(CSIS)两名前任局长法登(Richard Fadden)、埃尔科克(Ward Elcock)和联邦通讯安全机构(CSE)前负责人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联名发表报告,称“加拿大不应将5G设备合同给予华为”。

12月3日,CSIS现任局长维涅沃(David Vigneault)在演讲中公开宣称“警惕5G网络安全问题”,并将“安全威胁”矛头直接指向华为。

孟晚舟被扣事件曝光后,美国参院军事和金融委员会成员、共和党参议员本.萨斯(Ben Sasse)则对加拿大逮捕孟晚舟的做法表示“赞赏和感谢”,并指责华为是“中国国营公司”。

在这种情况下,不论持何等观点者都很难相信,此次加拿大应美方要求所采取的措施,真的仅仅是针对“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贸易制裁禁令”,而非带有“五眼联手排挤华为”的意图。

至今为止“U14”相关院校仍坚持“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原则,表示只要没有禁令就将继续与华为的相关合作。如此一来皮球就踢给了2019年将面对联邦立法选举的现任联邦政府和执政的联邦自由党,可谓进退两难、动辄得咎,如何定夺,只能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