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评论:朝鲜经济开发必须寻求第三种方式

2018-12-06 04:09

朝鲜经济开发必须寻求第三种方式

贝一明 (Emanuel Pastreich) 地球经营研究院院长 | 2018.11.09 16:08



    “隐遁之国”的大门正在敞开。当那扇门完全打开时,朝鲜就会成为新的试验平台。在政府经营方式与基础设施构建等方面,可以进行其他国家无法进行的尝试。 


    然而,谁也不能保证新试验的利益会原封不动地流向到韩朝两国普通老百姓手里。从媒体报道来看不难发现美国的资本家和日本、中国的投资者们已经在计划利用朝鲜丰富的矿物资源和廉价劳动力来打造可以快速获得财富的“掠夺经济”。若是那样,原本应该由贫困的朝鲜人民获得的利益则可能流向国际投资人。这也是最近发生在伊拉克的状况。 


    对策是有的。有一条路能让朝鲜拒绝榨取式发展的同时达成可持续的经济、政治成功。那就是灵活利用目前国际上流行的全球共享经济。以合作生产方式构建社会,共享体制已经延伸至各处各领域。 


    实际上,朝鲜等同于从头开始。朝鲜几乎没有使其他国家的文化受到侵蚀的商业化或拜金主义,因此在这里进行全新尝试的想象力也会更加宽广。朝鲜相比其它任何地方都更适合于全面采纳类似“区块链”或“Holochain”的分布式网络方式。如果权力下放, 权威主义政治则可以由此被打破,社会共同体可以获得制定政策优先顺序的权限。朝鲜的劳动力与矿物资源不会受到压榨,而是可以发展出由人们自发的而不是资本家主导的积极肯定的世界化模式。 


    朝鲜几乎没有现代技术。正因为朝鲜的出发点为零,才可以尝试这种想象。朝鲜的所有建筑都可以使用太阳能发电。在朝鲜还使用虚拟货币或众筹构建各地区经济自治的方式以建立地区合作社。还能将外国人投资打造成众筹形式。还可以引入将真空吸尘器、洗衣机、太阳能发电等主要设施交由共同体保管的共享经济体系。朝鲜的开放有可能成为构建健康的国际化模式的珍贵机遇。 


    韩国可以在这些事上提供帮助。韩国已经拥有共享经济的模范先例。首尔市四年前已经开始了在全市以共享经济为基础构建地区村落的项目。此外,为了在首尔市全市范围内培养构建并能有效使用区块链体系的新一代专家,首尔市投入了600多亿韩元的预算。韩国人实现的所谓“烛火革命,也是市民们的联合改变了社会的典型事例。 


    在韩国近代史中也能找到共享概念的例子。在1910~1945年日本殖民体系破坏了朝鲜村庄中的相互扶持共同体精神和乡村文化。这可以被称为是掠夺朝鲜人土地和传统生产手段的日本“圈地”行为。曾对地区社会发挥巨大影响力的乡村规范消失,起源于非人性竞争的不平等的深化与财富集中开始出现。 


    对朝鲜来说,需要的不是短期利益,而是将重点放在经济、技术变化的伦理意义上的“公民联合”咨询委员会。虽然韩国可以担任这一角色,但若想避免新兴经济体可能掉入的陷阱,朝鲜则需要向全世界寻求帮助。 


    据韩国矿物资源公社称,朝鲜地下埋藏着价值6亿美元规模的煤炭、铀、铁、金、锌以及大规模的稀土类矿物。公民联合咨询委员会的建议之一是在朝鲜拥有能够评估开发对环境的长期影响的专业知识之前应采取冻结地下资源开发的方案。 


    朝鲜在开放的第一阶段必须避免过度负债。公民联合咨询委员会可以帮助朝鲜制定不将保证投资者短期利益作为计划一部分的政策,同时制定最大化降低资本外流的危险性的计划。为了防止朝鲜出现苏联解体后寡头政治抬头的状况,人们必须建立共同体银行,建立参与性的资金筹措机制。朝鲜没必要被“追赶工业化发达国家”的论调束缚,牺牲于不可逆转的开发,成为冷战时代的残留。 


◆ 外部专栏作者主张不代表本报观点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http://cn.joins.com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