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信仰庇护真迷信 中国衙门变道场闹剧恐难停

2018-12-03 10:02

近日,在四川省旺苍县监委通报了该县经济商务和信息化局局长奉永德的违纪违法行为,其中比收受贿赂180余万元的行为更令人惊叹的是:该局长醉心于“修道”无法自拔,多次将办公室当做修道场。

奉永德局长在办公室“虔心”修道的契机源自2014年5月副局长向仕忠被检察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因为害怕副局长当时的境遇会牵扯出自己,奉永德安排办公室主任找来一名昝姓“道长”为自己做法事保平安。以此为时间起点,本用作服务当地民众的办公室,每年就开始上演一场双方议价为2000元的“法事”。自此奉永德沉溺于“修道”、“修仙”类书籍并“学以致用”,比如今年在他被审查期间,他还曾一度幻想自己有“读心术”,借此窥探审查者的内心世界。

看到奉局长将办公室当成了修道场,网友纷纷开始怀疑其奉永德的智商、学历,以批评他的才不配位:“别说了,小班文化,有文凭也是买的,还高等教育……这就是基层干部”、“现在中低层干部中宗教迷信的行为很多”、“信教毁智商啊”、“局长,这种人是局长?”

综上,公众往往将搞迷信活动的主体预定为智商不高、文化程度偏低、社会地位低下的底层群体,但实际情况表明,相信风水等迷信活动的群体可不仅限于此。据公开资料,出生于1963年的奉永德是大学文化,但近年来频频爆出像他一样以无神论自称却暗搞迷信活动的中共官员,用纳税人的钱为自己所谓的信仰埋单。

正如网友所说,被曝光搞迷信活动的官员里中低层干部居多。比如湖南郴州市临武县住建局局长唐元松2008年以来,以外出考察学习为名,先后5次到武汉、安阳、邯郸、浏阳等地参加各类风水培训,共花费5.4万元,费用到本单位或下属单位报账。另外,唐元松多次帮他人看风水收取费用。类似的还有:广东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动用公款修建阴宅,更号召干部带头学风水学;江西安远县委原书记邝光华常年佩戴“求神避邪”符,把风水先生奉为“座上宾”;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疾控中心原主任孟冬艳组织单位干部职工参神拜佛,公款捐香火钱。有未经证实的消息中,中共内部曾有一根调研报告称,司局级及以下离退休干部热衷“含有宗教信仰内容”活动的比例达67%,据称这一调查结果惊呆了多数政治局委员。

其实搞迷信活动的不止中基层干部,周永康、孙政才、周本顺、刘志军、郭伯雄等省部级以上的中共高官,虽然没有被中纪委通报“搞迷信活动”,但是他们也都被媒体报道有过同样的行为。

其中周永康位居正国级职位最高,他曾请和尚看相,听信和尚说他不能继续升迁是因为祖坟问题,于1955年左右开始扩自己祖坟。他还曾叮嘱时任中石油总裁蒋洁敏关照“大师”曹永正,并曾将国家机密文件交给曹永正;2016年6月,有香港媒体披露在中共军委主席徐才厚问题已在中共党内军内通报,但尚未对外公布前,郭伯雄为此召开家庭会议商讨对策。郭伯雄的二弟郭伯礼建议,请人到祖坟做法事,祈求神灵保佑。2014年4月,郭伯雄和妻子秘密回到陕西老家张则村,特请楼观台一著名道士到郭家祖坟作法;中国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迷信是铁路系统圈内公开的秘密,他长期在家烧香拜佛,还在办公室里布置了“靠山石”,一些项目的开工竣工,刘志军都会请“大师”选择黄道吉日;多维新闻知名博主牛泪2017年12月20日援引一位接近过重庆原市委书记孙政才的人消息称,他曾在孙政才家里看到一个空置房间中仅挂着一件龙袍,孙政才在家时每天都会拜这件龙袍。

由此可见,信迷信、搞迷信并非中国底层民众的专属活动。而迷信之所以会受到包括中共在内的各个群体的青睐,一方面源自人类对自己难以把握事物产生的敬畏心理。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确定性越来越多,但不确定的东西始终存在。特别是对官员来讲,在复杂的国家治理中,由于法律等具有确定性的制度不完善,官员个人的努力和命运如果不能寄托于此,就很容易不问苍生问鬼神。比如在古代皇权社会,即使君王在自己的国家拥有无所不能的权力,似乎一切都可以被他控制,但对于人类必然要经历的生老病死、以及一代王朝在他身后能存活多久这样的问题无能为力。

另一方面来看,但由于社会分工越来越细,人类活动也越来越复杂,即使人在进行各种活动时所面对的都是确定性,也会因为惰性或者自身能力及掌握资源条件的有限性而选择走捷径去解决问题。相较于科学、理性解决问题需要大量诸如金钱、资本、人脉、资源等硬件成本,以及各种繁琐地调查、样本选择、对比、数据分析等复杂的解决方案,风水迷信总给人一个捷径去解决问题,比如大师会告诉人们办公环境该如何布局吉利,在什么时候投资比较合适等,以最小的投入换取最大产出给人心理安慰,而这些预言是否能应验往往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即使不能应验人们也会因为现实的复杂性和自身能力条件的有限性,继续寻找此类捷径去逃避现实以获得暂时的安慰。

迷信恐使人不去面对客观、复杂的现实,反将希望寄托在鬼神身上,将努力付诸于找捷径,如此将助长接受迷信者的惰性。与此相对应,如果迷信盛行将养活一大帮看相、算命、卜卦、抽签、拆字、圆梦、降仙、看风水等迷信活动的江湖骗子,他们通过蛊惑人心的方法骗取民众钱财,极端情况下迷信总是跟邪教纠缠不清,比如在中国民间盛传的全能神教欺骗教徒向神奉献自己的钱财(实际那个神是教主自己及亲近的人),让很多人倾家荡产,冲击亲情人伦等公序良俗,甚至因强迫他人信教而闹出人命。

迷信挟裹着私欲,具有极大的社会危害性,而中共官员不问马列问鬼神则加重了这种危害性。这些政府官员表面上高呼马列主义信仰,暗地里搞迷信活动,无异于打着信仰的旗号为迷信保驾护航将迷信合理化,民众上行下效,从而加剧了民间迷信四处蔓延。从现实来看,政府官员搞迷信活动的资金并非他们自己的个人合法收入,而是纳税人的血汗钱,从而为腐败的滋生又提供了一片沃土。

因此官员意识形态里的迷信看起来似乎无关痛痒,但如果付诸于行动并积累了一个相当长的历史过程后,到那时再补救恐怕为时已晚。但由于迷信有其存在的土壤,批判归批判,要彻底将其杜绝恐非易事,因为谁都很难保证不确定性将彻底从人类社会消失、人性会没有懒惰、人人会无所不能,在马克思设想的共产主义社会中或许会有那么一天,但现实会吗?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